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九重帝狱 > 第四百六十九章司命拓天的复仇
    大千世界,武技无数,有正有邪,有强大,有弱小,不能以武技论正邪,杀人的永远是执掌武技的武者,而不是武技本身。

    箫楠的眼界早不是十万年后的卑微少年,百世归一,铸造神心一颗,见识远超这个世道九成九武者,过了以貌取人的浅薄之境。

    紫墟圣地大多数自命清高,如琅玥阁,无情为尊,执武问道,所行之事却比邪武者还要邪,论该死,琅玥阁这种伪君子更该死!

    “轰!”然而,实在可惜,仅仅举鼎半寸,不待智公子浮现喜悦,神魂罗盘释放的万光金丝齐齐断裂,金色神眼亦被反噬碎灭,带着罗盘倒落回智公子。

    万魔宗三公子,智公子,意气风发举鼎,败!

    “半寸,仅仅于此,还真是失败至极呢。”智公子闷哼一声,脚尖在地板划过绚丽的火花,留下许多道残影,撞击到楼阶柱子才稳住,口中溢出缕嫣红血迹,脸上扬起苦涩的黯然。

    举鼎九寸,为神古天骄,五寸为绝世天骄,三寸为百载天骄,举鼎一寸可接引雷光淬武,仅仅半寸,什么都做不了。

    “他这样的战绩太弱了。”他伸手抹去血迹,余光望向箫楠,有些落寞:“还有什么资格证明自己不比箫楠弱,玉家对他的轻视好像没有错?”

    “箫楠绝对不止半寸!”智公子,以智闻名,自然不会认为箫楠很弱,和帝无照绝世帝脉比肩的天骄武者,至少举鼎三寸。

    半寸对三寸,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完全是辗压。

    他输得很惨,接下来能做的就是看更强天骄的表演,尤其是挥挥手犹如神王言旨抹杀毒公子的传奇少年,究竟会显露何等惊艳的才华?

    今日,毒公子,情公子被无情抹杀,三大公子在万魔宗派系林立的争斗之地是极为难得的挚友,留他一人,本想举鼎立威,锋压诸人,可惜失败。

    “半寸,也不错了,紫墟武者犹如九天星辰无尽,根本没有多少人撼动过雷神鼎,智公子的战绩虽然并不惊艳,亦不算最差。”

    在场者还是很认同智公子,至于未能锋压箫楠,只能道一句遗憾,少年和帝无照神魂之战足够证明逆天,岂是那么容易超越?

    “我来!”智公子后,站出来挑战雷神鼎的更多,神魂如群星灿烂,释放之音不绝于耳,将十九楼渲染的仿佛一片神魂古界。

    天骄争奇斗艳,演绎大戏,类似场面还是三年前发生过,大武盟,天骄聚首,人数够多,才能催动雷神居举鼎盛潮。

    今日,亦是如此,留名雷榜者,紫墟敬仰,亿万生灵尊为天神,武镜留影,传遍紫墟。

    “铿!铿!铿!”雷神鼎,一一震飞挑战者,连媲美智公子者都没有,从他之后竟无一人举鼎半寸。

    神鼎立于原地,光辉流转犹如神古之物不准亵渎。

    这群人脸色极为难堪,身形略有几分狼狈之意,大小也有天府水准,来自紫墟武界中圣地,不说比肩帝无照,比起智公子是不遑多让啊。

    结果呢?一群人被一个鼎蝼蚁般镇压,鼎有绝世霸气,欲问此鼎轻重,鼎亦问他们有无资格,这本是一句古语,今日一语言中。

    “滚开,一群垃圾也配问鼎,我司命拓天这等人物才有资格举雷神鼎,看清楚了,何为神榜天才。”

    司命拓天冷冷一哼,强势无情的挤开人潮,嚣张的狂言过后,是宇级三品雷霆神魂气息席卷十九楼:“他今日就要锋芒毕露,观者,颤抖吧。”

    人们,顿时愤然,下一刻,怒意却被司命拓天雷霆神魂辗碎。踩之靴下,升起无尽惊骇:“宇级双系三品神魂,觉醒第五种神魂天赋!”

    “司命拓天的神魂,比草山一战后更强大,三个月亦有极大蜕变,曾经,神魂是他的软肋,不敌秦岳,但现在完全跻身于顶级神魂天才武者。”

    箫楠等天才武者讶然:“怪不得,司命拓天如此嚣张,他本来就是给三分颜色能开十分染坊的人,神魂战斗力更上一层,更是不把紫墟天才放在眼里了。”

    “雷霆圣城,司命拓天修行之地,雷神城宗的主场,掌握如此实力,以此狠辣心性,此人招惹不得。”

    被司命拓天欺压的武者们心头一颤,本能的收起对司命拓天的愤懑怨意,小心翼翼中显得谦卑,就怕司命拓天将怒火波及他们。

    “这就是武道世界,实力为尊,实力不如者被人踩到尘埃中,当场羞辱也没什么,只要不触犯生命都会忍气吞声,不想成为弱者,唯有强大!”

    箫楠深有感慨,求武之心更为坚定,落于雷神鼎上的锐意像神剑凌厉,就从此鼎开始,证我不朽!

    “一寸!”司命拓天,不愧是神榜天才,位列紫墟武界顶级天骄,雷霆神魂为雷蛟形态,身躯硕长宛若亿万雷光凝聚成的大柱子,围起雷神鼎,犹如神龙盘岳。

    怒吼一声,竟于雷神居剧颤下将雷神鼎拔升地面。

    ”轰!”一股异常狂暴的雷霆力量,像亿万雷岳崩溃般的山潮冲击着四周人,吹拂的他们脚步打颤,下意识释放神元抵挡,个别弱小者更是连连后退,却看到司命拓天接引到第一道神圣雷光。

    举鼎一寸者,可接引一道雷光,越往后接引雷光越多,品质越高,对武道淬炼越有效果,司命拓天并非第一次举鼎,雷光对他效果减弱,但亦是令人嫉羡的福缘。

    “两寸!”司命拓天,霸不可方物,神魂形态,亦有万古巨头神姿,雷蛟神躯生出的鳞片铭刻着无尽武道真纹,释放出异常狂暴的神圣光辉,加持着力量像真正化蛟为龙,顶着莫大下坠之势继续拔高雷神鼎。

    “好强!”人们喉咙像是填了颗小太阳,火辣辣的令学肉撕裂般的灼痛,令他们吐不出一个词,对比着这股惊人的威势,发觉远胜智公子等先前举鼎者。

    智公子等举鼎者和司命拓天一比,仿佛草芥比之星辰,连比较的资格都没有,是以智公子等先前举鼎者无不流露出苦涩的屈辱之意:“这何曾不是一种无声的打脸?”

    他们竭尽全力的冲击举鼎,结果什么都不是,轻而易举就被司命拓天超越,连同尊严踩在脚下。

    “三寸!”司命拓天傲然犹如神圣,睥睨一切,没有任何东西能看在眼里般,口吐霸道宣言,那是神挡杀神,佛挡诛佛的意志:“你们今日得臣服于我,见证真正天才锋芒,什么斗天星宗传奇弟子,箫楠,狗屁。”

    “老子,司命拓天,才是紫墟传奇,你们斗天星宗,给我跪着吧!”

    “跪着!”这两个字吼动山河,极为狂暴,仿佛九天之上的神王吼出,令诸人耳膜撕裂般剧痛,血液躁狂,浑身上下都是这两个字滚滚回荡,难受的要生生炸开。

    他这是直接藐视箫楠啊,狂妄如司命拓天,不会忘记草山之辱,日夜磨砺恨意为剑,今日拔剑出鞘,意在大武盟之前踩碎少年,这场无声的较量早已经开始。

    “吟!”雷蛟的巨躯溢出缕缕金黄色武道光芒,光芒中蕴含着数之不尽的古武精妙,有亿万重般的神圣伟力将其又拽上一寸。

    雷神居,像是飘起雷泽的雾光,使许多人呼吸都凝滞,像是被打进太古年间,仰望苍穹,一尊踏龙少年翱翔天古,傲立九重神天,足下神龙吞吐万里山河尽化尘灰!

    “神级力量天赋!”帝无照亦跳了下眉宇:“倒是有些小看司命拓天了,此人虽不是无上帝脉,亦狂妄嚣张极了,却超脱很多神榜天骄。”

    司命拓天接连施展三种神魂天赋,变化天赋,禁锢天赋,力量天赋,前两种天赋都为至尊级,力量天赋为神级,增幅神魂力量撼动雷鼎。

    雷鼎第一寸,被雷蛟施展变化天赋,化为庞然大物拔起,第二寸为禁锢天赋封锁雷力拔起,第三寸被更强大力量撼动,寸寸拔高,势如潮水,一浪高过一浪。

    武者神魂举鼎,一寸比一寸压制更大,一寸还只有一岳之力,两寸就近乎于十岳,三寸就是百岳,四寸就是千岳,五寸就是万岳,越发恐怖!

    司命拓天能举三寸,不见衰势,当之无愧的天才,受得起溢美之词,虽然嚣张霸道,但战绩摆在眼前,的确有资格称先前的举鼎者是“垃圾!”

    他亦有绝对资格挑战箫楠,箫楠还不曾下场举鼎,他已经举鼎三寸,证明自己,武道荣光,永远不会属于过去之人,而是永远沐浴于创造新战绩者。

    “换做是箫楠能举到三寸吗?”司命拓天的强势光芒下,人们自然想起昔日草山上同境秒胜司命拓天的箫楠,命其跪行草山,霸气绝世,今日君临雷神圣城之少年,他若下场举鼎,战绩会如何?

    雷神鼎考验武者神魂,武帝以下皆可证,当除却神魂天赋的影响,便是神魂实力,实力亦受限于境界,雷榜上举鼎五寸者的神魂皆在宇级三品之上,少年之神魂境界仅仅是宇级一品。

    他虽然神魂天赋不俗,掌握六种神魂天赋,但受限于神魂境界,结果怕也并不如何理想,大概也就是举鼎三寸,为司命拓天现在战绩。

    然而,司命拓天做到了举鼎三寸,珠玉在前,若他不能超越,何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