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99章 较量!
    “独立团,杀,杀,杀——”

    此时,独立团士兵正在训练场上热火朝天的进行着各种训练,可谓是喊杀声震破天穹,阎王爷听了都得颤抖三分。

    独立团士兵训练很全面,枪刺搏杀训练,射击训练,骑兵拼刺训练,还有大刀队训练等等。

    李云龙最先带李鸿他们观摩的是大刀队,大刀队的带队军事主官是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一身粗野的彪悍气息。

    “迎面大劈破锋刀,掉手横挥使拦腰……独立团大刀队,杀,杀,杀!”

    大刀队每人手持一把大刀片子,嘴里喊着口号练习劈砍和防守格挡。

    “鸿兄,云飞兄,请看,这就是我老李的大刀队,班门弄斧,让你们见笑了,哈哈哈……”李云龙表面上谦虚,其实对手下的大刀队那是相当的骄傲。

    李鸿锐利的目光转向了场上训练的八路军士兵,独立团大刀队砍杀的动作简捷精炼,大劈大砍,迅猛剽悍,每一刀都有劈山斩浪的凶悍气势。

    楚云飞仔细观察了一会大刀队的训练,不由得点点头,随即对李鸿说道:“鸿兄你看,从独立团士兵们的刀法路数来看,可是颇有西北二十九军大刀队的风范,大刀的各种劈砍招式可谓展现的淋漓尽致啊!”

    李鸿学了很多刀法技能书,现在可是各种冷兵器拼杀的专家,他看的出来,这独立团不仅有二十九军大刀队风采,还融合了戚继光的辛酉刀法和各种古典刀法的技法精华。

    “独立团好一个大刀队啊,刀式招招迅猛凶悍没有多余的华丽无用招,真是让我李鸿大开眼界了!”李鸿心怀佩服,赞赏的评价了几句。

    旁边的陈麟,不禁铿锵有力的念道:“破锋八刀,迎面大劈破锋刀,掉手横挥使拦腰。顺风势成扫秋叶,横扫千钧敌难逃。跨步挑撩似雷奔……”

    “你小子还懂得刀诀呢?”李鸿诧异的看向陈麟。

    “姐夫,你还真别小瞧你的小舅子,我们陈家人世代从军,习武报国,不管男丁女丁从小都有练习刀法和骑射的传统。”陈麟向李鸿解释着,语气里透露出几分自信。

    “你小子又吹上了,那你姐怎么不会点防身的功夫?”

    “谁说我那疯姐不会功夫,她小时候可是拳打私塾无敌手,脚踢胡同八条街,我从小就没少挨揍,做她弟弟还能活到现在,真是当代的一个奇迹。”陈麟一提起姐姐陈淑君,就有点瑟瑟发抖。

    陈家家教也严,陈霆骁担心她一个女孩家家弄刀弄枪找不到婆家,所以让她在外,一定要矜持,淑女,像个大家闺秀……

    “几位,看来都是内行啊。”李云龙动了想较量的心思,他对着训练场上领队大喊道:“张大彪,他娘的过来一下!”

    “有!”

    张大彪手里提着一把明晃晃的大砍刀跑了过来,健壮的身躯一挺,向李鸿和楚云飞致敬。

    “两位长官们好!”

    李鸿打量着面前的张大彪,一脸胡茬,身材高大,身上透露着一股军人的剽悍。

    “鸿兄,楚兄,这位就是我的一营长张大彪,原先是二十九军大刀队的带队排长。”李云龙向俩人得意的介绍着自己的部下张大彪。

    “云龙兄广罗英雄,独立团真是藏龙卧虎,这张大彪果然是一员悍将啊!”

    李云龙等的就是楚云飞这句话,他语气故意讥讽道:“楚兄,鸿兄,老李独立团虽小,但是谁底下能人还是有几个的,你们俩位可不能养废物吧?”

    李鸿和楚云飞都听明白李云龙的意思,这是在挑衅,傲气的楚云飞更是好面子的人,李云龙给他搭台,他楚云飞岂有不敢上台接招的道理。

    楚云飞摩拳擦掌,转过身喝道:“孙铭,李云龙团长这是在给我们358团下战书,接下了!”

    “是,团座!”

    副官孙铭放下手里的文件包,摘下手套,随即走到了不远处几个沙袋边,他马步冲开,胸腔提气,双手抬到胸前蓄力,突然,两根手指如同鹰爪一般锐利,又快又狠的连连刺进沙袋中。

    转眼之间,挂着的几个沙袋留下了深深的指孔,沙子“哗啦啦”的流出。

    接着,孙铭胸腔再次运气,由掌变拳,拳头骨指朝前,凌厉的出拳击打腰身粗的大树,树皮飞溅,树身上满是指孔,场面犹如子弹洞穿一般,着实让人恐怖。

    “孙副官,好厉害的指功啊!”

    李鸿惊叹着孙铭的指力,这样的刚猛的指功要是被戳一下身体,肯定是两个血窝必死无疑。

    “鸿兄,云龙兄,部下的雕虫小技实在是献丑了,哈哈哈!”楚云飞抱着拳,满意的笑着。

    “好,好,好!”

    李云龙喊了几声好,然后对身后的和尚说道:“和尚啊,楚团长都放招了,你小子也别傻站着了,咱独立团可不能让人小瞧了。”

    “是,团长。”

    和尚魏大勇大步走到沙袋前,脚尖放在地上搓了几下,只见,他迅猛的抬起腿部,蓄着力道的足尖侧踢在硬邦邦的沙袋上。

    和尚也是个狠人,连续几个高抬腿带着风声侧踢在沙袋上,发出一阵“噗噗噗”闷沉的踢蹬声,那几个摇摇晃晃的沙袋一个接着一个踢烂破开。

    “呀!”

    忽然,魏和尚爆喝一声,箭步冲到一堵土墙下,他利用助跑提升脚下的爆发力,一个漂亮的转身后旋踢,一脚狠狠地蹬在了牢固坚硬的土墙上。

    “轰”

    土墙摇晃了几下,坍塌倒地,扬起一阵尘土。

    李鸿仔细观察着魏和尚刚猛力沉的腿功,也不禁暗自佩服,他能看的出来,魏和尚根本没有用全力,如果刚才那一脚踢在人身上,恐怕体内脏器都得被踢碎。

    “好,和尚!”李云龙带头鼓动着双掌,得意的是合不拢嘴。

    “好什么好?魏大勇你下次再敢随便破坏群众财产,小心关你紧闭!”赵刚脸上喜不露色假装教育着魏和尚。

    听到政委批评,魏和尚脸上憨憨的笑容一僵,心里嘀咕着:明明是团长李大夜壶让俺装的B,破坏了东西,怎么俺来背锅?

    “鸿兄,我和楚兄之间可是交流过了,怎么样,你这个名动二战区的李大团长是不是也该露一手给兄弟们瞧瞧?”李云龙双手插在袖筒中,眼神故意轻视的撇向李鸿。

    “是啊,鸿兄,你也让我们长长眼界。”

    李鸿是个明白人,这李大夜壶和楚云飞一唱一和就是想探探他的底,既然如此,他李鸿这个B还非装不可了!

    “楚兄,云龙兄,你们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李鸿就只好献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