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91章 兴师问罪
    这次战役,战损最大的就是陈长杰的部队。

    他手下的旅长牺牲了,好几个主力团长也牺牲了,一场完美的反包围战役,结果就因为那些一心保全实力的混蛋军官给贻误了。

    “他娘的,真是一场窝囊仗,糊涂仗,白白牺牲了老子这么多的部下!”陈长杰为牺牲的部下感到惋惜,接着无奈的说:“李鸿啊,这庆功酒老子就不请了,我没心情请,请了你也没心情喝。”

    “陈长官,酒就算了吧,格老子的,一手好牌打的稀巴烂,只是可惜了此次战役牺牲的将士了……”

    李鸿冷静的坐了下来,颇感遗憾的抽着烟,脑子里似乎在想着什么事情。

    反包围战役表面上是胜利了,重创了鬼子的两个联队,但是双方伤亡战损比是差不多的。

    能跟小鬼子打个平手,在他人看来这算是胜仗,可在李鸿看来,没有斩草除根全歼掉小鬼子,就是一场败仗。

    一支部队的核心就是那些军事指挥骨干,只要这些人还活着,要不了多久小鬼子就会训练出一批优秀的士兵出来,战斗力也会恢复从前。

    以前,李鸿认为國军屡战屡败,是武器装备和后勤落后于小鬼子,现在他发现自己错了,归根结底还是一些军官的内部问题……

    过了一会,副官递给了一封电文给陈长杰。

    “师座,卫前指电文。”

    陈长杰看完电报内容,站起身对李鸿说道:“李鸿,走吧,跟我一起去趟卫前指的指挥部。”

    李鸿摆摆手,余怒未消的说:“陈长官,我看算了吧,那种场合我一个小小的保安团长也不适合去,我现在就想冷静冷静。”

    “你以为是老子让你去受气啊,是卫长官点名道姓让你去,你自己看看吧。”陈长杰把电报递到了李鸿面前。

    “好吧。”

    俩人起身离开了保安团,搭乘同一辆车去了卫伯儒的指挥部。

    卫伯儒的指挥部设立在忻口村南边五公里的一片高地,高地附近戒备森严,各处营房办公点都有防止空袭的伪装。

    这里就是前线总指挥中枢,忻口战事的所有作战命令,就是从这里传递给前线各支部队的。

    一个半小时后,李鸿和陈长杰到了忻口前线总指挥部。

    今天来这里参加会议的,有几十名高级军官。

    长长的会议桌两侧坐的至少是师旅一级军事主官,在这里军、师级别的高级将领根本不是什么稀罕物。

    这种高级军事会议,李鸿这种级别的军官是没有资格坐在会议桌上的,他只能坐在会议桌旁边的旁听席位置。

    旁听席上坐的不仅仅是他,还坐着不少挂着将星的少将军官。

    会议还没有开始,许多军官们都认识,相互之间客套的问候,或者小声交谈着事情。

    李鸿坐在旁坐等了十几分钟,只见,卫伯儒和陈霆骁在几名军官的簇拥下大刀阔斧的踏进了指挥部。

    随后,又有十几名手持武器的军法处的官兵走了进来。

    “卫总指到!”

    会议室全体军官肃然起立,齐刷刷看向主位席的卫伯儒。

    卫伯儒一脸的威严之色,目光快速扫了一眼会议室内的军官们。

    “诸位,都坐下吧。”

    等众位军官坐下后,卫伯儒注意到了旁坐的李鸿,随即,他对着边上的中校副官耳语了几句。

    很快,副官径直向李鸿这边快步走来。

    “李团长,卫总指请你到会议桌上入座。”

    李鸿听完面前这名副官的话,诧异问道:“卫长官让我和这些长官们一起入座?”

    “请吧,李团长。”

    副官对李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他让俩名警卫在会议桌上加了一个位置。

    当他坐到会议桌的一侧,指挥部的一众军官脑袋跟方向盘似的转动,纷纷侧目看向年轻的李鸿。

    在众目睽睽之中,这些军官们的目光很奇怪,有质疑,有鄙夷,有诧异,也有赞赏。

    在场的很多军官都想不明白,旁坐上还坐着不少高级军官,这一个小小的校级团长何德何能能够坐在会议桌之上,享受特别的待遇?

    “这小子到底有什么来头?”

    “还真是怪事了,老子一个旅长也只能坐在一旁,他一个杂牌部队的军官凭什么能让卫长官另眼相看?”

    “能让卫长官请到会议桌的人,恐怕也不简单呐……”

    在场这么多军官中,都是战区有头有脸的高级军事主官,根本没几个人认识李鸿,他们私下里议论纷纷,这人到底什么来头背景?

    面对众人的审视和质疑的目光,李鸿正襟危坐,没有丝毫的怯场。

    卫伯儒坐下后,会议室随之变得鸦雀无声,军官们一个个保持着严肃。

    “前线南怀化阵地,我军与曰军对峙半月有余,昨夜我军虽然小胜收复部分主阵地,但是也付出了巨大代价!”

    卫伯儒说到昨夜战事,严肃的脸上更加阴沉了几分,突然加重语气道:“由于我军将领渎职懈怠,故意贻误战机,最终导致曰军两个联队突破我军包围逃窜,此次反包围战役的失利部分将领难辞其咎……”

    卫伯儒一番问责的话无疑是抛下了一枚重磅炸弹,深深震慑了那些贻误战机心虚的军官。

    站在边上的副官打开文件当众宣读一份名单。

    被点到名字的几名军官一一站了起来,他们的神色之中充满了惶恐之色。

    这时,坐在会议桌上排的陈霆骁站了起来。

    他眼神凶厉扫过这几名站起身的军官,冷冷质问着一名少将军官:“汤副师长,昨夜卫总指让你的部队零时之前赶到南怀化北阵地一带集结,可是你和你的部队为什么迟了两个小时?”

    “陈长官,我昨夜……”

    少将军官支支吾吾半天,始终编不出一个合理的借口。

    “汤副师长,既然你说不出来,那我陈某人替你说说吧。”陈霆骁走了过来,恼怒的撇了对方一眼,说道:“汤副师长,国难当头,军情紧急,你竟然无视命令,跟着部下搓麻将,你可真是好雅兴啊!”

    面对陈霆骁的兴师问罪,对方顿时语塞,一个辩驳的字也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