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104章 柱子,今天给你上一课!
    “鸿兄,你想找个什么目标轰一炮?”李云龙问着脸上面无表情的李鸿,他还以为李鸿是没信心了。

    “我的目标么,很简单,轰的就是柱子的菊花,如果一炮没有打中算我输!”

    李鸿撂下狠话,从容不迫的移步向前,他把70毫米迫击炮搬到一边角落,单膝跪姿在地,双手娴熟的调整着迫击炮高地发射角度。

    众人愣愣地看向李鸿那边,他们完全不懂李鸿这个炮王又在耍什么稀奇的花招。

    “长官,你这是干嘛呢?”

    柱子纳闷的摸摸脑袋,奇怪的问着在捣鼓迫击炮的李鸿。

    “柱子啊,今天本炮王就给你上一课,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真正的炮王之王。”

    李鸿说完话,开始瞄准前方的目标,他的瞄准测距花招很奇特,先是竖起大拇指,然后大拇指又倒立过来,微微侧着脑袋瞄准。

    这种大拇指倒立的瞄准侧距法,是李鸿开创的,称为“倒拇指”侧弧线瞄准法。

    因为大拇指倒立侧着放在眼前可以看到拇指的弯翘弧度,这个弧度类似炮弹弧线坠地,再跟跳眼法相结合,600米内,只要肉眼能及之处,李鸿可以将一枚炮弹同时打在任何一个炮弹坑下。

    其他人还是不明白李鸿想干嘛,可是柱子这个小炮王渐渐有点看明白了,这李鸿是想爆他的南瓜花啊!

    柱子凭借李鸿对火炮的操控熟悉,还有怪异的瞄准法,他就知道李鸿是个不简单的炮王。

    不过,柱子转念一想,那炮弹坑是“凹”下去的,眼睛根本看不到远处目标,这牛皮轰轰的李鸿怎么命中?反正他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想都不敢想。

    柱子当然不知道李鸿是个有系统开挂的人,李鸿的视觉听力现在可比平常人强太多了。

    “嗵!”

    一枚炮弹快速的从炮管中飞出炮膛,炮弹发出一阵“飓”风声响。

    只见,这枚炮弹不偏不倚的轰砸在原先的大岩石附近,爆炸火光腾空而起,崩开一片飞沙走石。

    柱子一心想喝地瓜烧,他还真不信这个邪,转而,他骑着马奔向远处炸开的山岭。

    李云龙放下望远镜,用一种奇怪复杂的眼神撇向走过来的李鸿,此时,他内心最渴望的事情就是将床底下两瓶地瓜烧送给柱子。

    李鸿站在楚云飞和李大夜壶旁边,也不说话,脸上充满着自信,强者是不需要多余废话的,让事实证明!

    “驾……”

    不一会儿,看完结果的柱子骑马匆匆赶了回来。

    “柱子,结果怎么样?!”李云龙走过去急切的问道。

    柱子回来脸上表情就是一个“囧”字,嘴唇翕动抽搐,小声嗫嚅道:“团长……俺的南瓜花被爆了……地瓜烧也没得喝了……”

    “什么?柱子,你小子他娘的把话给老子说清楚点?!”李云龙大声问着,急的都快扇柱子脑刮子了。

    “团长,李长官那一发炮弹打在了俺原先的炮弹坑下面,没有一丝偏差。”柱子军帽一摘,悻悻然坐在地上。

    “他娘的,你小子不是号称咱独立团小炮王么,你怎么能败呢?”李云龙急的踹了柱子一脚。

    柱子坐在地上,那苦瓜脸委屈的要滴出眼泪:“团长,你也太不讲理了,这能怪俺么,俺是小炮王没错,可是李长官是炮王之王,你让俺怎么跟他比,俺不活了……”

    李云龙臊的老脸通红,几场比试输的一塌糊涂,就连引以为傲的吹牛那也吹不过李鸿,要是附近有大点的耗子洞,李云龙真想钻进去。

    李鸿看着李云龙那张无可奈何的臭脸,想笑又不好意思笑出来,想了想,他还是决定给李大夜壶一个台阶下吧。

    “云龙兄,咱们同属二战区,那就是打鬼子的亲兄弟,我们兄弟之间不必为刚才的比试介怀,赵政委说过,我们兄弟之间就是相互学习共同进步,你说呢?”

    李鸿是个圆滑之人,为了避免双方尴尬伤和气,他懂得在恰当的时机给对方台阶下。

    “是啊,云龙兄,鸿兄说的对,我们一起打鬼子就是亲兄弟。”楚云飞附和了一句,他心里也真心佩服李鸿的气度。

    “鸿兄,云飞兄,我李云龙是那种小心眼的人么?”李云龙趁机下了台阶,爽朗的大笑:“鸿兄,要论吹牛皮我老李没有服过谁,唯独服了鸿兄,鸿兄不愧是整个吹牛界的栋梁之才啊!”

    李鸿抱着拳笑着说:“云龙兄,我要是二战区吹牛界的栋梁之才,那你就是吹牛界的扛鼎之柱,要说吹牛,咱们是彼此彼此!”

    从此,身为吹牛界栋梁之才的李鸿在二战区又有了一个响亮的名头,“李大牛皮”,他成了一个牛B哄哄与牛皮轰轰并存的完美男人!

    “哈哈哈!”

    所有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他们之间是君子之交,所有的不愉快和嫌隙都随着一阵笑声抛到了脑后。

    李鸿,楚云飞,李云龙,这几个人都是豪爽血性之人,他们相互询问一下对方年庚,彼此英雄惜英雄,当即效仿桃园三结义拜把子成了哥们。

    “咱们三个以后就是兄弟了,一起喝酒吃肉,一起吹牛皮,一起打鬼子!”李鸿三个人重重地碰了碰拳头。

    赵刚见他们称兄道弟,笑着说道:“你们三个人为了民族大义团结打鬼子,倒有点煮酒论英雄的意味了,这曰后必能成为二战区的一段佳话!”

    “走,鸿老弟,云飞兄,去我的团部坐着。”李鸿对俩人做出一个请的手势,边走边说:“不瞒俩位兄弟,咱老李床底下还藏着两瓶未开封的地瓜烧,今天中午老李管饭我们就喝了它,大不了我李云龙这几天不过了!”

    一行人有说有笑的朝李云龙指挥部走去。

    今天难得遇到知己,李鸿可谓是技痒难耐,这手特别想抓牌。

    到了李云龙指挥部,李鸿从系统商城里兑换了一副扑克牌,准备找楚云飞和李大夜壶斗几把地主。

    李大夜壶和楚云飞都是聪明人,李鸿教他们玩了几把斗地主,他们很快就会牌局规则了,而且还玩的其乐无穷。

    “云飞兄,楚兄,咱们这样玩着也没意思,要不加点彩头?”李鸿娴熟的切牌洗牌,一边问着他们俩人意思。

    “行啊,鸿老弟,那就玩点彩头,这样才有意思。”

    楚云飞和李云龙都赞同,他们的筹码是武器装备,还有小鬼子的人头。

    李鸿一听他们同意玩彩头,简直暗爽的不要不要的,他今天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先赢李大夜壶和楚云飞一个营的装备,哈哈哈!

    “来,抓牌!”

    随即,三个人不亦乐乎的玩起了斗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