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131章 鏖战杀敌
    “传令兵,传老子的命令下去,命令晋绥军部队增援三营,再命令炮兵营火力压制,不要给老子节省弹药,往死了给老子轰这些狗娘养的小鬼子!”

    “是,团座!”

    战斗一开始,李鸿没有给晋绥军派作战任务,就是留着当预备队的,关键时刻顶到阵地上去,减缓各部的压力。

    这些晋绥军武器装备更新换了一茬,战斗力自然提升了不少。

    从侧翼进攻的小鬼子,没有装甲坦克掩护,也没用远程火炮支援,只有几门92式步兵炮和一些迫击炮。

    从火力上来看,侧翼进攻的小鬼子,明显弱于正面进攻的小鬼子,不过,这股敌人冲锋的很快,打的也很顽强。

    没一会,双方就交上了火,小鬼子掷弹筒,迫击炮压制在后面压制,前面的步兵保持战斗队形左右两路突进。

    三营和晋绥军守在阵地上火力全开,迎头痛击冲来的小鬼子。

    “哒哒哒——”

    “突突突——”

    “嗵嗵嗵——”

    “夺下前面的阵地,鸭鸡给给!”

    双方展开了激烈的交火,枪声响彻一片,炮声震耳欲聋。

    炮兵营大小口径火炮加起来近50门,炮兵阵地也设立了好几处。

    炮兵营长郑铁头也是不傻子,他当然不会愚蠢到将火炮放在同一处阵地,万一遭到敌人远程火炮打击,那阵地火炮就全部完了,李鸿不毙他就有鬼了。

    郑铁头得到李鸿炮火支援三营的命令,立即下令炮兵三连火力压制侧翼进攻的小鬼子。

    炮兵三连的炮兵们快速拉出94式37毫米速射炮,炮口瞄准了三公里外的小鬼子炮兵阵地。

    这是94式37毫米速射炮,都是上次溪口村战役缴获的,这种速射炮仿制于德国KWK36型37mm反坦克炮,有效射程可以达到近3000米,能够轻易摧毁地面的装甲和坦克。

    “咻,咻,咻!”

    速射炮一轮速射过去,直接打掉了远处的小鬼子的炮兵阵地,鬼子炮兵死伤几十人,几门九二式步兵炮也炸散架。

    “大队长,我们的炮兵阵地被摧毁了!”一名鬼子少尉狼狈的跑到一名中佐军官面前汇报。

    “八嘎呀路,废物!”鬼子中佐气的暴跳如雷,狠狠扇了少尉一个耳光。

    转而,鬼子中佐命令两个步兵中队顶着炮火继续突进。

    小鬼子失去火炮压制,三营阵地上的士兵自然减轻了压力。

    三营士兵加上几百名晋绥军,人数有将近700人,他们火力强悍,守住阵地没有一点问题。

    远处的炮兵三连士兵,干掉鬼子的炮兵阵地,迅速的移动炮管,炮击目标转向朝三营阵地冲锋突进的鬼子。

    “嗵嗵嗵!”

    速射炮速射极快,一眨眼之间,几十枚炮弹雨点一样落到鬼子附近轰炸开,很快打乱了敌人的进攻队形。

    趁着小鬼子大乱,三营阵地士兵不留余力的打击敌人,轻机枪,重机枪,掷弹筒,迫击炮,狠命的招呼上去。

    激烈的战斗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敌人顶不住火力,开始边打边撤了。

    正面进攻的1000多名小鬼子,死伤了700多人,侧翼进攻的小鬼子死伤了300多人,第一次冲锋,可以说小鬼子是惨败。

    李鸿在望远镜中看到溃退下去的敌人,立即让各营连汇报伤亡率。

    一营伤亡143人,二营伤亡23人,三营伤亡67人,晋绥军伤亡63人。

    鬼子伤亡1000多人,而保安团伤亡近300人,从伤亡汇报看上去是保安团大获全胜,可是别忘了,这只是鬼子第一次冲锋,要是敌人多几次进攻,保安团伤亡肯定还会扩大。

    第一次鬼子作战失利,肯定会改变战术卷土重来,而且小鬼子也很清楚保安团的火力部署,想到这点,李鸿趁着敌人撤退下去,对防线的火力重新部署了一番。

    考虑到一营士兵刚才一战伤亡不小,李鸿把一营士兵换了下来,由梅有财的二营防守前线阵地。

    ……

    两个小时之后,小鬼子又展开了进攻,敌人改变了进攻战术,冲锋起来一次比一次疯狂,敌人火力一次比一次猛。

    从上午到下午小鬼子组织了四次冲锋,双方战斗持续了一个白天还展开了白刃战,所幸的是敌人几次进攻都被保安团士兵打退了。

    古人的兵法上有这样一句话:打战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小鬼子连续几次冲锋都受挫,对士气的影响是很大的,战斗了一天,敌人连吃败战,进攻的小鬼子根本没有什么斗志了,再打下去只是送人头而已。

    “撤退,撤退,撤退……”

    进攻阵线上的小鬼子们,听到指挥官下令撤退,他们一点也不恋战,拿起武器转身就撤离。

    “哒哒哒!”

    “啪啪啪!”

    渐渐地,周围密集的枪声零碎了下来。

    进攻的两千多名小鬼子,队形杂乱无章的撤离,不到十分钟敌人就全部消失了。

    阵地上死一般的沉寂,长长的阵地防线上横倒着几千具尸体,有小鬼子的尸体,有保安团士兵的尸体,也有晋绥军士兵的尸体。

    各处工事上燃烧着爆炸火光,遍地是子弹壳,血淋淋的残肢断臂随处可见,半空着弥漫着硝烟和浓稠的血腥裹杂在一起,阵地上处处透露着战场的惨烈与死亡阴霾。

    李鸿满身的血污,手里提着一把大刀,刀面上滴落着血渍,刀刃上都砍出好几个缺口了。

    刚才,他带着骑兵营和小鬼子展开一场肉搏白刃战,砍杀了两百多名小鬼子,光是他一个人就砍死了几十个鬼子。

    “他娘的,小鬼子终于撤退了,快,打扫战场,救治伤员!”

    左右环顾了一眼阵地,李鸿脚下一个趔趄退后了几步,疲惫身躯倒在了地上,重重的喘着粗气。

    战斗一天,不仅小鬼子扛不住,保安团士兵也到了极限。战斗打到后面,双方都杀红了眼,拼的就是一股战斗意志,谁能抗到最后,谁就是胜利者。

    “团座,团座,有人找你!”警卫班长跑过来汇报。

    李鸿吸了两口烟,艰难的站起身,看向警卫班长。

    “谁找老子?”

    “团座,我不认识,是一个女的。”警卫班长摇着脑袋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