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492章 空前的大胜利(三)
    即使阵地上的小鬼子抵抗的很顽强,但是,小鬼子没有多少重火力武器了,敌人根本无法阻挡冲锋上来的国军士兵。

    “帝国士兵们,不要让支那军人冲上来,坚守住阵地!!!”

    “掷弹筒和迫击炮火力压制,机枪组进行压制!!!”

    鬼子前线前线指挥官,大声对士兵们喊着,一边指挥着鬼子士兵战斗。

    小鬼子好多武器装备都在炮火中毁坏了,各个鬼子中队掷弹筒和机枪数量都十分有限。

    鬼子机枪手不停的更换子弹,鬼子的掷弹筒连续的发射。

    “嗵嗵嗵!!!”

    “哒哒哒!!!”

    机枪子弹和榴弹从鬼子阵地上发射出来,敌人火力攻击着国军冲锋部队。

    国军这边有足够的重机枪,还有不少迫击炮。

    敌人开火反击没有多久,国军的重火力就展开了反压制,猛烈的火力逐一清除了敌人阵地上的火力点。

    “中央军的弟兄们,冲啊!!!”

    “西北军的兄弟们,杀小鬼子了!!!”

    国军部队的士兵们,如同潮水一般汹涌的扑到鬼子前沿阵地上。

    鬼子阵地上的火力点都被压制着,国军士兵冲到阵地,并没有造成太大的伤亡。

    国军进攻部队后面有强大火力支援,士兵们对着鬼子防御阵地猛打猛冲,鬼子被迅猛的攻势冲击的七零八落,阵地防御一触即溃。

    双方激战了不到半小时,国军部队已经在鬼子阵地多处撕开防御口子。

    小鬼子被打的溃不成军,从阵地上节节败退下来,敌人的阵地逐渐被国军士兵占领。

    一番激战下来,鬼子的弹药消耗的很快,许多鬼子士兵连更换弹药时间都没。

    “八嘎呀路,我们无路可退了,帝国士兵们和支那军人拼了!!!”

    各个中队的鬼子军官,快速稳住军心,集结好兵力。

    鬼子士兵们听到命令,纷纷给枪械上起了刺刀,准备和国军部队展开白刃战。

    小鬼子死战到底,顽固不化,让敌人束手就擒放下武器是不可能的事情。

    鬼子部队看到国军部队从周围冲上来,敌人像群恶狗一样也扑向国军部队。

    “帝国士兵们,绝不向支那军人屈服,鸭鸡给给!!!”

    “国军兄弟们,砍下小鬼子的脑袋,杀啊!!!”

    国军士兵们也上起了刺刀,挥舞着手中的大刀,亢奋迎向冲来的鬼子士兵。

    双方的喊杀声和叫喊声交织在一起。

    很快,双方几千名士兵涌入对方人群中,士兵们相互混战厮杀。

    国军士兵和鬼子士兵之间,使出了拼刺的看家本领,用最简单粗暴方式杀伤自己的对手。

    要论拼刺技能,鬼子第9旅团鬼子都很精通,国军在拼刺方面明显弱于下风。

    不过,国军士兵有人多的优势,而且小鬼子许多都受了伤,战斗力大大减弱。

    鬼子士兵们拼刺起来一点也不怂,敌人三五成群的靠在一起,组成拼刺小组,与国军士兵们残酷的近战厮杀起来。

    国军士兵们还有足够的弹药,他们没有和小鬼子硬拼,能用枪解决就用枪干掉敌人,实在不行他们就群起进攻砍杀小鬼子。

    小鬼子没有了援兵,人数越打越少,战斗力越来越弱,反观国军部队的作战人数还在不断增加。

    国军士兵们源源不断的从后面冲到敌人阵地上,他们逐一肃清每一处阵地上的敌人。

    敌人已是强弩之末,撑不了多久了,第9旅团灭亡只是迟早的事情。

    ……

    时间过了几个小时,日军第5师团和第10师团联合指挥部。

    此时,板垣征四郎早已失去了方寸,正心急如焚的在指挥部来回走动。

    板垣征四郎彻夜未眠眼睛布满血丝,一脸阴沉和愤恨,脸上表情十分难看,像是个狰狞的魔鬼。

    日军第9旅团遭到国军围攻,已经危在旦夕,随时全旅团覆灭,他如何能够淡定。

    鬼子通讯兵将一份份第9旅团发来的急电汇报给板垣老鬼子。

    当他听到敌9旅团阵地被国军部队尽数占领,整个人顿时急火攻心气的窒息,昏死了过去。

    “板垣将军,板垣将军……”

    “快,喊军医过来!!!”

    指挥官里几名鬼子军官扶起板垣征四郎,另外一些鬼子军官急忙去喊军医。

    过了几分钟,一名鬼子军医和医务兵背着医药箱急匆匆跑进了指挥部。

    鬼子医务人员围着板垣征四郎忙活了一阵,没多久就救醒了板垣征四郎。

    随即,鬼子军官们搀扶着板垣征四郎,坐到了办公桌的座椅上。

    “板垣君息怒,将军息怒……”

    矶谷廉介和其他鬼子军官规劝着板垣征四郎。

    板垣征四郎稍稍平息心中的怒火,口中连连叹息道:“第9旅团,我的第9旅旅团,不能就这样覆灭了……”

     冷静下来之后,板垣征四郎又不甘心的下达指示,命令通讯兵赶紧联系第9旅团。

    鬼子通讯兵发电询问了第9旅团一番,可是没有任何的回应。

    随即,通讯部的一名鬼子军官跑到板垣征四郎跟前汇报:“将军,我们与第9旅团部失去了通讯联系……”

    板垣老鬼子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他面如死灰,脸色苍白的瘫坐在座椅上。

    矶谷廉介和板垣征四郎可谓是同命相连,前不久33旅团被保安团歼灭,矶谷廉介也是气的捶胸顿足。

    “板垣君,事已至此,过度愤怒也于事无补,或许,第9旅团能够从国军部队中突围,有一线生机犹未可知……”

    矶谷廉介说的这番宽慰人的话,连他自己都不信。

     板垣征四郎很清楚第9旅团的命运,也不在抱有幻想了,现在,他该考虑如何承担这次作战失败的罪责。

    之前,板垣师团的第21旅团,就被保安团彻底打残了。

    要是第9旅团再次覆灭的话,那么,作为师团长的板垣征四郎自然难辞其咎,只能解职回归本土种田了。

    

    板垣征四郎压抑着愤怒,慎重的考虑了半晌,然后,他以自己的名义给日军华北司令部发电。

    板垣征四郎把此次台儿庄部队的战损,如实汇报给了司令部,并愿意承受所有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