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100章 就问你服不服? (求推荐票,求打赏!)
    面对俩人下的战书,李鸿当然得接下,他也是个好面子的人,尤其是当着楚云飞和李大夜壶的面,那更是不能怯场。

    李鸿的行事准则就是:该装B时就装B,绝不含糊,既然要装B,那就得把B装的漂亮,装的响亮,装的彻底!

    很快,他就想到了一个一举两得的装B办法。

    随即,李鸿找来一柄马刀,准备和独立团大刀队的人比比刀法,灭灭李大夜壶的威风,顺便装个B给楚云飞瞧瞧。

    “姐夫,你小心点,这大刀队的刀法可不能小觑,融合了好几种刀法精髓在里面……”陈麟认真提醒李鸿的同时,一边分析着大刀队的刀法路数。

    李鸿挺赞同陈麟对大刀队刀法的剖析,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说道:“你小子还挺关心老子么?”

    “那当然了,你是我姐夫,你要是死了的话我姐得守寡,要是半死不活,我姐得活守寡,你万一有个闪失,吃亏的可是我姐。”

    “你小子还敢咒老子,你是想吃脑刮子了?”李鸿被陈麟的话气的都快笑出来了。

    “鸿兄,你和你小舅子嘀嘀咕咕商量什么,该不会是你媳妇喊你回去吃饭了吧!?”

    “哈哈哈!”

    李云龙带头一起哄,旁边的独立团士兵们都跟着大笑起来。

    面对众人的笑意,李鸿丝毫不以为然。

    他提起刀尖指向嘲笑的大刀队士兵,傲气凛然的说:你们大刀队今天有一个算一个,谁敢与我李鸿比试比试刀法?”

    所有人见李鸿来真格的,不由得的愣住了。

    “你们独立团大刀队,谁敢与我李鸿比刀争锋?!”李鸿加重语气,再次向大刀队挑衅道。

    “李鸿团长,别看你年纪不大,还挺嚣张气盛啊?真以为我们大刀队没人了?我张大彪第一个不服。”

    张大彪不服气的走了过来,李鸿要说比刀法,他张大彪还真没有怂过谁。

    “张营长,我李鸿送你一句话,年轻人不嚣张,还叫年轻人吗?”李鸿狂傲的反问着张大彪,气势上死死的压着对方。

    “好,我张大彪倒想领教领教李大团长的刀法!”张大彪朝手掌吐了吐口水,随即提前大刀拽在手里就朝李鸿逼近。

    “张大彪,你他娘的给老子听着,点到为止即可,要是敢伤了鸿兄,老子把你脑袋拧下来!”

    李云龙确实是出于好意提醒张大彪,不过,他认为李鸿根本不是张大彪对手,至少身板力量上俩人就悬殊大。

    李鸿提着马刀缓步走到了张大彪对面,俩人摆开决斗的态势,面对面凝视观察着对方,同时双方脑子里都在琢磨着对方弱点。

    场上静了下来,没有一丝杂音,所有人目光都聚集在俩人身上,拭目以待一场精彩的刀法对决。

    李鸿单手紧握着刀柄,陡然间,身上的气势随之一变,酷冷的像个古代的刀客。

    俩人眼神对视了几秒,突然,李鸿脚尖向前不宣而战,趁张大彪不备,双手提起马刀率先就冲向前攻击拼杀,他的动作快如雷霆,手里的出刀速度更是又快又狠。

    张大彪根本没料到李鸿会不讲规则就进攻,他眉头紧紧一皱,急忙提起大刀片子格挡着落下的刀锋,堪堪往后退去。

    不是张大彪不敌李鸿,而是张大彪太大意失了先机,李鸿利用马刀灵活的优势率先发难压制着笨重的大刀片。

    “唰,唰,唰……”

    李鸿连削带劈,刀锋破开空气声人人可闻,他那凌厉的刀法快的像风一样,根本不给张大彪喘息的机会。

    当然,张大彪也并非泛泛之辈,他趔趄的退后五六步,举起大刀片连连格挡反劈,渐渐地挽回了颓势。

    “叮当,叮当,叮当……”

    锋利的马刀和大砍刀对拼,一阵阵金属交织的碰撞声格外的刺耳。

    俩人不论是身形走位还是刀法都发挥到了极致,场面顿时是刀光剑影,刀气逼人。

    他们拼杀斗的不相上下,锋利的刀刃好几次都是从双方要害处险而又险的划过,场面真是凶险刺激。

    拼杀了几分钟,俩人交织的刀刃分开了。

    李鸿的刀刃上有几道缺口,而张大彪的大刀片上也卷了刃,俩人在相距五米距离敌视着对方。

    “李大团长,我张大彪还真是小瞧你了,一开始让你占了先机,可要说比刀法,你还是第一个把我逼的如此狼狈的人。”张大彪故意掰了掰脖子,对李鸿做了一个挑衅的动作。

    “不,你说错了张营长,我李鸿是第一个打败你,让你服的人。”李鸿冷冷的说着,他的话很平静,却又透露出一种嚣张还有自信。

    “李大团长,大话先别说的这么早,我们还是用刀说话……”

    这一次,张大彪可是变聪明了,他话还没说完,就握着大刀片冲了上来。

    这大刀片子,优点是爆发力凶悍,如果持刀者力量足够劈砍角度到位,直接可以把人劈成两半。

    李鸿知道大刀的恐怖,所以他不会去傻到用马刀去格挡硬接对方这势大力沉的一刀。

    “呀!”

    他见张大彪单手举刀冲到面前,转而后退几步,尖锐的刀尖嵌入旁边松软的土层中,利用手腕的巧劲挑起一串泥花,泥土溅射向两米外的张大彪。

    张大彪瞳孔一缩,下意识撇过脑袋,抬起手臂横挡在眼前。

    “唰”的一声,

    锋利的马刀带着一股冷凛的刀风声袭来!

    就在张大彪举手挡泥花的间隙时间,李鸿的刀尖直抵他颈部的喉骨。

    场上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顿时惊呆了,这一秒仿佛空气都凝固了。

    所有人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出,他们怕一出声惊扰了李鸿,张大彪就没命了。

    张大彪刚睁开眼睛,一柄马刀指在他面前,他身体僵硬的站在原地,背脊一阵发凉,不敢有任何的动作,他隐隐感觉到了一股阴冷的刀气没入了咽喉之中。

    李鸿眼神凶冷的盯着面露惧色的张大彪,语气冷冷的问道:“张营长,我问你,老子有说大话么,现在我的刀尖指着你的咽喉,就问你服不服?!”

    过了一会,张大彪才缓过神来,身上的气势尽是颓败,缓缓开口道:“谢李团长手下留情,我张大彪服了,心服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