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95章 心腹大患
    李鸿故意留欧阳静岚下来吃饭,是因为之前忽然想起了某件事情。

    他偶尔也会看看报纸,关注一些时下的战事或者是各种有趣的新闻时事。

    欧阳静岚是国内知名战地女记者,在她笔下揭露过很多曰军残忍发指的行径,她还指名道姓痛批过不少懈怠抗战的将领以及狗汉奸。

    她手下的一支笔头更是妙笔生花,素有新闻才女这样的赞誉。

    不仅如此,欧阳静岚还是出身名门的世家名媛小姐,交际能力极强,多次组织过富甲贵胄和各界名流人士募捐支援抗战。

    当然,这样一个既爱国又漂亮的名媛记者,自然吸引了各界名**英的追求,为此闹出过不少花边新闻。

    李鸿是个懂得审时度势善于去发现挖掘的人,如果能够结交上这样的新时代名媛,今后对自己的抗战帮助是很大的,也能得到许多的方便和支持。

    “欧阳小姐,我看过你在报纸上写的文章,你这笔头可真够厉害的,不但痛斥了汉奸和揭露了曰寇的惨无人道,还鼓舞了全国人民抗战的热情让更多人投入到了抗日战线,你这一支笔可真是比的上千军万马啊……”

    李鸿说这样的漂亮话除了讨好对方外,其实,他心里的确敬佩这样一位爱国女青年。

    欧阳静岚有着女性的睿智和细腻,身为记者,她对话题的捕捉相当锐利,似乎从李鸿恭维的话里听出了别有深意。

    她放下手中咖啡,淡然的说道:“李团长,你吹捧说漂亮话挺有一套嘛?恐怕,你这顿大餐也不是白请我欧阳静岚吧?”

    被对方看出心思,李鸿尴尬的笑着说:“欧阳小姐,我可没有虚假吹捧你,你欧阳小姐是名媛才女那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至于这顿饭么,欧阳小姐能赏脸留下吃饭,那就是我李鸿乃至保安团官兵最大的荣幸了。”

    “李团长,你很会聊天,也很会说话,有什么事情就别拐弯抹角了,你直说吧。”

    “那我可就真说了?”

    李鸿见对方点点头,直言不讳的说道:“欧阳小姐你也知道,前线战事吃紧,上面军费财政空虚,我们保安团刚刚改编,想扩编壮大保安团很难,所以,我想借欧阳记者的笔,浓墨重彩的写写我们保安团,希望能够得到各界人士的援助……”

    以目前李鸿的财政能力,还有战区拨下来的军费,养活保安团自然是有富余,可要是想招募士兵扩充保安团,那些富余的军费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光靠卖军火的话,这有一定的风险,而且一次性也卖不了太多钱,要是保安团再多个几百上千张嘴出来,这点钱哪里够维系?

    就算战区给他补充兵员,要是没有足够的钱饷,李鸿也不敢要。

    思来想去,李鸿觉的靠广大爱国人士捐赠筹款最妥当,四万万同胞,人多力量大,一人一分钱那就是一笔巨大军费,况且也能提升保安团的威望。

    欧阳静岚考虑了一会,不置可否的笑笑:“李团长,你真不愧是个富有谋略的军官,你那些战术套入都用到我身上来了,这样吧,帮你不是不可以,但是呢,要看中午本小姐大餐吃的满意不满意了……”

    “欧阳小姐午饭绝对包你满意,我那饭桶参谋长除了拍马屁和精打细算外,唯一特长就是厨艺了。”李鸿对范统的厨艺那是赞不绝口相当的有信心。

    “李团长,你可别夸大,我对吃的可是挑剔的很。”

    “请,欧阳小姐,去我团部先坐着。”

    俩人愉快聊着天,一边向保安团团部走去。

    ……

    两天后,忻口前线南侧十五公里,板垣师团驻地。

    一间宽大雅致的将官营帐内,两个穿着和服的男子跪坐在一块垫子上细细品着茶,旁边还有几名穿着漂亮和服的曰本娘们跳着扇子舞。

    俩名男子惬意的品着茶,一边聊着曰本国内的风土人情。

    短暂聊了一会,脸上有疤痕的男子,语气冷冷的开口了:“板垣将军,你把我加腾鹰侽从司令部调来,不只是喝喝茶,看看歌妓们跳跳舞这么简单吧?”

    “加藤君,你们飞鹰突击大队可是我们华北方面军的一把利剑,不知道你们这把利剑,对这个猎物有没有兴趣呢?”板垣征四郎脸上露出一丝讳莫如深的狡猾笑容,拿出了一份头条报纸放在茶几上。

    俩人谈起了军情正事,几名跳舞的歌妓很快退了出去。

    一脸骄横的加腾鹰侽,瞟了一眼报纸上的军官照片和军衔,语气不屑的说:“板垣将军,这样的國军校级军官,丝毫提不起我加腾鹰侽的猎杀兴趣。”

    “加藤君,你可不要小瞧这位國军校级军官,你只要听我说完,可能你就会对这名校级军官感兴趣了。”板垣老鬼子亲自为加腾鹰侽斟满茶,语气缓慢的说:“这个校级军官叫李鸿,是保安团的团长,他现在可是国内的传奇英雄了。”

    “纳尼,是李鸿?”

    加腾鹰侽听到李鸿这个名字,脑子里很快想到了最近袭击盘龙机场的李鸿。

    “没错,加藤君,前几日正是这个李鸿袭击了我们的盘龙机场。”板垣老鬼子饮了一口茶,继续说道:“加藤君,你们飞鹰突击上次袭击國军高级将领失败,就是这个李鸿从中作梗破坏了你们突击队的斩首计划。”

    “八嘎,又是这个李鸿!”

    加腾鹰侽一想起那支半路杀出的骑兵,还有他们的指挥官,心中的杀意顿时腾升而起。

    飞鹰突击队从未有过这样的失败和战损伤亡率,对于指挥官加腾鹰侽来说,这是一种巨大的耻辱,他必须干掉李鸿,雪耻!

    “加藤君,不仅是你吃了李鸿的亏,我手下三大精锐联队,都在他手里损兵折将,这个李鸿已经成了我们华北方面军的心腹大患,我们得找个机会除掉这个对手!”

    “李鸿,李鸿,我加腾鹰侽一定要亲自割下你的脑袋……”

    加腾鹰侽狠狠地抽了抽嘴角,丑陋的脸上尽是杀机,手腕一用力,“砰”的一声,捏碎了手里的茶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