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102章 跟我李鸿比吹牛皮?
    李鸿撇了一眼木靶上的子弹孔,笑道:“早就听说赵政委能文能武,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呐!”

    在这个枪械和子弹都落后的年代,还能有这样的射击枪法,绝对是军中凤毛麟角的存在,不过,这样的枪法李鸿并没有放在眼里,他一个神炮王加神射手还怕一个赵刚不成?

    只要李云龙敢吹牛皮下战书,李鸿就见招拆招,毫不客气的捅破李大夜壶的牛皮。

    “赵大政委都亲自出手了,看来我楚某人,也得拔枪献丑一番了。”

    楚云飞气语谦和的说完,摘下了手套,手上动作犹如魔术师一般轻快,快如闪电的从腰间拔出一对小巧的勃朗宁手枪。

    李鸿一眼就认出了对方手里的一大一小两支勃朗宁枪械,大的勃朗宁枪械型号是M1900,小的枪械型号是M1903。

    “看枪!”

    楚云飞是出了名的快枪手,他那锐利的眼神锁定了远处树杈上的一群麻雀,不用瞄准抬枪既射。

    “啪啪啪!”

    只见,十几米外树杈上的几只麻雀从树上接连坠地。

    听到枪声,侥幸生还的麻雀顿时从树上惊窜而起,扑打着翅膀拼命飞离。

    “哪里逃!”

    楚云飞急忙转动手里的勃朗宁双枪,心里估算着麻雀的飞行速度,连续的扣动手枪扳机射击。

    “唧唧唧……”

    飞出去麻雀发出一阵凄厉声。

    楚云飞可谓是弹无虚发,这群麻雀接连落地没有一只逃过他枪里的子弹,稀稀落落的羽毛打着卷缓缓落下。

    “好,云飞兄不愧是个快抢手,出枪真是又快又准。”李鸿鼓动着双掌,称赞着楚云飞的枪法。

    赵刚和李云龙相互惊愕的对视一眼,随即,啪啪鼓动起双掌。

    “楚某雕虫小技,献丑了,献丑了各位。”楚云飞语气轻巧的说完,潇洒的收起了两支勃朗宁手枪。

    楚云飞是快枪手,赵刚是精确射手,面对两个射击高手,即便李鸿枪法再精湛那也只能是和他们斗的旗鼓相当。

    李鸿心想着,不装B则以,装起B来必须一B惊人才行,要是不把对方的B给按在地上踩扁摩擦两下,那么,这个B将装的毫无亮点!

    脑子里琢磨了一会,李鸿对他们说道:“云飞兄,赵政委,你们两个一个出枪快,一个出枪准,那么我李鸿只能出狠招来点新鲜花样了。”

    李鸿侧过身,把陈麟给招呼了过来。

    “陈麟!”

    “诶,姐夫,什么事?”

    李鸿对走过来的陈麟挑了挑眉头,诓骗道:“姐夫想灭了李云龙和楚云飞的威风,带你上场装个B出出风头要不要?”

    “当然好啊,姐夫,我就喜欢和你在一起装这种高大上的B。”陈麟乐呵呵的笑着,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想上场装B。

    李鸿把自己的装B花招告诉了陈麟,陈麟一听什么信任射击,先是一愣,接着又是一惊。

    “姐夫,你可就我一个小舅子,万一你的B一歪没装好,我的小命可就没了……”

    李鸿换了一副姐夫的口气忽悠陈麟:“老子是你姐夫不?”

    “是。”

    “既然我是你亲姐夫,那姐夫装B你就得配合。”

    陈麟心里稍稍考虑了会,转而,他按照李鸿的话照做,拿起几个罐子快步走向靶场。

    楚云飞和李云龙看到陈麟头上顶着一个陶罐夜壶,手两边各提着一个罐子,很快就明白李鸿刚才话里“新鲜花样”是什么意思了。

    “鸿兄,你和你小舅子这样玩会不会有点冒险,万一你枪一歪……”他们几个人连连劝说着李鸿。

    “几位,放心吧,意外和悲剧不会在我李鸿身上出现的。”李鸿不以为意的笑笑,他说这样的话不是自大,而是一个强者绝对的自信。

    “哪里有你这样缺德的姐夫,你装B让我来背黑锅摊风险。”站在木靶边的陈麟委屈的咕哝几声,脸上倒也没有惧色。

    到底是将门之子,这陈麟可谓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一般人恐怕还真没有他这个气魄和胆量。

    要玩信任射击,李鸿倒是一点不紧张,这小舅子就是关键时刻拿出来背黑锅的,反正小舅子要是真出什么意外,再娶个媳妇没准还有两个小舅子呢!

    李鸿提起莫辛纳甘步枪,检查了一遍枪械,大声提醒远处靶场上的陈麟。

    “陈麟,不要紧张,闭上眼睛就行了!”

    “姐夫,我不敢闭眼啊,我怕眼睛一闭,就睁不开了……”

    “嘭,嘭,嘭!”

    就在俩人说话时,突然,李鸿枪口一转,他在所有人都没用料想到的情况下,毫无征兆的举起枪开枪射击了。

    100米外的陈麟,提在手里的两个罐子“哐哐”接连碎裂开,还没得他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顶在脑袋上的夜壶也被飞来的子弹击中打碎,零零碎碎的罐片散落在地上。

    李鸿连续拉动枪栓开了三枪,每一枪都没有刻意去瞄准,完全是凭借着一个神射手的射击本能和预断记忆去开枪的。

    他刚才和陈麟说话,就是为了分散注意力,转移对方心里的紧张。

    试想一下,如果一个人一直拿枪瞄准你,谁还能沉着站在那里?

    隔了几秒,陈麟才缓过神来,拍了拍头上的碎罐渣子。

    李云龙和楚云飞几个人看完李鸿的信任射击,一个个是面面相觑,惊讶的无声沉默了。

    他们几个人心里都清楚,信任射击考验的可不止是枪法,还得考验射击者的勇气和心理素质,这可真不是一般人敢尝试的刺激。

    “我自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能在我楚云飞面前称雄佩服的,非鸿兄也!”楚云飞的话毫不掩饰表露了自己对李鸿的叹服。

     李鸿放下莫辛纳甘步枪,身姿潇洒的走到不服气的李云龙跟前,眼睛往前一撇,给了对方一个挑衅的眼神。

     “云龙兄,明人不说暗话,咱们也别假惺惺玩客套了,我知道你不服气,你独立团能人不是多么,有一个算一个,你尽管让他们上,今天你李云龙的场子我踢定了!”

    “鸿兄,你不止年轻气盛,而且吹牛都快赶上我李云龙了,呵呵。”李云龙冷冷的笑着,一双冒火的牛眼睛死死瞪着李鸿。

    李鸿语气狂傲的继续说道:“云龙兄,别人都夸我李鸿是母牛骑摩托牛B轰轰,这话一点没错,我李鸿吹起牛皮来,整个山西的小鬼子都得颤抖!”

    楚云飞听到李鸿吹牛皮不禁哈哈一笑:“鸿兄不愧是人中豪杰,不仅手上功夫了得,就连吹起牛皮来也是如此清新脱俗,真让楚某望尘莫及啊!”

    李云龙是个暴脾气,也是个吹起牛皮来天塌地陷的吹牛高手,他什么都服李鸿,唯独吹牛皮不服任何人。

    他像个被点燃的汽油桶似的,大声咋呼道:“和尚,他娘的把柱子和赵根生给老子叫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