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22章 遭遇空袭(求收藏,推荐票,求打赏!)
    第二天清晨,陈淑君一醒来就发现自己居然靠在了李鸿的怀里。

    好在陈淑君也算是这个年代比较思想开放的新时代女性,她并没有大惊小怪什么。

    她看着李鸿身上只穿着一件短褂子,含蓄轻声的问:“李团长,昨天晚上我睡着之后……”

    李鸿知道她想问什么,故意戏谑的说:“我昨晚手脚可不怎么安分,该摸的都摸了,不该摸的也偷偷看了,你陈医生这样一个美女躺我边上,我一个土匪头子要是有便宜不占,那我李鸿不是二百五么?”

    听到李鸿如此直白的轻佻话语,霎时,陈淑君脸上尴尬的红了。

    李鸿转过脑袋,看着脸上有几分羞涩的陈淑君,笑呵呵说:“哟呦呦,陈医生害羞的样子看起来更漂亮了。”

    “匪气不改……”

    陈淑君给了李鸿一个嫌弃的眼神,身体歪到一边不再理睬他。

    李鸿见陈淑君生气,立即收敛了脸上的笑意,正色说道:“行了,行了,陈医生,不逗你了,赶紧把我那身皮还给我吧。”

    陈淑君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李鸿的衣服一直披在自己身上都没发现,

    “谢谢你,刚才误会你了。”陈淑君讪讪道着歉。

    李鸿快速穿上外套,当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对了,李团长,问你个私人问题,你娶亲了没有?”陈淑君八卦兮兮的问着李鸿。

    “你问这个干嘛?”李鸿有点莫名其妙。

    “无聊么,就是随便问问呗。”

    “怎么?想给我介绍个对象啊?或者说你看上我了,想以身相许?”

    “美的你!”陈淑君眼睛一撇,送给李鸿一个白眼。

    过了一会,李鸿无奈的叹着气说:“哎,我倒是想找个媳妇,可就是不知道媳妇在哪个丈母娘肚子里?我们保安队有一个算一个,全部都是找不到媳妇的可怜单身狗!”

    “什么是单身狗?”

    李鸿向她解释道:“单身狗,就是还没有谈恋爱嫁娶的男女青年,Do you understand?”

    陈淑君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

    “这么说,我也算单身狗了?”陈淑君自嘲笑着说。

    话赶话说到这里,李鸿对她调侃道:“陈医生,你单身狗好啊,你单着,我也单着,咱们刚好能凑一对,将来生一堆狗崽子下来,继续打鬼子,那该多好啊!?”

    “你个土匪头子,想的可真够美的,你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坐在后车厢的护士小慧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她接着说道:“许多有权有势的公子哥登门,我们君姐都瞧不上,就你这土匪德行还是歇菜吧!”

    “小慧,就你多嘴。”

    “君姐,你可得堤防点这个土匪头子,他心思龌龊的很,你可千万不要……”

    “行了,行了,你这张厉嘴,真比刀子还锋利。”陈淑君转过身,将护士小慧脑袋按回了车厢后面。

    一段小插曲把陈淑君弄了个大红脸颇为尴尬,而李鸿一向脸皮就厚,脸上显得很平静,悠哉吹着口哨开车。

    车子颠簸了一个晚上,车队的其他驾驶员可不像李鸿精神这么好,驾驶员困倦的直哈欠。

    过了十几分钟,车队停到了郊外公路边一片隐蔽的野地里。

    李鸿也正好下车伸展下肢体,顺便撒泡尿放松放松。

    “大家都下车放松,放松!”

    所有人下了车子,几名晋绥军士兵负责周围警戒,其余人三三两两围坐在一起吃着干粮。

    走到没人的野地边,李鸿惬意的撒着尿,憋了一晚,终于可以好好释放了。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远处的天空中传来了一阵刺耳的螺旋桨引擎轰鸣声。

    “轰,轰——”

    只见,两架曰本喷漆的三菱“97式”轻型轰炸机朝公路方向飞来。

    三菱97式单发轻型轰炸机,是曰本陆军航空队的第一种单翼全金属攻击机,机头和后座各有一挺7.7毫米机枪,机身载弹重量为400公斤。

    目前,三菱97式轰炸机还没有正式列装曰本陆军,为了满足战场需求和测试轰炸机性能,一部分97式轰炸机提前服役投入到了战场中。

    “兄弟们,鬼子的飞机来了,大家快隐蔽!”晋绥军的领队上尉慌忙大喊道。

    听到提醒声,所有人慌忙散开,纷纷就近找掩体躲避。

    李鸿这会尿才撒到一半正爽着呢,听到飞机临近的轰鸣声,顿时吓的膀胱一缩,裤子都来不及提,赶紧找地方隐蔽。

    轰炸机很快就飞到了公路附近的上空中,一名坐在驾驶舱的鬼子少尉飞行员发现了地面有移动的人群。

    “小川君,三点钟公路方向发现目标。”少尉飞行员按动脖子上的喉头耳麦,把情况告知了飞行同伴。

    二战时期,飞行员通过无线电联系受到气流及发动机噪音影响很大,普通麦克风无法有效传递语音,必须使用靠喉头振动方式传声的喉麦,这样可以将环境噪音降低到最低限度。

    另一名鬼子中尉飞行员回应道:“河内君,你说地面上这群逃命的中国军人像什么?”

    少尉飞行员按着喉麦,轻蔑的说道:“这些狼狈的中国军人,真像是遭遇雄狮袭击,一群落荒而逃的斑马群!”

    “哈哈哈!!”

    俩名鬼子飞行员发出了嘲笑声。

    “开始我们的狩猎吧!”

    俩名鬼子飞行员操纵飞机灵活的做出一个“鹰扑兔”的俯冲攻击动作,毫不客气的开火了。

    “哒哒哒——”

    “哒哒哒——”

    两架轰炸机上的机枪一同开火,密集的子弹夹杂着火线如同雨幕一般飞向地面人群目标。

    弹头打的地面泥花四溅,公路边到处遍布弹坑。

    “呃啊,呃啊,呃啊……”

    领队的晋绥军上尉和几名来不及躲避的倒霉士兵,直接被7.7毫米机枪子弹扫成了筛子。

    弹雨覆盖过后,轰炸机的机翼载弹架上又徐徐落下两枚50公斤航空炸弹。

    “轰隆——”

    “轰隆——”

    这两枚航弹丢下去,地面发生了剧烈震动。

    李鸿逃到一棵大树后面,立即提起冲锋枪对着空中的小鬼子飞机就是一通扫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