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8章 拉屎都是奢侈的事情
    一个多小时后,李鸿带着保安队士兵们赶到了晋绥军旅部的野战医院附近。

    土坡阵地离医院不到三公里,因为天色漆黑,道路陡峭难行,而且又带着伤员,所以行军速度才会缓慢。

    野战医院临时设在一座大山的山脚下,山下树木葱郁,很适合隐蔽。

    李鸿带着保安队士兵刚走到山脚下一片树林子时,突然,几个黑影从周围黑暗角落里窜了出来。

    “站住,你们哪部分的!?”站在不远处的一名晋绥军哨兵大声盘问道。

    一名走在前头的保安队士兵急忙回道:“兄弟,别误会,我们是保安队的,都是自己人!”

    旁边的几名哨兵听到是保安队的人,并没有放松警惕,依旧拿枪对着李鸿他们。

    “保安队?”晋绥军哨兵迟疑了一会,接着又严肃的说道:“谁是你兄弟,少TM套近乎,口令,保卫,回令!”

    保安队的士兵们哪里知道晚上的口令是什么鬼,一个个面面相觑急的都快扯鸟蛋了。

    战场上的口令就是暗号,如果遇到哨兵询问回答不上来,那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李鸿想起上尉告知的口令,大声朝哨兵回应道:“平原!”

    确认口令无误后,哨兵们这才放下了手里的武器,允许他们进入医院。

    “这里是医院,你们保安队的可得守规矩点,大晚上不要乱跑,不然小心吃了枪子!”哨兵提醒着保安队的士兵。

    穿过茂密的树林子,若隐若现能到看到前方有一点微弱的灯光。

    这里就是晋绥军旅部的野战医院,周围伫立着一排高大的野战帐篷。

    李鸿带着保安队的人朝树林前面继续走了一会,可以看到周围空地上挤满了刚刚从前线送下来的伤兵。

    “大夫,救救我……”

    “大夫,我的兵快不行了,快过来看看……”

    “我实在痛的受不了了,求求你们,给我一枪吧……”

    喊叫声,哀嚎声,痛楚声,四周回荡着各种嘈杂声音。

    医生们都在忙着做手术,几名护士也是忙的团团转。

    伤员这么多,医务人员根本无暇顾及到刚刚送来的保安队伤员。

    “大夫,大夫,我们这里有伤员!”梅有财和梅智力大声喊着医生。

    俩人连续喊了几声,一名十六、七岁的年轻小护士走过来呵斥。

    “这里是医院,你们瞎嚷嚷什么?!”

    李鸿瞟了一眼手里端着器械盘的小护士,语气凶巴巴的说:“你什么工作态度啊?我手下这么多兄弟负伤了,你们还管不管了?”

    护士带着几分怒气和李鸿争执道:“我就这样的态度怎么了?你没看到这里这么多伤员都还在等着救治?”

    胡秃蛋走到护士跟前,一撸袖子吓唬道:“你个小护士敢这么和我们头说话,信不信秃蛋哥哥抽你两下?”

    小护士根本不吃威胁这一套,她不屑撇了一眼保安队士兵:“你们吓唬谁呢?有本事战场上跟小鬼子横去,真是一帮没纪律的土匪!”

    眼前这个小护士说话态度虽然刁钻了点,不过倒是挺有个性的。

    李鸿冲胡秃蛋摆摆手,说道:“行了,秃蛋,没必要和她计较,等下别人说我们保安队欺负一个小丫头。”

    “说谁小丫头呢?你个土匪头子少装好人,哼!”小护士轻哼一声,朝李鸿翻了一个白眼。

    “小慧,你在那边和人吵吵什么呢?”

    这时,一道轻柔的女孩声音传了过来。

    听到这样温柔的声音,真是犹如一阵清风拂过耳际。

    李鸿侧过脸循声看去,只见,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朝他们这边走来。

    女医生大概20岁出头,她那白大褂上沾满了血污,秀气的脸上挂着一丝疲惫之色,显然是由于工作劳累造成的。

    即便,她的精神状态看上去不是很好,可女医生身上还是透露出几分大家闺秀的端庄气质。

    这名女医生叫陈淑君,她是晋绥军里最年轻的外科主刀女医生,也是个医术精湛与美貌并存的女军医。

    “君姐,你来的正好,这帮土匪兵大吵大闹的还欺负人。”

    小护士气呼呼的跑到陈淑君跟前告状,有点得理不饶人的意思。

    “你个鬼丫头,这么多伤员还需要照顾,你还有工夫和人斗嘴?”陈淑君轻轻敲了敲护士的脑袋,认真的说道:“好了,小慧,赶紧去工作吧。”

    “好吧,君姐……”

    护士小慧不情愿的离开了,临走时,她还对李鸿做了一个鬼脸。

    陈淑君打量了一眼穿着破衣烂衫的保安队的士兵,他们这些人看上去懒懒散散,有些人还穿戴着小鬼子的钢盔和鞋子,实在是不像什么正规军。

    “你们是?”陈淑君奇怪的问道。

    李鸿一脸正色的对她说道:“我们是保安队的,我们刚刚从前线阵地下来,我手下有几名兄弟受了重伤,麻烦你救救他们……”

    陈淑君没有多问什么,她很快又进入严谨的工作状态,仔细查看了一遍躺在担架上的保安队伤员的伤情。

    “轻伤员在外面等待一下,重伤员你们先抬进帐篷的手术室里,我马上为他们安排手术。”

    陈淑君一丝不苟的说着,随即,她戴上口罩又走进了手术室。

    随后,李鸿带着保安队的士兵在附近找了一处空地休息。

    战斗了一天,保安队士兵们又是挖壕沟,又是修工事,一个个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粮食及其稀缺,伤员们或许吃的会好一点,可是,其他士兵们就只能喝到一碗野菜汤外加一个黑乎乎的窝窝头充饥。

    李鸿背靠在树干上,无奈的咬了一口硬邦邦的窝窝头,差点没噎死过去。

    这窝窝头味同嚼蜡,他喉咙就跟刀割一般难受,实在咽不下去就只能靠野菜汤冲噎。

    “噗!”

    野菜汤刚喝进嘴里,全是苦涩的野菜味,李鸿忍不住全部吐了出来。

    不是他矫情,而是这样的食物确实难让人以下咽,恐怕,现代养猪的猪食味道都比这个好点。

    此时,如果李鸿用一句话来形容饥饿状态,那么拉屎都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