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118章 格杀勿论
    “鬼子第3旅团,下辖2个步兵联队,敌人有空中支援,还有速射炮和野战炮以及装甲支援部队,总人数7000多人,我们只有一个团兵力,要守住庄县恐怕很困难……”副团长史一彪根据掌握的情报分析了一下敌人的兵力人数和火力情况。

    “身为军人,军令如山,上面有命令就算守不住也得守。”李鸿重重一拍桌子,严肃的对军事主官们说道:“老子告诉你们,在庄县百姓和陆军医院伤员没有转移之前,一步都不能让小鬼子越过阵地,一步都不许,违者军法从事!”

    “是,团座,保卫庄县,与阵地共存亡!”

    军事主官们站起身大声回答,抱着与阵地共存亡的决心。

    李鸿身为团长,心里很清楚抵御7000人的鬼子旅团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别忘了第3旅团是一支灭绝人性的残忍部队,如果,保安团阵地失守,鬼子攻克庄县,百姓命运可想而知?

    李鸿坚决死守阵地有两个原因,第一点是为了让庄县平民有足够的时间转移,第二个原因,庄县是中部通往太原的屏障,庄县失守太原岌岌可危。

    鬼子第3旅团来势汹汹,驻守在前面各县镇一万多守军被打的溃不成军,不到两天功夫,鬼子就打到了庄县门户下塘镇。

    “报告团座,外面有情况。”

    一名保安团士兵跑进指挥部汇报。

    “什么情况?”

    “一支晋绥军溃兵跟二营搞摩擦,他们想通过我们的防线进入庄县。”

    听到有溃兵想越过防线,李鸿皱了皱眉头,赶紧带着军事主官们出了团部。

    “走,跟我去看看情况!”

    友军之间搞点摩擦时有发生,不过,一旦出现这种特殊情况,军事主官必须遏制约束部下,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十几分钟后,李鸿带人赶到了二营防区。

    远远就看到一大群穿着晋绥军官兵围在防区四周,他们和保安团士兵发生了争吵。

    “他娘的,凭什么不让我们过去?!”晋绥军士兵大吵大闹的问道。

    保安团一名中尉手里拿着枪,严肃的告诫道:“没有我们团座命令,不管中央军还是晋绥军,谁也别想过我们的防区,你们要是敢乱闯,别怪我们不客气!”

    “奶奶个熊,你一个小小的中尉还敢藐视长官?”一名晋绥军少校趾高气扬的走向前,扇了上尉一个耳光。

    “别动,都别乱动!”

    “让我们过去,不然不客气!”

    双方矛盾加深,几百人相互用枪指着对方,场面乱的几乎失去控制。

    看到场面这么混乱,李鸿当即拔出了枪套里的手枪,朝天连续开了几枪。

    “嘭,嘭,嘭!”

    听到枪声,好多士兵一怔,停止了争吵,几百双眼睛呆呆地望着走过来的李鸿。

    “团座,这帮狗曰的逃兵还挺横,不让他们过去,还想动刀抢。”

    李鸿看了一眼捂着脸颊脸跑过来的中尉,随即面无表情的说道:“你小子真是怂货,挨了打也不知道还手?”

    “团座,他是少校我是中尉,再说了,要是跟他打起来没准这摩擦就搞大了……”中尉无辜的解释。

    “你小子真是属乌龟王八蛋的,还挺能忍啊?”李鸿表面上不太高兴,不过,他认为部下这样的做法是对的。

    很快,李鸿手里握着手枪,大步走到那名晋绥军少校跟前。

    “你们哪部分的?”李鸿冷冷问着对方的番号。

    少校不太在意的瞥了一眼李鸿军衔,语气傲慢的回答道:“我是晋绥军,43师,313团,三营营长……”

    李鸿不等对方说完番号,脸色骤变,抬起手就是一个耳光扇了过去。

    “你一个少校,见了老子,回答问题不知道喊长官敬礼吗?谁他娘的惯你的臭毛病?啊!”

    听到李鸿的吼声,几百名晋绥军士兵吓的身体一个哆嗦。

    “他娘的,你敢打老子,你知道老子是谁吗?”少校狠狠地抽了抽嘴角,飞扬跋扈的说:“老子告诉你,晋绥军43师副师长是我哥,你敢打我,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啪!”

    又是一个响亮的耳光扇在少校脸上。

    “老子不管你哥是师长还是军长,出言不逊,辱骂长官,老子替你哥教育教育你!”李鸿凶厉的眼神瞪着对方,语气轻蔑的说道:“你一个吃了败战的军官,哪里来的底气说这番话?”

    少校沉默了,再也不敢顶嘴,揉着两边生疼的脸颊。

    “你们313团驻地在下塘镇,全团有1000多人,才一个晚上你们就溃败了?”接着,李鸿又对少校盘问道:“你们的团长呢?”

    少校挨了打有些不服气,也没有把李鸿放在眼里,语气怪异的说:“我们团昨夜和小鬼子交火,几发炮弹打到团指挥部,团长和几位军事主官都埋在废墟下面,可能他们都死了。”

    听完少校说的这番话,李鸿脸上慢慢变得阴沉,质问道:“这么说,你没有去救你们的长官,擅自带着部队就撤离了防区?”

    “鬼子这么多,炮火这么猛烈,要是不撤退,兄弟们都得死。”少校振振有词的为自己逃跑做出了辩解。

    “格老子的,大敌当前,长官遇难见死不救,没有命令就擅自带着部下撤退,你这个贪生怕死之徒不配做军人,老子饶不了你!”李鸿勃然大怒,心中动了杀机。

    “战场上贪生怕死者,格杀勿论,没有命令擅自撤退,格杀勿论,官兵临阵脱逃,格杀勿论……”

    史一彪当众宣读了几条战区军令,每一条军令少校都触犯了。

    少校听到这么多条杀令,顿时吓破了胆子,脸上嚣张和傲慢荡然无存,变得面如死灰。

    “说吧,你想怎么死?”

    “你……你想干嘛……”少校看着面露杀气的李鸿,声音也变得颤抖了。

    “你这个狗东西,比汉奸还可恶,弃长官和全镇平民百姓不顾,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老子身为你的长官,现在就判你死刑!”

    “就算我犯了军令,也轮不到你来惩治,你敢乱来,我哥一定不会放过……”

    “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