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64章 以牙还牙!
    李鸿在望远镜中注意到了这些颜色奇怪的烟雾,还有刚刚痛苦死去的士兵。

    从士兵的死状来看,他似乎猜到了什么,李鸿拧了拧眉头,赶紧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打给了最前沿的胡秃蛋。

    “秃蛋,这是鬼子的毒气弹,不要大意,让兄弟们都佩戴好防毒面具!”

    “是,团座。”

    隐藏在掩体工事内的士兵,得到命令后,纷纷佩戴了身上的防毒面具。

    战斗之前,李鸿早就提防到了敌人会使用毒气弹,保安团杀敌缴获的防毒面具有很多,所以,防毒面具每名士兵都有装备。

    小鬼子惯用的就三板斧,飞机,坦克装甲,火炮。

    飞机狠狠的轰炸了保安团前沿阵地一番,等航弹内的有毒气雾散开,鬼子指挥官立即下命令让大部队开始进攻。

    很快,远处的阵地上就传来了一阵刺耳的战车轰鸣声。

    “轰轰轰”

    几辆九二式装甲车缓缓地朝保安团阵地推进。

    装甲车沉重的履带碾压在地面砂石上发出“铿铿”作响的机械声,地面上留下一条条履带链条的深深痕迹。

    鬼子步兵们脸上戴着防毒面具,携带着各种武器,呈编队战术队形紧紧的跟在装甲车后面进攻。

    “开炮,开炮!”

    装甲兵们听到命令后,急忙转动抬高长长的炮管瞄准,齐齐对准前面的保安团阵地开火。

    “嗵嗵嗵”

    炮弹从装甲车炮管中呼啸飞出,狠狠砸向保安团的前沿阵地。

    隐藏在战壕下的士兵们早就有防范,这一顿装甲车的炮火袭击并没有给保安团士兵造成多大的伤亡。

    “帝国勇士们,夺下前面的阵地,鸭鸡给给!”

    近千名小鬼子在装甲车的掩护下,一边拉动枪栓射击,一边分散冲锋。

    眼见小鬼子进攻上来,保安团士兵们并没上阵地抵抗,而是保存着实力,伺机给予敌人致命一击。

    李鸿放下手中的望远镜,拿起电话接通了胡秃蛋的营部。

    “秃蛋,你们一营伤亡怎么样!”

    胡秃蛋拨开指挥部电话上的沙土,回答道:“报告团座,俺们一营士兵遵照你的命令全部隐蔽在工事下,并没有多大伤亡。”

    “秃蛋,你记住了,保安团士兵战场经验不足,告诉他们战场上歼敌不是最主要的,你得让士兵们在战场上学会如何保命,明白么?!”

    “团座,俺明白!”

    提醒了胡秃蛋几句,转而,李鸿又打电话询问了一下其他营的情况。

    进攻的装甲车群采取碾压式的平推,鬼子兵们根本不知道阵地上埋设了大量的地雷。

    阵地前沿不仅埋设了反步兵雷,还埋设了不少威力巨大的“大铁饼”反坦克地雷。

    反坦克地雷是战场上专门对付坦克装甲战车的,人踩在反坦克雷上重量不够,多数反坦克地雷是不会爆炸的,只有一定重量的重物压在反坦克地雷上才会爆炸。

    “轰隆,轰隆!”

    突然,前沿阵地传来两声剧烈的爆炸声,随即,明晃晃的爆炸火团腾空而起。

    几辆沉重的装甲车碾压到反坦克地雷,就像纸糊的玩具车一样脆弱,直接被地雷炸的掀飞了起来。

    侧翻在一边的装甲车,冒着熊熊火焰,履带断裂,炮管扭曲,就连装甲车底座也炸的扭曲变形。

    别说是小鬼子的装甲车和坦克不堪一击,以反坦克地雷的巨大威力,就连德国的重量级虎式坦克也有可能趴窝。

    “呃啊,呃啊,救救我……”

    俩名侥幸存活的装甲兵从燃烧的装甲车中惨叫逃出,他们肌肤遭到严重灼烧,装甲兵声嘶力竭的求救,痛苦的扭曲着身体。

    旁边的鬼子兵哪里敢上去救人,装甲兵身上有燃油,这要是被沾染到火苗肯定也得被烧死,一个个小鬼子吓的四散逃窜,嘴里娃娃大叫喊着“不要过来”的曰语。

    “八嘎呀路,不许冲过来!”

    一名鬼子少佐看到装甲兵朝步兵编队冲来,目光中流露出了杀机,只见他心中一发狠,举起手中的王八盒子手枪,毫不犹豫的对着俩名不远处的装甲兵开枪了。

    “嘭,嘭!”

    两声枪响落下,身上着火的装甲兵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火焰很快吞噬了他们的身体。

    虽然鬼子少佐对部下挺残忍,但是,他的做法是正确的,这样做是为了避免混乱殃及其他鬼子,同样也是为了结束装甲兵的痛苦。

    反坦克地雷炸毁了鬼子两辆装甲车,打乱了小鬼子的进攻队形,不少鬼子步兵四处逃跑的途中也踩到了反步兵土地雷。

    “轰隆,轰隆,轰隆!”

    李鸿在望远镜中,清楚的看到了遭到地雷杀伤的鬼子步兵。

    鬼子步兵踏入雷区防不胜防,被土地雷炸的晕头转向,不到几分钟,地上就倒下了一百多名小鬼子。

    这些遭到地雷破片杀伤的小鬼子,多数是重伤员,这些伤员需要有人抬下去救治,所以,小鬼子战斗减员很多,战斗力也跟着减弱。

    鬼子少佐知道保安团阵地前沿埋设了地雷,很难突破阵地,为了减少部下的伤亡,鬼子少佐只能下命令撤退。

    “郑铁头!”

    见鬼子撤离,李鸿将随时待命的郑铁头喝来,命令道:“不要让鬼子跑了,把那些毒弹用上,老子要以牙还牙!”

    “毒弹?”郑铁头一愣,皱着眉头说道:“团座,那些毒弹可是禁用的……”

    “他娘的,老子还用你提醒?”李鸿扇了郑铁头一个脑刮子,语气恶狠狠地说:“小鬼子都能玩阴招,老子也得玩玩,再说了,老子是土匪出身,这战场上跟小鬼子打战讲个P原则啊?!”

    “是,团座,我一定狠狠干小鬼子他娘的几炮给你长长脸!”

    郑铁头转身离开,迅速跑到炮兵阵地上下令炮击小鬼子。

    炮兵们架设好各种口径的迫击炮,纷纷竖起大拇指校准目标,以最快的时间瞄准撤退的小鬼子。

    “预配,放!”

    炮手们将炮弹放入炮弹中,十几枚炮弹从炮兵阵地一同发射飞出。

    “嗵嗵嗵!”

    几秒之后,炮弹带着尖啸声全部炸在了小鬼子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