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426章 残忍的李鸿
    “啊,啊,啊……”

    有几名鬼子炸飞起来,身体断裂成几截,血淋淋的残肢断臂落在地上。

    断墙的十几米外,倒伏着七八具血淋淋的鬼子尸体。

    死去的鬼子兵面部焦黑,衣服被撕扯成了布条,身体上到处是手雷破片。

    “快快滴,转进,突围,快!!!”

    四五十名小鬼子大喊着,四处聚集兵力,往村口方向突围。

    李鸿看到小鬼子集结想突围,立即收起狙击炮,换上了一挺MG-34步枪,迅速的向村寨口狂奔。

    村寨口有突击队俩名机枪手守着,他们火力交叉射击,试图突围的小鬼子。

    “帝国士兵们,快,冲过去,鸭鸡给给!!!”

    十几名小鬼子充当敢死队冲在前头,他们借助周围的遮挡物,连续拉动枪栓射击,快速的向村口冲去。

    “啪啪啪!!!”

    “掷弹组,攻击!!!”

    前面的小鬼子负责开枪冲锋,后面的小鬼子将手雷放进炮管中,利用抛射筒,将手雷抛射到百米外。

    “轰轰轰!

    抛射出去的手里遍地开花炸开。

    这种手雷抛射筒,就是类似掷弹筒,中近距离中效果还是很不错的。

    敌人集中兵力和火力,往一点进行突围。

    虽然,俩名突击队机枪手占据了村口重要位置,可是要想对付四五十名小鬼子,肯定是难以应付的。

    俩名机枪手抱着机枪四处运动,躲避飞射过来的手雷,他们转移到哪里,鬼子的子弹就追射到哪里。

    俩名机枪手只要一露出身体,马上就会飞来一片子弹。

    面对小鬼子的疯狂打击,突击队机枪手被压制的完全出不了手。

    就在这时,李鸿一路疾奔赶到了村口。

    李鸿摘下几枚震爆弹和高爆手雷,利用自己强大的臂力,轻松的将手中投掷武器丢到了100多米外。

    他这手臂简直就是麒麟臂,李鸿投掷手雷的距离,说是小型迫击炮也不为过。

    鬼子兵们望着飞来的投掷性武器,相互大声提醒。

    “是手雷,小心!!!”

    投掷性攻击武器,几秒钟就引爆了。

    李鸿距离鬼子一百多米距离,基本手雷一落地就爆炸了。

    “轰,轰,轰……”

    鬼子喊叫声落下,手雷在鬼子掷弹组周围炸开。

    五六名鬼子掷弹兵躲避不及,惨死在手雷爆炸中。

    其他的小鬼子受到震爆弹伤害,脑子浑浑噩噩在原地打转。

    趁此机会,隐蔽在一边突击队机枪手从掩体探出身体,他们架起机枪狠狠扫射鬼子。

    李鸿双手抱着MG-34机枪,一路扫射冲杀过来。

    “啊,啊,啊……”

    小鬼子惨叫声不断,他们被子弹扫的肢体分离,血浆从脑袋和身体喷溅而出。

    一转眼,地面上多了几十具小鬼子尸体,每一名鬼子都身中数弹。

    剩下的十几名小鬼子,被李鸿他们打的溃不成军,很快,小鬼子拿起武器仓皇逃窜。

    小鬼子撤离到一条小道上,小道两边都有围墙。

    忽然,几名突击队士兵挡在了小道前面。

    “八嘎,没路了……”

    小鬼子惊恐的叫骂着,用枪射击着前面拦截的突击队士兵。

    这时,李鸿也带着人追击过来了。

    “给我狠狠地打!!!”

    李鸿摆动枪口,愤怒射击着堵在小道上的小鬼子。

    “哒哒哒!!!”

    “突突突!!!”

    密集的机枪和冲锋枪子弹在小道之间来回的飞射,小鬼子无处遁逃,受到两面夹击,身体被子弹打的颤抖,三三两两接连倒地。

    枪声持续了几秒,小道中的鬼子兵全部倒在了血泊中。

    李鸿压低枪口走进小道中,检查倒地的小鬼子。

    遇到没有死透的小鬼子,他就会用机枪补射。

    “所有人四处搜寻下,格老子的,这些小鬼子畜生,一个不留!”

    李鸿提着机枪,骂骂咧咧四处挨家挨户的搜索小鬼子。

    搜索了几户人家,在一处院子中,他似乎听到了有女人撕心裂肺的求救声。

    除了女人的喊叫声,李鸿敏锐的听力依稀听到院子还有打斗声,以及杂乱的脚步声。

    李鸿停住脚步,举起手对前后运动过来的士兵打了一个行动手语。

    士兵们明白过来,向院子中投掷了催泪弹和震爆弹。

    “冲!”

    李鸿带着几名士兵冲进院子,还有几名士兵围墙快速翻进院子。

    院子里有七八名晕头乱窜的小鬼子,屋子门口倒着俩名刚刚死去的女子。

    确切的说,应该是一名村妇,还有一名是十岁左右的小女孩。

    年纪大点的村妇胸口流淌出大量血液,手脚痛苦抽搐,她衣不遮体,头发凌乱。

    小女孩遭遇和村妇差不多,死之前遭到了鬼子欺凌的禽兽之事……

    不远处,还有一名手里拿着柴刀遭到枪杀的男子,男子浑浊的眸子中透露着愤恨,久久不肯瞑目。

    李鸿目睹院子内的一切,似乎联想到了什么。

    这是一家三口,妻女受到鬼子凌辱,男子想反抗,结果被鬼子杀了。

    李鸿收回目光,霍然转过身,眼睛恶狠狠地看向院子中摸爬滚打的小鬼子。

    院子里的小鬼子,全部丧失了抵抗意识和抵抗能力,现在敌人就是案板上的肉。

    “给老子留活口,这帮畜生,老子要让他们这辈子生不如死!”

    “是,团座!”

    突击队士兵们将院子里的小鬼子全部五花大绑了起来。

    李鸿走到村妇和女孩边,用衣服遮住了她们的身体,他能做的只有给死者保留了一点女性尊严。

    “团座,这些小鬼子怎么处理?”士兵们问着李鸿。

    李鸿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鬼子兵,残忍的说道:“你们听着,将这些小鬼子全部阉了,手脚筋挑断,再给他们上点药,不要让他们死了!”

    “明白,团座!”

    士兵们纷纷拔出短匕,然后将小鬼子按在地上。

    “呃啊,呃啊,呃啊——”

    阉猪般的惨叫声,一声接着一声响起,痛叫声仿佛能够刺穿人的耳膜。

    世界上最最痛苦的事情不是丧命惨死,而是受尽折磨生不如死,这些鬼子想死,都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小鬼子全身五肢鲜血淋漓,痛苦的瘫在地上,他们的惨状,犹如一群刚刚阉割的牲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