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75章 负荆请罪(求打赏,推荐票!)
    范统爬起身,拍拍脸上的土,走到李鸿跟前,闷声道:“团座,这老马不也有失前蹄的时候么。”

    “呦,老范,你那手臂是怎么回事?”

    范统拍了拍纱布包扎好的手臂,豪气冲天的吹嘘:“团座,这点伤小意思,也就是跟两小鬼子拼刺刀时,一时没察被鬼子划了一刀而已。”

    李鸿讥讽的笑道:“老范,你这家伙可真是母牛骑摩托,牛皮轰轰,就你这副送人头的怂样,老子不派人保护你就不错了,你还能干翻小鬼子?”

    “团座,你也太小看人了,俺可宰了两个小鬼子,你看这刀上还有血呢!”范统晃了晃手中沾满血渍的马刀,煞有其事的说着。

    李鸿眼神鄙夷的看着范统,显然是不相信对方的话。

    就李鸿对范统的了解,他寻思着小鬼子也就剩一口气了,最多也就是范统这老小子趁机上去补了个刀。

    “真的团座,那两个小鬼子哇哇冲过来,俺一刀一个就砍翻了,犹如屠猪狗……”

    “老范,你他娘的吹牛皮都快赶上咱团座了!”

    史一彪满身血污的走过来,手里提着一把砍卷刃的大刀片,鄙视了一眼范统。

    “团座,老范这小子怂的一B,我们撞上两个小鬼子说好一人一个,结果小鬼子冲上来,这孙子居然说什么听到媳妇喊他回去吃饭立马开溜,最后等我解决掉两个鬼子,这孙子又装好汉上去补了几刀,说那两个小鬼子是他杀的,还等着找你领大洋。”

    提起杀鬼子这件事情,史一彪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果断揭穿了范统的不要脸的行径。

    李鸿听完,“噗嗤”一声,喝进嘴里的水控制不住的全部喷了出来。

    范统踹了史一彪一脚,尴尬的红着脸说:“屎一彪,你奶奶的,你就不能让俺老范把牛皮吹完……”

    史一彪脾气倔强耿直,挺了挺大身板,挑衅的说:“老范,老子就不让你装B,我就要捅破你的牛皮,咋滴?咱俩练练去?别等下又说媳妇喊你回去吃饭。”

    “老范,你老小子连媳妇找你回去吃饭这种荒唐理由都能编出来,真TM是个人才,哈哈哈!”李鸿捧腹大笑,笑的肚子都痛了。

    史一彪和范统闹了几句嘴,他们见不少士兵在旁边,只好收敛,摆正身形。

    过了一会,李鸿脸色严肃了下来,问道:“你们俩个过来总不是给老子讲笑话的吧?行了,你们赶紧把情况说说。”

    “报告团座,这一战保安团阵亡73人,伤员184人,藤原联队几乎被我们三个团全歼……”

    虽然保安团大败敌人,200多人的伤亡报告听着好像人数不多,可是李鸿心里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要知道,保安团这是在炮兵猛烈炮击之后发起进攻的,说直白点这就是上去捡小鬼子人头,要是阵地攻坚战,恐怕保安团士兵伤亡会提升好几倍。

    想到士兵伤亡这些,李鸿觉的所有军事主官战后必须做个总结才行。

    等史一彪汇报完士兵伤亡情况,范统接着汇报:“团座,这一仗咱可缴获了不少武器装备和物资,有大型火炮,速射炮,还有各种枪支弹药,这些武器装备数量庞大目前还在统计中,不过……”

    “老范,你有话直说吧。”

    范统在李鸿的示意下,把心里的话都说了出来。

    “团座,你是草莽出身,分赃要分均的道理你比俺懂,你看现在仗打完了,这么多武器装备三个团该如何分?咱们保安团是主攻伤亡也不小,总不能和他们平分吧?俺老范话是说的难听了点,可是话糙理不糙,你说对吧?”

    范统上战场打战没什么天分,可是要说精打细算这方面,这老小子比谁都精明,绝对不吃亏的主。

    其实,李鸿早就想好了关于缴获鬼子武器装备如何分配的问题,除了那些重型火炮和速射炮,其余装备他根本不想要,也没多大兴趣。

    “老范,你这算盘打的可够精的,这仗才刚打完,你就想着怎么瓜分缴获的物资装备了,真不愧是老子的狗头军师啊,来,奖励你一支烟。”李鸿点起根烟,猛吸了两口,然后塞到了范统嘴里。

    “团座,老范身为保安团的人,自然得为保安团利益着想。”范统摆出一副为保安团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以表忠心。

    “老范啊,你要是把这份精明用到打战上,你小子肯定早把小鬼子打回本土了。”李鸿似笑非笑的对他调侃道。

    “团座,你可别取笑俺了,老范在保安团能当参谋长,俺就很满足了,嘿嘿。”

    “滚吧,滚吧,忙你们的去吧,老范,你记得把阵亡士兵的名单拟好,别遗漏了。”李鸿特意补充提醒了他一句。

    “是,团座。”

    史一彪和范统分头离开,各自去忙了。

    休息了一会,李鸿收到了部队撤防修整的电文。

    阵地移交给了386团还有321团之后,他立即下命令让各个军事主官撤防返回溪口村修整。

    电报内容除了保安团撤防到溪口村修整外,22师师长陈长杰点名让李鸿去一趟师指挥部,具体事宜没有明说。

    中央军22师指挥部驻地,距离南怀化北侧15公里处。

    两个小时后,李鸿骑着三轮跨子来到了22师的指挥部。

    一路上李鸿心里都在揣测,陈长杰找他去指挥部的目的,当然了,傻子都知道不是去吃饭领奖章的,肯定是兴师问罪。

    他可不认为干掉藤原联队打了胜仗就能够功过相抵,毕竟他和陈长杰没有交情,也不是对方嫡系部队。

    光是违抗军令,没有请示擅自出击,不管触犯了这其中的哪一条那都是枪毙,最轻的话也得送军法处蹲班房。

    李鸿在师部门口踌躇了半天,突然,二百五的脑子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请罪的办法。

    他在驻地外面的野地上,捡了一捆树枝,背在了身上,然后,李鸿在门口一名守卫士兵的带领下,心怀忐忑的进了陈长杰的指挥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