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他们非要打种地的我 > 第二章一路走来
    一天刘和都没有出去,自己有太多的姿势和这里格格不入,就连上厕所用竹签都格格不入。当然有钱人家是用布的,虽然那一块布洗的很干净,可刘和觉得还是旁边的签子更加的干净。最起码这能看出来是新劈的,那一块干净的布不知道是谁用过的。晚上的饭菜还不错,一大碗南方特有的米,没有一点点的劲道。配合上一碗只有盐的肉汤……

    随着夜幕降临,刘和也激动起来了。逃离了袁术之后,自己就天高任鸟飞了。然后一路偷偷摸摸回到幽州,至于刘虞这个人刘和并不在意。太清高也太作死了,这点刘和拦不住。当然他真的想作死的时候,拦住他的人基本都死了。比如说那个程绪、刘虞的从事之一,劝了几句脑袋没有了……

    身为面子上的儿子刘和对于刘虞没啥感觉,亲情什么的更不存在。如果说自己去劝说,死倒是不至于,可幽州的豪门一定会联合刘虞对公孙瓒出手的。至于接下来的事情,那就交给天意去做。作为一个最快出局的刘氏宗亲,刘虞也已经尽力了。

    夜晚的南阳寒风嗖嗖的,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季节应该进入深秋了?没有棉衣只是穿着这些袍子,刘和还是冷得很。历史上记在东汉末年是灾荒年,尤其是小冰河时期导致北方粮食减产。其次幽州本身就是人口稀少的地方。哪怕是自己有一颗土豆,也需要时间来发酵。至于古今诗词大全、字典……擦屁股可好?

    如果顺利应该过年前就可以达到幽州,那么距离董卓死也快了。董卓一死并州就空了,如此李傕就要在长安作乱了。那么自己的机会就来了,直接就带兵占据并州,然后和幽州交相辉映。思索了一天,这是刘和自己找的出路。不然真的就要被围在幽州死翘翘了,自己需要时间需要空间来进行稳定的开始。在那之后……这几个围住自己的人,回头就让他们欲仙欲死。

    寅时差不多到了,王将带着五个人穿好了商家的衣服。刘和也匆匆忙忙换好这种衣服,一行人急匆匆从屋内出去。外面的商队已经等着了,夜晚正是商队搬运货物的时候,同时也是运送赃物(粪便)出城的时候,这边没有太多话语,几个人推着简单地马车就开始朝着城门口而去。

    刘和也呼吸紧闭,跟随着车队推着车朝着门口而去。脑海里面不住的想着,按照电视剧正常的节奏,应该会发现自己的不对劲?然后在盘查,最后塞点银子就完事了?坏了自己没有银子,刚想抬头问问他们有钱没有,谁知道车队已经出了门口。四个士兵打着哈欠……

    呵呵自己给自己填戏,要知道曹操刺杀董卓,一路都能跑到中牟县。自己真的是想太多,这又不是后世遍地是岗哨。难怪历史上的刘和那么轻易就跑了,然后那么轻易就在袁绍家里住了一辈子。

    出了城之后,几辆马车就聚集过来了。王将等人立刻上了两艘马车,话不多说直接就朝着冀州而去。这一次刘和学乖了,一路上就以商会的名号行动。反正自己不可能傻乎乎的去和袁绍报名号了,这一路也不知道要走多久呢。裤腰带里面的字典和书本,以及那一盒钢笔,还是放入马车下面的夹层省的出事。尤其是这个土豆,不能冻坏了还需要放在自己身上。这是救命的老爷爷,以后发家致富打天下就靠它了。

    南阳属于中原地区,可这里已经有冬天的感觉了。一路朝着北方而去,天气会更加的冷了。不过马车里面还是挺舒服的,火盆里面是备用的木炭,这个东西基本没有二氧化碳了,燃烧起来格外的暖和。

    刘和刚才都在紧张了,现在才觉得有点冷了:“王将一路上小心,万万不可在报我们的名号了。另外……一路上都扮作商人,万万不可在说其它。大家伙看看还有钱没,稍微打点一下也好。等回去之后,一切都好说……”刘和连续叮嘱了几遍,这些都是家奴应该很靠谱。在这个时代,家臣和家奴都挺不错的。

    王将连忙说道:“公子放心,小的省的……”说完马车开始在官路上奔跑,反正袁绍也不知道自己来,小心一点应该问题不大。刘备那么个人,都能一路从北跑到南,从南跑到西都没事,自己回家也不会太难。

    恍恍惚惚刘和又睡着了,外面的车夫也换了一个班。一路从南阳朝着鲁县而去,然后穿过冀州就可以最快达到幽州。这个时期冀州人才很多,虽然说荀彧已经投靠曹操了,但是颍川荀氏本来就很多。其次袁绍手下猛将也很多,可惜没有一个是自己能挖走的。至于最有名的石家庄赵子龙……想到这个梗,刘和实在忍不住笑了。

    赵子龙不用想了,基本上现阶段厉害的武将,刘和都不用考虑了。毕竟谁愿意侍候自己这么一个毛头小子,官名挺大侍中皇帝的亲信。可事实上汉献帝没啥权利,自己也就是个靠老爹名号的玩伴。老爹的名号在三国之内就是奇葩,作为儿子想干点坏事都难。

    太年轻也不是个事,创业基本靠自己啊?想到后来刘和去找袁绍做主,那感觉就真的恶心了。不过自己回到幽州,应该多少也可以做点事。刘虞虽然是幽州牧,但事实上掌控的只有四个郡县。所谓的人脉大部分也是豪门控制的,不过名声好是真的好。

    “公子我们现在赶回去,怕是要走两个多月……”天气冷马车也不会很快,古代的道路又难走。冀州两边一边是黑山军张燕,另一边是青州的黄巾军。总之还是袁绍的地盘相对安全一点……

    刘和点了点头说道:“一切简单就好,我们的目的就是赶回去就好了。此番只要回到幽州诸位就是有功,万万不可心急。”

    “公子放心就好。”王将应了一句,拉上了窗帘。冀州后世的河北地区,繁华的天子之地。可是现在却无比的荒凉,这一路走来连个人都没有。除了这条官道古路,基本上看不到有人类的痕迹。这个时期这里还是有点偏僻的,荒凉才是这里真正的写照。一时间刘和不仅对未来有点迷茫了,这个摊子实在是太烂了吧?

    坐在马车边上,刘和迷茫的看着道路两边的景色:“王将啊,你有想过以后啊?”

    王将愣了一下说道:“公子,小的就想着等回去了,讨上一方婆娘,然后在公子账下好生努力。将来有了孩子,也在公子下面当个差。”说道这里居然还一脸的幸福,是了自己可是大司马的儿子,本身就是大权力的象征。一时间发现还有人在自己手下吃饭,可惜这个大司马和假的一样……

    刘和轻轻笑了笑,自己这个大司马之子还能做一年多,一年之后就是丧家之犬。比起被曹操骂的看门犬刘璋,自己差不多可和他并称双犬。一个看门犬一个丧家犬,想象还挺刺激的。人不能迷茫,还是要奋斗起来的。自己可是有神器,以后谁敢先打自己,等回头弄好了红辣椒就给他来一发老虎凳辣椒水……

    “是这样的么?那你以后想当将军吗?”刘和随意的问道,这汉子看着老粗糙了。

    王将身子一僵硬连忙说道:“公子小的们都是一个村子的,当初一起来就是为了主家。小公子现在是那什么……浅什么渊,等公子回去肯定有一番大作为。”

    呵呵这话说的多么漂亮,不过他们都是一个村子的到是有意思:“你们都是蓟县的?”

    “小的们都是代郡的,以前都是养马的,一身马术和枪术都还不错。”旁边的几个汉子跟着点头,这话说的有意思,代郡居然有一个马场?

    刘和点点头说道:“你们村子人多么?如果我要招募一批人手,你们有把握招募来帮手吗?本公子有个想法,想要做个事……事成之后,即可上奏朝廷为你们求得一个游击将军……”说是将军,其实还不如偏将军,从六品的小官而已。

    王将几个人顿时呆了,从六品啊。对于他们这种底层,在这种举孝廉的时代,没有人帮忙基本不可能。这是在给他们机会,几个人瞬间对视一眼说道:“公子此番回去小的们可以招募千人左右,都是我们村子附近的人,知根知底的那种。”

    刘和稍稍点头,这才觉得心里安稳了许多:“我现在年纪太小,想要做事怕是有点难,以后还要依仗诸位的帮忙。”

    “公子放心小的们必将尽心尽力……”王将几个人表现得有点亢奋,眼前这一位虽然年轻可家底深后还是皇帝身边的红人。只要歪歪嘴,那铁定是有机会的。

    一天的赶路也没有走多少,最后寻到一处河边,算是在这里安营扎寨了。马车里面准备的很多东西,尤其是各种布料和木炭还是挺多的。可这个也不足以烧到回家,说白了还是省着点用。沿着河边在这里弄了个篝火,依靠着马车众人算是围在这里歇息。

    他们一个个身体强壮,在这个深秋的季节翻身就下了河水里面。当真是北方出身,这是真的不害怕冷啊?刘和披着披风,都觉得自己要不行了。不多时两尾草鱼就被抓了上来,看上去还挺肥大的。这大冷天能喝点鱼汤……也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