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79章 完美的作战方案!
    李鸿说出作战计划的第一步后,捋了捋脑子里的思路,接着,他手中的指挥棒又指向地图上鬼子的第3旅团位置。

    “如果敌人第3旅团增援上来,那么我22师可以分兵阻击,炸毁第3旅团沿途的公路桥梁,迟滞敌人的增援,同时,我22师各部和援军可实施反包围龟田联队和松下联队,最后由我们三个团从中心开花,前后分割敌人两个联队,逐一歼灭!”

    虽然李鸿的这个作战计划有些奇思妙想,但是却有不少遗漏欠考虑,有几分像是纸上谈兵的意思。

    参谋长王钊忧虑的说:“李团长,松下联队和龟田联队可都是最精锐的联队,两个联队加起来有数万之众,光靠你们三个团能抵挡住吗?”

    李鸿看了一眼担心的王钊,回答道:“各位长官同僚,别忘了,我们可是防守方,而曰军是进攻方,溪口村到南怀化的地形易守难攻,伤亡比率曰军肯定要高过我们三个团,况且我们还有几十门火炮,只要曰军第3旅团无法及时增援,松下和龟田两个联队就是瓮中之鳖!”

    在座的所有军官听完李鸿缜密的战局分析,相互讨论了一会,然后纷纷点头表示肯定和赞同。

    “各位长官同僚,这就是我李鸿的个人愚见。”李鸿说完放下指挥棒,走回到了座位上。

    陈长杰严谨的思考了一番李鸿的作战计划,语气赞赏的说:“李团长这个反包围的作战方案,不仅解决了我22师各部进退两难的僵局,还能有效的牵制消灭曰军,这真是个近乎完美的作战计划啊!”

    放眼整个二战区,团旅一级军官内,有李鸿这样指挥魄力的军官,恐怕真没有几个。

    众军官没有异议,采纳了李鸿的作战计划,下面该考虑的就是如何分兵阻击和军事部署。

    陈长杰严炬的目光扫过两则的军官,大声点了几个军官的名字,命令道:“37旅旅长王城,416团曾大梁,412团杨兵,我令你们各部即可移防,分兵阻击曰军第3旅团。”

    “是,师座!”

    “王城,曾大梁,杨兵,你们面对的是曰军第3旅团一万多人,这场阻击战事关整个战局,一定不能让敌人提前跨过你们的防区!”陈长杰郑重的告诫着他们几个人。

    “师座,我们虽无成胜之把握,但有成仁之决心!”

    他们三个人异口同声的回答,表明誓与阵地共存亡。

    “好,回来老子给你们向战区请功!”

    “谢师座!”

    “其余各部整装待命,散会!”

    “是,师座!”

    陈长杰喊了散会,李鸿和所有军官相继站起身,离开了指挥部。

    ……

    回到保安团,团里的几个营长主官看到李鸿带回来几百名新兵,可把他们乐坏了。

    军事主官们赶紧围着李鸿,使出浑身解数,争相拍着马屁讨好团座。

    “团座,你可真威武,连一等云麾勋章这么大荣誉都搞到手了。”

    “一等云麾算个P,以团座的英明神武,要不了多久,青天白日勋章那也是囊中之物。”各个营长殷勤的帮李鸿捶背捏着腿,一边拍着马屁。

    “滚滚滚,你们这些马屁精,这么积极的拍老子马屁不就是看上老子那一个营新兵了么?”李鸿哪里会不知道这些家伙的小心思,无非就是想瓜分这些新兵。

    “团座,我们几个营都有伤亡,你就把新兵补充给我们吧?”

    李鸿狠狠赏了他们几个人一个脑刮子,气恼的说:“老子告诉你们,你们这些龟儿子就算哭也没有内内吃,你真当老子这一个营新兵是白捡的啊?!”

    “团座,你这些新兵不是陈长官给我们补充的吗?”梅智力好奇的问着。

    “想的美,老子又不是陈长杰嫡系,凭什么新兵补充我们保安团,这些新兵都是老子拿缴获的火炮换回来的!”

    史一彪鄙夷着李鸿,嘲笑说:“团座,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怂了,这么多火炮就这样送人了?”

    “陈长杰一言不合就说枪毙老子,你说我能怎么办?他娘的,老子肯定是要命不要炮啊!”李鸿说到火炮这个事情,心里也是相当的郁闷,他接着说道:“老子求爷爷告奶奶的,又是诉苦卖惨装孙子,就差TM贡献菊花了,才勉强留下一个营的装备……”

    李鸿在陈长杰那里吃了亏,这会正寻思着如何在这群马屁精身上搜刮点油水。

    “你们不是要兵么,行啊,一个营补充一个连,赶紧自己挑去!”

    几个营长听李鸿说完,高兴的都快飞起来了。

    “兄弟们,走,挑新兵去!”

    看到他们飞奔到训练场上挑新兵,李鸿的脸上闪过一丝计谋得逞的狡猾笑容。

    随即,他把范统找了过来,俩人一起走向训练场。

    等他们挑好兵,李鸿有目的性走过去,一本正经的说:“既然你们兵都挑好,那咱们就来算算账。”

    “团座,算什么账?”

    旁边的几个营长疑惑的盯着李鸿,顿时心中有一种掉进什么陷阱的预感。

    “本来呢,老子准备发点现大洋犒劳犒劳你们的,可你们不要啊,非要哭爹喊娘的找老子要新兵,那好啊,这些新兵分给你们就当是奖励了。”

    “团座,不是吧,你怎么能这样?不行,我们要退兵。”

    几个营长也不是哈士奇,哪里能让李鸿这么轻松就给栓上狗套,一个个嚷嚷着都要退兵。

    “你们还想退兵?晚了!”

    “团座,你这也太无耻了,你这是克扣军饷,喝兵血!”

    转而,李鸿换上一副奸商算计的嘴脸,奸诈的笑道:“老子给你们好好掰扯掰扯这个事情,这些新兵可是我花了大代价娶回来的小媳妇,老子自己都还没动过,你们这些人就先动了我的媳妇,你们自己说说,该如何补偿我的精神损失?”

    范统见李鸿使眼色,公事公办的说:“你们这些人也太胆大妄为了,连团座的新媳妇都敢乱动,必须罚军饷,还得重罚,以儆效尤!”

    几个营长被套的死死的,敢怒不敢言,只好眼神鄙视着李鸿,表示心中的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