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57章 李鸿被八卦
    “老范你他娘的怎么跟女人一样八卦?”李鸿瞪了他一眼,小声的说道:“我和这女军医可没什么关系,你老小子别回团部乱传这事。”

    “团座,俺老范又不是瞎子,这女军医看见你就像看到情郎一样,俺瞅她这么漂亮就像咱团长夫人嘛。”

    “你他娘的可真敢想,你知道人家是谁么?想娶她,有权有势的公子哥都能挤满老子团部,你说老子一个P大的保安团长,那都不够格登陈家的大门。”

    李鸿也只是实话实说,他多少了解一些这个年代的婚姻,有权势的子女多数是政治联姻,双方特别看重门当户对。

    “走,李团长,我领你们去部下的病房。”

    陈淑君热情的领着他们往医院病房走,她一边走一边说道:“李团长,最近你们保安团可是在战区出名了,你们骑兵连救了卫伯伯还有我父亲,我也听说了。”

    “当部下的,保护长官,这是分内之事。”

    “你不但救过我,还救过我父亲,我们陈家都不知道该怎么谢你才好。”陈淑君语气感激的说着。

    “陈小姐,以身相许就不必了,我也高攀不起,你就让你父亲随便给个几万大洋我花花就行了。”李鸿可没有开玩笑,他认为这几万大洋对陈家来说就是个小数目。

    “几万大洋?”

    陈淑君惊愕的看向李鸿,讪讪的笑着说:“李团长,你对我们陈家可能有所误会,我们陈家世代从军,可不是什么强征暴敛的旧军阀,我们家都快被我父亲给卖空了。”

    听了她的一番话,李鸿心中对陈霆骁顿时多了几分敬仰之情,抗战期间,确实有不少将领变卖家产支援抗战。

    陈霆骁是一个爱国将领,更是战区的表率,毫不夸张的说,他除了女儿陈淑君舍不得卖,家中值点钱的东西统统都卖了。

    李鸿有点郁闷了,想要点钱陈家没有,以身相许又不肯,说什么感谢,不就是漂亮的轻巧话么。

    他们几个人一边聊着,很快就进了住院区。

    这里的住院条件和环境可比野战医院好太多了,整个病房区伤员都是区分隔离开的,清净的环境这对病人身心健康有帮助。

    “李团长,这里303和304两个病房就是你们保安团士兵的病房。”

    陈淑君轻声说了一句,轻轻推开了其中一间病房的门。

    李鸿推开其中一间病房的门,激动的对保安团伤员们嚷嚷道。

    “兄弟们,老子来看你们了!”

    “李团长,你这大嗓门就跟炮弹一样,你小声点。”陈淑君对李鸿做了一个禁声手势,轻声提醒道:“这里住着各个部队的长官,不要打扰到其他人。”

    “团座好,参谋长好,陈医生好。”保安团士兵向陈淑君问了声好,随即纷纷举起手向李鸿敬礼。

    陈淑君知道他们是保安团士兵,查病房换药时,她总会有意无意的向士兵打听一些关于李鸿的事情,这一来二去,陈淑君自然就和保安团士兵关系熟络了。

    “放下,都放下,这里是医院,没有团里那些规矩,你们都卧床好好休息养身体。”李鸿上去为士兵们一一盖好被子,慰问关切着部下。

    陈淑君见他们官兵之间正在谈话,提醒了几句让伤员注意身体的话,她就离开了病房。

    刚才李鸿对每一个部下的关怀备至,她都看在了眼里,这种高贵的军人品质,又怎么可能是一个土匪头子有的?

    回到办公室,陈淑君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出神的想着什么事情,就连有人敲门她都没在意。

    护士小慧像个女魔头似的,悄悄走到她身后一拍,咋呼了陈淑君一声。

    “君姐!想什么呢!?”

    陈淑君思绪突然被打断,吓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瞪着旁边的护士小慧,佯怒:“余小慧,你个鬼丫头是幽灵么?你进来不知道敲下门么?”

    “君姐,我可敲过门了。”

    “有敲吗?”陈淑君根本没发觉刚才有人敲门。

    “刚才啊,我看某个人坐着发呆,就像魔怔被勾了魂了一样,我怎么敲门都不应答……”于小慧一副搞怪的表情,意有所指的戏弄着陈淑君。

    “咳咳咳……”

    陈淑君当作什么也没发生,故意低着脑袋在一张废弃的医药单上书写着,似乎想掩饰什么。

    “行了,君姐,你就别装了。”于小慧凑到陈淑君办公桌边,脸上八卦兮兮的问:“君姐,刚才在走廊和你有说有笑的那穿夹克男的谁啊?看着还挺有风度的嘛?”

    喜欢八卦是多数女孩的天性,于小慧自然也不例外。

    “于小慧,你再八卦信不信我拿针给你嘴巴缝起来?”陈淑君拿起钢笔头狠狠地朝于小慧额头戳了戳。

    “我的好君姐,你跟我说说嘛,不然我肯定保证一小时之后,全院都知道这件事,不仅如此,我可还会添油加醋哦……”

    “于小慧,你可真是个欠男人收的女魔头啊!”陈淑君拿这鬼丫头没有办法,只好轻声的对她说:“别瞎猜八卦了,是李团长,你也认识。”

    “哪个李团长?”于小慧两只大眼珠一转,随即一脸惊讶的说:“不会吧,是李鸿那个土匪头子?”

    自从李鸿上次让她羞了个大红脸,从此,李鸿就被她贴上了流氓,无耻的标签。

    陈淑君放下手里的笔,一脸认真的询问着于小慧:“小慧,你客观的说说李团长这个人怎么样?”

    “他啊,怎么说呢。”于小慧想了想,平心而论的说道:“他这个人性格倒是挺像土匪,不过军事素养和文化涵养可不是土匪能比的。”

    听到于小慧这么评价李鸿,陈淑君倒是挺高兴。

    “小慧,你说晚上我请他吃个饭怎么样?”

    “我的姐啊,我看你真是魔怔了,你连矜持都不要了么?还请他吃饭,你可真够上赶的。”

    “胡说八道什么呢!”陈淑君朝她翻了个白眼,为自己解释:“他救过我们父女,所以就是想感谢他而已。”

    “君姐,你是真的中了他的毒了,你就差把自己打包送到那土匪窝当压寨夫人了。

    于小慧戏谑的说完,赶紧逃离办公室去工作……

    看完养伤的部下,李鸿原本晚上决定去找点乐子,为此,他还特意吃了一粒特效汇仁肾宝片,幻想着如何撬动整个香苑。

    可没成想,半路杀出个陈淑君要请他吃饭。

    李鸿看陈大小姐想约他吃饭,似乎是想以身相许感谢,他只能放弃撬动香苑的伟大理想去赴宴。

    赴宴吃完饭,李鸿才发现自己自作多情了,别人请吃饭真的只是单纯的吃饭,然后……然后就白瞎了一粒药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