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541章 敌谋(一)求打赏,求月票!
    徐州城南郊外二十五公里,日军第9师团,第14师团联合作战司令部。

    此时,吉野太郎和土肥原贤二在指挥部里坐立不安,来回走动踱步,俩人满脸皆是一脸的阴沉之色。

    很快,几名鬼子军官,拿着刚刚统计出来的伤亡战损表,纷纷跑进指挥部汇报。

    “报告,吉野师团长,担任进攻的步兵18旅团第19联队伤亡1600多名帝国士兵,损毁战车17辆,酒井旅团长以及19联队所有重要指挥官全部玉碎!”

    “报告,土肥圆将军,担任进攻的步兵27旅团第59联队伤亡1400多名帝国士兵,重炮阵地被摧毁,毁坏武器装备不计其数,包括联队长在内,多名指挥官战死……”

    鬼子军官们汇报的伤亡战损,其实并不完全正确统计,日军真实伤亡要多出不少。

    “八嘎呀路!!!”

    听到部下汇报的伤亡战损,这让土肥圆和吉野两个老子顿时爆发怒火,蒙羞不已。

    两个师团的鬼子士兵,组织了多次围攻,鬼子部队依旧是屡战屡败,而且,鬼子前线作战部队伤亡了许多重要的军官将领,这是最大的人才损失。

    自从,日军第9师团和第14师团成建制以来,鬼子这两个师团还从未有过如此惨败。

    “八嘎,保安团士兵,还有那个狡猾的李鸿,统统死啦死啦滴!!!”

    此时,吃了败仗的两个老鬼子,正在指挥部里大发雷霆,吉野破口大骂着保安团,土肥圆咬着牙说要将李鸿大切八块。

    两个老鬼子发泄了一通,随即,他们让通讯部把伤亡战损汇报给了日军华北司令部。

    过了十几分钟,日军华北司令部回了一封电报。

    这封电报是日军华北司令官亲自发来的,电报上没有什么其它内容,就是一封严厉的呵斥令。

    日军司令官看了伤亡战损报告后,对吉野和土肥圆俩人作战不利十分的震怒不满。

    日军司令官骂词非常难听,竟然骂土肥圆和吉野是一对草包和蠢猪的组合。

    一般作战失败的鬼子的指挥官,可以被打,可以切腹自尽,不过,一些侮辱性的话,对鬼子指挥官打击更大。

    战功卓著的鬼子将领,向来是心高气傲,但是,指挥部这两个老鬼却被骂成蠢猪和草包,自然是羞怒到了极点。

    “八嘎!!!”

    吉野太郎心中羞愤交加,气的咬牙切齿,用力撕扯掉了手里的一封电报。

    土肥圆老鬼子脸色也是气的通红,只不过,他心理承受力强,并没有当场发作而已。

    过了几分钟,土肥圆脸色恢复了正常,他对吉野太郎劝说道:“吉野君,息怒。虽然我们连续吃败仗,受到司令部侮辱和蔑视实在憋屈,但是,只要我们歼灭保安团,一样可以赢回师团的荣耀。”

    吉野太郎余怒未消,语气憋屈的说道:“土肥圆君,保安团战斗力实在太强悍了,而且李鸿又狡猾,要想打败保安团尚且不易,又如何能够歼灭保安团?”

    土肥圆略微一思考,说道:“吉野君,你别忘了,除了我们仇恨保安团之外,板垣和矶谷两个家伙也对保安团是仇火冲天,对李鸿更是除之后快。

    “我们何不联合第5和第10师团,一起歼灭保安团,为大日本帝国建立不世功勋,成为民族的英雄!”

    土肥圆这张让人憎恨的肥脸上布满了杀机,隐隐中又透露出阴谋诡计。

    吉野太郎听完,心中一阵困惑,皱着眉头说道:“土肥圆君,我不是很明白你的做法,我们要是联合板垣和矶谷,那我们功劳不就被他们分割了?”

    “吉野君,这你可就想错了。”土肥圆老鬼子摇了摇头,阴冷的笑道:“保安团可是一块钢板,光靠我们两个师团想消灭保安团,恐怕最少伤亡两万帝国士兵,这样的伤亡代价你我能承受吗?”

    吉野太郎深思了几秒,仔细想了想土肥圆的话,忽然,他的脸上露出狡猾色彩。

    “呦西,还是土肥圆君高明,用第5师团和第10师团来消耗保安团兵力,等他们和保安团血战,我们可以抓住战机,一举歼灭保安团!”

    土肥圆这个特务头子城府极深,如意算盘打的十分精明。

    以现在日军第9师团和第14师团的战斗力,绝对要比第5师团和第10师团强悍些。眼下,连他们这两个师团都攻不破徐州城,板垣和矶谷师团就更不行了。

    等保安团兵力消耗的差不多时,土肥圆和吉野两个老鬼子正好坐收渔翁之利。

    两个老鬼子达成阴谋共识,很快给第5师团,第10师团发去联合作战电报。

    ……

    徐州城东方向,郊外三十五公里。

    日军第5师团和第10师团联合指挥司令部。

    板垣和矶谷两个老鬼子并没有睡觉,俩人正在指挥部喝茶讨论徐州外的战情。

    今晚,徐州城外战役打的很激烈,双方战斗了几个小时,这两个老鬼子一直在关注,而且,还派出了侦察兵进行探听前线情况。

    通过前线侦察兵的侦察,两个老鬼子早就知道日军第9师团和第14师团惨败了。

    矶谷廉介喝了一口茶,幸灾乐祸的说道:“板垣君,今夜,吉野师团和土肥圆师团惨败,我想华北司令部那边一定发电斥了他们一顿,哈哈哈!”

    “土肥原贤二和吉野太郎,这两个家伙迫不及待的发动夜袭战,无非就是怕我们抢了头功,可现在倒好,他们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简直成了华北方面军的笑柄,他们真是咎由自取!”

    板垣征四郎放下茶杯,缓缓地开口说道:“矶谷君,你放心吧,吉野和土肥圆两个家伙,绝对抢不到抢头功!”

    “哦?何以见得?”矶谷廉介迷惑的看着板垣征四郎。

    板垣征四郎面色云淡风轻,他轻笑一声,解释道:“即使保安团今夜一战损伤不小,但是,保安团精锐尚在,还有李鸿坐镇指挥,吉野和土肥圆如何能攻的下徐州城?”

    “呦西,呦西,所言极是!”

    就在俩人相谈甚欢时,这时,一名鬼子通讯兵拿着电报大步走了过来。

    “报告两位将军,土肥原师团长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