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74章 看你往哪逃?
    李鸿扫了一眼战壕下死去的几名小鬼子,拔回了自己的马刀,不屑的说:“兄弟们,鬼子小短腿说什么宇宙拼刺刀最强全是狗屁,你们看看这几个小鬼子不就被老子当牲口一样宰了?!”

    “团座威武,保安团威武!”

    小鬼子自吹自擂说什么宇宙拼刺刀最厉害,其实,要说各种拼刺格杀术,中国人都是小鬼子的祖宗,拼不过小鬼子不代表就是中国士兵不行。

    李鸿重视后勤补给,爱惜自己的部下,如果其他军队没有那些腐败的军官阴奉阳违的克扣士兵,让士兵伙食充裕,加强训练,中国军人拼刺一点也不会比小鬼子差。

    “兄弟们,要说拼刺刀,咱们中国爷们是小鬼子祖宗,今天咱们保安团就好好教育这些龟孙子,老子干的就是他娘的宇宙最强!”

    李鸿和敌人拼刺,并不是吃饱了为了装B,他这么做是为了给一些拼刺经验不丰富的士兵提提胆气。

    很多初上战场的士兵都道听途说过一些鬼子怎么怎么的厉害,这会让士兵产生一些畏惧心理。

    老话说的好,狭路相逢勇者胜,畏惧对手这如何能取胜打胜仗?

    今天,李鸿就是要用手里的刀子向那些害怕鬼子的士兵证明,小鬼子不过如此,杀他们就跟屠猪一样!

    “保安团杀的就是宇宙最强,打的就是精锐,杀,杀,杀!”

    保安团士兵们壮着胆气,发出虎啸一般不屈的怒吼,他们用刺刀和小鬼子正面硬刚,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挑的小鬼子们死伤惨重。

    “呃啊,呃啊,呃啊……”

    壕沟下,工事里,以及阵地各个角落,到处歪倒着被保安团士兵刺死的鬼子尸体。

    一名猫在工事里的鬼子中尉听到李鸿呐喊指挥,立即判断出他是指挥官,随即带着几名部下围攻过来。

    “八嘎呀路,干掉这个狂妄的家伙!”

    五名小鬼子握着武器,五把明晃晃的刺刀散发着寒芒,敌人从前后两边逼向李鸿。

    “你这家伙,看你还能往哪逃?哈哈。”

    鬼子中尉阴冷的笑着,手里握着指挥刀进攻上来。

    李鸿看了看左右两边五个小鬼子堵住他,心里没有丝毫的恐惧,反而发出轻蔑的嘲笑声。

    “呵呵,小鬼子你以为人多就有用了?真是一帮愚蠢找死的猪。”

    “八嘎,找死,一起上去宰了他!”鬼子中尉也不多说废话,直接让部下冲刺。

    “杀——”

    五名小鬼子握持着枪刺一拥而上,对着几米外的李鸿不客气的冲杀上去。

    小鬼子步步紧逼,李鸿绝对不会傻到去跟小鬼子拼刺刀。

    他直接从枪套里拔出M1911手枪,快速的拉动手枪套筒上膛,双手握住手枪柄,做出一个标准的手枪速射动作,枪口对准前面的三名敌人,连续开枪射击。

    “嘭,嘭,嘭!”

    几声清脆的手枪声有节奏的响起,炙热的弹壳从手枪抛壳口飞溅出。

    “啊,啊,啊!”

    三名小鬼子应声惨叫,一枪毙命,歪倒在地上。

    李鸿采用的是近距离手枪速射,开枪动作极快,从他拔枪到上膛击毙鬼子,没有丝毫的多余动作,也就是一秒多一点。

    击毙前面的几名鬼子兵后,他又快速的转身移动枪口瞄准后面的俩名鬼子“嘭嘭”连开两枪。

    两声枪响,俩名鬼子胸膛中弹惨死。

    一眨眼的功夫,李鸿干净利落击毙了前后两边的五名小鬼子,完美诠释了快、狠,准的打手枪的三大要素!

    “八嘎,你居然有手枪……”鬼子中尉愤怒的敌视着李鸿。

    李鸿瞪着鬼子中尉,阴森的笑着:“你们人多欺负老子一个人,我又不是二百五,我当然得用枪!”

    “八嘎!”

    “八嘎你老母,你也可以去为天皇尽忠了,下地狱去吧!”

    “呀!”

    鬼子中尉大喝一声,双手握着指挥刀,气势汹汹的劈向李鸿。

    “嘭!”

    枪声再次响起。

    李鸿扣动了手枪扳机,飞出枪膛的子弹从鬼子中尉前颅穿透,弹头彻底搅烂了对方的天灵盖。

    “呃啊……”

    鬼子中尉头上的帽子被子弹打飞出去,身体往后倒退几步瘫在了地上。

    “他娘的,这小鬼子也真够蠢的,老子手里有枪还不跑,居然还往前冲,这不是装B找死么!”

    李鸿一口浓痰吐在鬼子身上,一手拿着枪,另一只手提着马刀,沿着战壕和阵地一路冲杀。

    敌营的这些小鬼子,失去了指挥,又遭遇了猛烈的炮袭,完全丧失了斗志,四处溃逃。

    当然,就算小鬼子想逃跑,也没机会了,敌营两翼都是386团和321团的包围圈,只要敌人一出去,就会被无情的射杀。

    ……

    保安团士兵经过几个小时的浴血拼杀,基本将小鬼子杀光殆尽了。

    天色渐渐亮了,阵地上只是偶尔响起几声零碎的枪声。

    一夜厮杀下来,壕沟,营地,工事,随处可见小鬼子的尸体,尸体堆积如山,干涸的鲜血染红了这片大地。

    阵地上被炮弹炸成了一片焦土,各种工事建筑上燃烧着火苗,四周充满了硝烟和浓浓的血腥味。

    几只出窝早的乌鸦“呱呱”叫着,扑打着翅膀在阵地上四处觅食,乌鸦胆子很大,撕扯着阵地上的小鬼子尸体。

    过了半个小时,敌营阵地上再也没了枪声,鬼子的残敌全部被肃清了,士兵们都在四处打扫战场。

    战斗了一夜,李鸿是又饿又渴,他把血淋淋的马刀插在脚下,坐在沙袋边喘气休息。

    他的脸上和浑身全是敌人干涸的血浆,远远的看去就犹如一个嗜血狂魔,真是让人生畏不敢靠近。

    “团座,团座!”

    不远处的范统叫喊了几声,脚下连续跨过几道壕沟,由于身体肥胖笨拙,他脚下突然没注意踏空,一个“倒栽葱”滚落到战壕下。

    “哎呦,俺的娘诶,摔死老子了……”

    李鸿看到范统狼狈的从战壕下爬上来,忍不住嘲笑道:“老范,你他娘的不是号称保安团最灵活的胖子么,你怎么能掉进沟里呢?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