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精灵大师从大胃王开始 > 第九六章:这无处安放的…
    动物的嗅觉能力比人类强许多,尤其是猫科和犬科,而精灵较之更强。

    火斑喵突然闻到了一股陌生却有点属性的气味,随即睁开眼睛,便见到一只大手朝自己改了过来。火斑喵被吓了一跳,本身的伸爪子去挠,但是习惯的右前爪骨折了,疼痛大大的刺激了火斑喵,有些破音的叫唤一声,然后表情凶狠的一口咬过去。

    “啊!”

    尖叫的不是被咬的李方尊,而是阿佳丽,只见她焦急且有些慌张的抖了抖怀里的火斑喵,“娜娜,快松开,他不是坏人…”

    刚睡醒就看到床边站着一个脸部被阴影笼罩的人,胆子再大的人也会被吓到,火斑喵就是这种状态,所以当它缓过神来后,缓缓的松开嘴巴,略微不好意思的舔了一下自己咬住的地方。

    李方尊感受到手指一阵柔软拂过,随即望着不断像自己道歉的阿佳丽,将被火斑喵咬到的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我没事,不信你看,娜娜没有咬伤。”

    骨节修长,有淡淡偏黄的茧,散发着好似阳光般温暖且好闻的味道,让人不禁想把脸贴上去。

    我在想什么?好害羞啊!

    阿佳丽小脸腾的一下红润起来,宛如收获季节的红苹果一样,煞是可爱。

    艾拉的独立与性感、艾琳的爽朗与妩媚、莫妮卡的青春与活力、塞西亚的知性与温柔,李方尊在美利坚也算是见了各色各样的女人,但是像阿佳丽这般害羞的还是头一次见。

    李方尊注意到阿佳丽的神情,连忙把手缩回来。

    火斑喵还是幼儿期,几颗牙齿都是乳牙,咬起来一点也都不痛。

    “阿佳丽,麻烦你抱住娜娜,我现在给它上药。”

    听到对方的话,阿佳丽下意识的抬头,随即对上一双星辰般璀璨的眼眸,就像电影中的情节一样,阳光照着在男人的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金光,可以清晰的看到男人脸上非常纤细的毫毛。

    阿佳丽感觉自己心脏跳得好快,脸蛋一阵发热,连忙低下头应了一句“好的”,不用照镜子,阿佳丽也知道自己的脸一定是红的像猴子…

    而另外一位当事人,李方尊此时的心态已经转变过来了。

    虽然他现在的外貌是18岁的少年,但内心却是30多岁的大叔,所以对于可能未成年的阿佳丽,李方尊并没有太多的想法。

    此情此景,李方尊心里不由感叹了一句:年轻真好!

    免得气氛尴尬,李方尊拿着[超级伤药]对着火斑喵轻轻喷了喷,突然问道:“对了,你怎么一个人跑来这里?太危险了。”

    “什么?”

    阿佳丽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只是听到问话,本能的回答。

    或许是[超级伤药]起了效果,火斑喵微微仰起脑袋发出愉悦的叫声,李方尊抓住它的耳朵轻轻饶了几下,继续喷药剂,然后把刚才的话复述了一遍。

    “我不是一个人过来的。”阿佳丽憨憨的答道。

    李方尊擦了一下额头不存在的汗珠,而阿佳丽却真的以为他是辛苦出汗了,随即伸出一只手在他的额头上轻轻擦了擦。

    虽然这可能是阿佳丽下意识的动作,但李方尊能够感受到她手指的柔软,淡淡的幽香拨动了他的心弦。

    阿佳丽眼神专注,半响后感受到一道异样目光,本能的低头,刹那间整个心房被一双如同黑珍珠般的眼眸与它的主人占据了。

    就好像进入了电影里,男女主角深情的对方,空气中都弥漫着甜蜜的粉红气息。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慢了下来,男女主角眼中只有彼此。

    看着精致的俏脸逐渐变大,李方尊浑身变得僵硬,女孩呼出来的气息都仿佛带着棉花糖般甜甜的味道,李方尊有些口干舌燥的咽了咽口水。

    “喵吡!”

    就在唇瓣即将接触之际,夹在中间的火斑喵突然叫了起来,顿时将沉浸在某种幻境中的男女给唤醒了过来。

    李方尊回神过来后,低头皱眉,这无处安放的荷尔蒙,尽管自己思想再成熟,但这具身体还是血气方刚的少年。

    “啊!!!”

    阿佳丽羞的放声尖叫起来,宛如受了惊的猫儿一样身子朝后倒去。

    “小心。”

    李方尊见状,急忙抓住她的手,“你还好吧?”

    “呼~呼~”阿佳丽小手轻轻拍了拍饱满的胸口,露出灿烂的笑容道:“我没事。”

    李方尊微微抬起脑袋,“没事就好。”

    也不知道是因为来两人之前的旖旎,还是注意到李方尊刚才的视线,阿佳丽发誓这辈子加起来都没有今天脸红的次数多,小脸宛如苹果般红扑扑的,点头温柔“嗯”了一声。

    两人就陷入了类似电影中某种狗血剧情中,宛如情窦初开的男女,对视一眼都害羞不已。

    嗯…如果忽略某个大叔灵魂,两人现在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

    “喵吡~”

    好似看不下去了一样,火斑喵再次打破了两人美好的气氛。

    两人相视对望一样,李方尊挤出略不好意思的微笑,阿佳丽见状咯咯地笑起来,然后两人都笑了起来。

    “喵吡喵吡~”

    火斑喵伸出没有受伤的左前爪朝李方尊挠了挠,就好像在说:愚蠢的人类,快给本女王上药。

    李方尊仿佛领悟了火斑喵的意思,随即对阿佳丽说道:“娜娜精神不错,[超级伤药]起效了,把娜娜另一边翻过来。”

    “好的。”

    阿佳丽点头应允,就如同配合主刀医生的护士一样,动作轻柔的帮火斑喵翻了个身。

    或许是雌性的缘故,火斑喵在露出肚子的时候显得有些害羞,想要遮住脸,但忘了自己骨折的右足,随即吃痛的叫唤起来。

    “不痛不痛…”阿佳丽就像小时候母亲总会轻轻吹着你不小心摔伤的地方。

    李方尊见到这一幕,嘴角自然地翘起来。

    [超级伤药]有镇静的效果,火斑喵便很快安静下来。

    “怎么了?”

    阿佳丽看到李方尊放下[超级伤药],下意识的问道。

    “娜娜右足骨折,需要用东西固定。”

    “啊?”阿佳丽担忧且急忙道:“需要什么东西?我马上去找。”

    “别急。”李方尊摆了摆手,随即张望了下周围,起身走向一棵较矮的树。

    在洛杉矶有两种树最为常见,一是棕榈树,尤其是好莱坞附近的街道两旁都种植了很多棕榈树,一些富豪也很喜欢在别墅庭园里种植棕榈树。

    第二种就是李方尊眼前的树了,这是一棵松树,在美利坚几乎是到处可见,甚至有一条街道的街名就叫松树大街。

    李方尊选择筷子粗细的树枝,将其折下后把上面针状的树叶去掉,然后用嘴巴咬住一端,猛地一拉,树皮就直接脱离了。

    “呸!呸!”

    李方尊吐掉嘴里少许树皮,然后将树枝折成两截,贴到火斑喵的右足上,对阿佳丽使了个眼神,“摁住了。”

    “要忍住哦。”

    后面一句是对火斑喵说的,后者一声“喵吡”露出疑惑的表情,随即吃痛大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