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116章 中国爷们,杀
    双方凝视了片刻,忽然,加腾鹰侽拔出指挥刀,像个野蛮残暴的屠夫一样冲杀过来。

    “呀!”

    就在对方气势汹汹冲来时,李威毫不客气的将手里的M1911手枪狠狠砸向加腾鹰侽面部。

    “噗通”

    加腾鹰侽没料到李鸿会玩这一手,脑袋避之不及,眉骨猝不及防被手枪柄砸中,眼窝深陷汩汩鲜血流出,脸上变的更加丑陋。

    “中国爷们,杀!”

    李鸿龇开牙暴吼一声,抽出了马刀,脚尖猛然向前,像头狼一样纵身冲上去和加腾鹰侽拼杀。

    “叮叮当当”

    两柄刀交织在一起,发出一阵激烈的金属碰撞声。

    李鸿紧紧握着马刀,灵活的步伐与劈砍动作交替配合进攻。

    锋利的马刀带着一股刀风,锋芒“唰唰唰”闪过加腾鹰侽头颅、腹部、还有脖子,每一刀都是致命的。

    面对如此凌厉的刀法,加腾鹰侽堪堪躲避,当他看到马刀从头顶削来,慌忙侧过脑袋,刀刃直接削在钢盔面上,钢盔“哐当”一声,掉落在地上。

    加腾鹰侽身为突击大队队长,不论是射击还是拼刺无一不精。

    即便李鸿每一刀都是又快又狠,不过,还是被他手中的指挥刀格挡开了。

    “呀,支那军人,拿命来!”

    李威双眼如电,锐利的目光提前洞悉到对方的横劈动作,他身体灵活侧身一个躲闪,“嘶啦”的一声,冰冷的刀锋划断了他战术背心的肩带。

    加腾鹰侽见这一刀劈空,手里持刀的动作没有任何的停滞,手腕转动刀柄改劈为挑,接连使出必杀招。

    对方的刀法快到让人眼花缭乱,李鸿眸子中快速闪过几道刀光,他急忙一个撤步,举刀横挡在头顶。

    “叮当!”

    俩人刀锋相对,刀刃碰着刀锋,刀刃散发出寒芒在他们身体致命部位划过,双方非要致对手于死地不可。

    近距离拼杀了几分钟,俩人闪退到一边。

    李鸿双手握紧马刀横在身前,做出一个防卫姿势,注意着对手一举一动,他的脸颊和大腿被划开了血口。

    当然,加腾鹰侽也没好到哪里去,他中指和食指被削断了两截,手掌滴落着鲜血,嘴角狠狠的抽搐,露出一副狰狞的面孔。

    李鸿看着面前的加腾鹰侽,冷热交织的汗水滴落到眼睛上,火辣辣的难受。

    即便如此,他眼皮始终不敢丝毫眨动,否则,对方的刀刃一定会在他眨眼之间割开他的肌肤。

    俩人刀锋对峙了几秒,加腾鹰侽率先发动攻击,他双手抱住刀柄,两只手臂充满力量,身体腾空而起,刀刃对着李鸿面门一刀重重劈下。

    这一刀是小鬼子武士界著名的“一刀斩”刀法,这一刀有开山劈地的气势,让对手很难招架,甚至脑袋会被劈成两半。

    李鸿退后几步,跨开步抬起了手中的马刀,格挡在头上。

    “叮当!”

    两柄钢刀重重碰在一起,冒起一片刀光,两把刀卷了刃。

    “呀!”

    加腾鹰侽狠狠咬着牙,一手按住刀柄,另一只手掌按在刀背上,泰山压顶一般将指挥刀往下猛压。

    对方蛮力很大,李鸿死死举刀抵挡对方落下的刀锋,渐感有些吃力难挡,身体被压的弯曲,忽然,膝盖处一弯,单腿跪在了地上苦苦支撑。

    很快,李威脸上冷汗直流,脖子上乍起一根根青筋,他抬起头看着离他脑袋只有几厘米的刀锋,心里暗暗叫苦不迭。

    如果不是他脑袋中弹,身体综合能力下降了,身体力量和灵敏度降低,不然绝对不会搞的这么狼狈。

    李鸿很清楚目前自己的身体状态,他身体没有恢复综合力,跟对手硬拼只会让自己处于被动下风。

    俩人僵持了片刻,情急之中,李鸿弃刀卸力,身体往旁边一个侧翻滚。

    加腾鹰侽对着地上翻滚的李鸿接连刺砍,李鸿翻滚了几米,不假思索的抓起一把地上细软的沙土抛洒向对方的眼睛。

    “八嘎,无耻的家伙……”

    就在对方闭眼遮挡泥土的一瞬间,李鸿脚尖踢在了加腾鹰侽手腕上,“咣当”一声,对方手里的刀脱落出去。

    李鸿向来是个无所不用其极的人,只要能干掉对方,什么黑虎掏心,猴子偷桃,阴招和损招都得用出来。

    趁着加腾鹰侽刀落地,李鸿双腿合并,像老虎钳一样死死钳住对方双脚,然后,他双腿用力一绞,只听“咔擦”一声,加腾鹰侽脚腿骨被生生绞断。

    “啊……”

    加腾鹰侽痛恨交加,快速从腿侧拔出一把小巧的伞兵刀,向李鸿的脖颈部位横向划去。

    这种伞兵刀及其锋利,能够轻易刺穿划开人体肌肤。

    看着锋利的伞兵刀挥来,李鸿下意识的将脑袋急忙一撇,身体后仰躲开。

    “嘶啦”

    伞兵刀带着森冷的刀风,从他脖颈肌肤处凶险的划过,拖出一条细长的刀痕。

    一股凉飕飕的寒意从脖颈传来,这种危急情况下李鸿可顾不得伤口,他像只猛虎似的猛然扑上去,右手按压住加腾鹰侽受伤的手腕,用力将伞兵刀“嗑”掉在地面。

    加腾鹰侽是肉搏高手,即使没有刀子,光靠手也可以杀人,他另一只手呈“鹰爪状”,手指死死掐住李鸿的喉骨喘不过来气。

    李鸿原本想在系统仓库内找把枪,可是仓库内物品堆放杂乱,摸索了几秒,只摸出一个坚硬的诺基亚模型机和一根特种金属勒喉丝。

    大敌当前,他只好抄起诺基亚神机,狠狠地砸向加腾鹰侽的脑袋。

    诺基亚神机核桃都可以轻易杂碎,砸开人的脑袋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轰砸了几下,加腾鹰侽的脑袋开瓢了,眼窝被砸“凹”瘪了进去,满脸的血浆,五官都有些扭曲了。

    慢慢地,加腾鹰侽失去了意识,脑袋浑浑噩噩,意志力也没有刚才这么顽强了。

    “狗杂碎,今天我就向你讨回欠中国的血债,拿命来吧!”

    李鸿怒吼一声,脸上狰狞的像个魔鬼,他双腿钳在加腾鹰侽勒下,双手拉伸开特种勒喉丝,双手用力一缩紧从背后死死勒住对方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