笔趣阁 > 三国之他们非要打种地的我 > 第三章冀州所闻
    草鱼这个东西不好吃,乱刺还特别的多。但是在这个深秋的季节,刘和也不准备挑剔什么了。上来刮了鱼鳞取了内脏,直接在接了点河水就开始煮。车上除了一点盐巴也没有其余的调味料了,算了三国时期明显是自己戏多,还调味料怎么不上天呢?好在是鱼汤这个东西,只要有盐也就凑合了。

    在附近转悠了一下,也算是找了点野菜。几个护卫也忙着把马匹照顾一下,接下来的日子还长着呢。坐在火堆边上,王将他们轮流值班,保证这里的安全。

    “公子后天就应该要进入冀州了,那袁绍素来有名望……”王将琢磨一下,还是问了出来。

    “袁绍虽然有名望,但是非良善之辈。其麾下谋士武将多如牛毛,只可惜有眼无珠不识大才。我们进入冀州万万不可透漏我们的身份,一旦让他知晓恐怕我们就再也走不掉了。”袁绍呵呵三国历史上最大的悲剧,从头到脚从袁绍他老爹,到他儿子儿媳妇呵呵哒。

    几个人对视一眼连忙说道:“公子放心……”

    闲聊之余鱼汤也差不多了,自己倒了一大碗剩余的却给了他们:“这鱼肉你们吃了吧,我胃口不好……”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却是不再言语,上位者的点滴都是雨露。

    刘和对于这些事,大部分都是从电视剧得到的。对于手下对于人还是要和蔼一点,该利索的时候利索,该柔和的时候柔和。曹操在后世都有人替他除了一本厚黑学,作为一个后世人要是学不会一点招式,那真的是白看了那么多电视剧了。

    夜晚的黑夜北风刮了起来,仿佛在鬼哭狼嚎,躲在马车里面的刘和翻来覆去睡不着。天色微亮这才睡去,可马车再次赶路,没有减速器的马车真的是要了老命。坐在马车前面,感受着原始的颠簸,刘和第一次感觉到公路多么可爱。

    进入了冀州之后,那感觉就不一样了。这个时候的冀州已经落入袁绍手中,韩馥这人有点意思,手下三言两语就让他把冀州拱手让人。这么说来的话刘璋让益州怕不是跟着这位前辈所学的?

    说起来韩馥手下有一员谋士唤做荀谌,此人说起来名声不显,但是说起他弟弟荀彧,就知道此人也是颇具才华。理性给韩馥分析了一波,那袁氏是一时的英杰,怎么可能久居将军之下?你看你俩关系还不错,干脆把冀州让给他得了,说不定人家看在面子上还给你个栗子不是么?将军不仅能得到贤明,还能得到美誉。韩馥这么一想,哎呦还有道理生性怯懦干脆就让了……

    刘和叹了一口气着实憋得有点难受,就这么送人了你还真的是大方,偌大的冀州此刻算不上繁华。但是经历了袁绍手中的几个谋士努力,也算是兵强马壮,尤其是在收拾了公孙瓒之后。不过此刻刚刚有了繁华的苗子,刘和在这里也看到了蛮多的人。

    入了冀州刘和也不敢走邺城,直接打听了一下走阳平郡,然后绕道平原郡。听说现在刘备正在平原县当县令,手下已经有两位猛将。这个时期赵云应该也在平原县协助刘备防守袁绍,有时候刘和想不明白。公孙瓒那么人渣的人,就因为打仗有点功劳,也不善待百姓怎么刘备和赵云就看不到呢?

    历史上公孙瓒对待百姓可是很不好,所以才和刘虞有了冲突。可偏偏赵云这种人才,还有刘备就眼巴巴的去了。刘备的话刘和可以理解,毕竟比吕布的三姓家奴也不差了。至于赵云的话,刘和就想不明白了。

    想不明白就不想了,说起来刘和其实挺想去常山郡的。哪里可是有着三国洛神之称的甄宓,现在应该还是一只野生萝莉大概八九岁的样子。八九岁估摸着也没啥好看的,所以刘和也就打消了这个想法。毕竟到建安年间,甄宓才嫁给了袁熙。自己现在朝不保夕还想着看萝莉,怕是觉得死的不够快。等以后有机会了,先收拾了这一圈围着自己的噶三们。

    后世穿越神器有三大宝贝,火药、水泥、炼钢,作为工业基础的学科,虽然高深的没有学到,但是一般般的东西还是学的不错。这些东西不能说很难,尝试一下应该不难。后世信息大爆炸,原子弹的公式表都有,自己要不要留下一个公式帮助一下后世的人?

    “公子……明日就能到平原县,我听闻平原县令刘备乃是公孙瓒的手下。老爷和公孙瓒素来不和……”王将看着刘和在哪里发愣,脸部表情还有点诡异,那感觉就像是想笑又在强忍着?

    刘和赶紧把自己不正常的想法驱逐了:“没事只管去平原县,有些人不是那么简单地。”刘备绝对不会抓自己送给公孙瓒的,更不可能给袁绍的。毕竟他是个爱惜名声的人,他要真这么做不知道多少人骂他。毕竟便宜老爹的名声,可是大大的在外……

    这一路走来刘和原本以为会排查的很严,可事实上除了城门口会看几眼通缉犯,真的没有人搭理自己。一个少年带着两个商会的马车,一个个看上去挺穷酸,就这么一路走到了平原县。这一天天走那几百里路,简直没有把刘和给恶心死。道路难走就不说了,关键是天气也冷得烦人。

    其次留给自己的时间真的不多了,主要是明年董卓就要死了,自己恐怕很难分一杯羹。这么一个屠猪分赃大会,更是一个扬名的机会。自己虽然不想求着那些谋士,爷爷们快来我这里吧,可多少来点猛将也得啊。谋士自己并不需要,可是武将是真的需要啊。三国对于这个时代的人,谋士和武将都需要。可对于自己武将多过于谋士,如果说治理内政和发展民生自己有太多办法,那行兵打仗自己真的不得行。

    说起来在长安的地方,刘和还相中了几个人。时间有点紧凑,自己回去看能不能说服老爹。在四月之前拿下并州,然后直接过河内去长安露个脸。这个时期的并州不过是黑山军、其次就是张扬,大部分地区都是异族占据。比如匈奴之类的,所以并州名义上是董卓的,事实上他根本没去。这不捡个便宜……就说不过去了。

    平原县在历史上有记载,刘备在外防御贼寇,在内乐善好施。即使不是士人的普通百姓,都可与他同席而坐同簋而食。不会有什么挑剔,也不会说看不起谁。当然心底里怎么想,那就不为人所知了。不过总归是深得人心,拢的一手好名声。

    初入平原县还看不到什么,但是进入了县城就看到了,这里的百姓相对较为自在。虽然依旧是生活疾苦,但是没有太多的上面压力,街道之上酒肆之中看上去挺多人。这种感觉仿佛自己走入了历史的画卷,第一次品味到了真正的古代。

    比起电视剧之中画面,这里的建筑显得更加的破旧和大气。北方汉蛮混合,建筑物没有南方的精细。这里的人穿着打扮也更加的有意思。皮毛这个东西在北方挺盛行的,毕竟这个东西挺保暖的。

    王晨记得汉代是有棉花的,不过却是作为观赏的花朵,这就很有意思了。城中颇为太平,小贩还是挺多的。不过都是一些日常农产品,看几眼就没有意思了。至于吃食就更不用想了,深秋之余还有一些苹果也是难得。不过这么酸小的果子,看的刘和也是有点流口水了。太没有出息了……

    路过主街道刘和也看到了在校场外面练兵的刘备,这还真的是突然看到了刘大耳。下意识刘和就朝着刘大耳的耳朵看过去,看看是不是真的如同史书上记在大耳招风。这个好奇的姿态,似乎下意识让在衙门外的三兄弟看了过来。旁边还有一小将手提长枪……

    呵呵,刘和并不想过去打招呼,这三个人没一个好人。红脸、白脸、黑脸都有人当,旁边还有一个劝架的,这绝对是历史上最完美的碰瓷组合。看了几眼赶紧告辞,在看下去怕不是要被碰瓷了。

    转身这边刚准备告辞,眼尖的刘备就追了出来。不知道为啥就觉得刘和这个气质不是一般人,那种目光仿佛认识自己,却又不确定带着几分好奇。这让刘备有点好奇了……

    “敢问兄台……可识的本官?”刚才瞅自己的目光,着实引起了刘备的好奇。

    刘和拱手行礼:“兄台不敢当,不认识、好奇、告辞!”一套素质三连,刘和转身就想离开。这货在三国初期就是妥妥的扫把星,他去哪个宗亲,哪个宗亲就要倒霉要么完犊子或者跪舔。看看汝南的那个刘辟二话不说专头就拜,这光环在三国之中妥妥的龙傲天。

    刘备明显没有遇到过这种说话方式的人,一时间有点愣神,看到这边马车刚准备离开连忙上前行礼:“兄台说话有趣的紧,本官素来好客,看兄台也是车途劳累不妨下来喝些酒水再走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