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409章 敌人的烦恼
    “我的人就在你们周围。”李鸿冲面前的男子淡淡的说道。

    “什么,你们的人就在我们身边?”

    为首的中年男子有点惊讶,他又谨慎的察视了一遍四周,除了他们的人之外,还是没有发现其他任何人。

    李鸿手指放进嘴里,吹了一声呼哨。

    哨声一落下,忽然,一群身姿矫健的士兵,像魔鬼一样从黑暗中不露声响的走出来。

    中年男子环顾了一眼周围的士兵,表现的更为惊愕了,旁边隐匿着一群士兵,他们作为特工人员,竟然没有丝毫的察觉。

    每一名士兵脸上抹着油彩,中年男子根本看不清楚面孔,这群神出鬼没的奇特士兵真像是地狱里走出来的鬼。

    “幸好,你们是自己人,不然……”

    中年男子心口一窒,想想都有些后怕,要是敌人实力这么可怕,他们特工组恐怕此时就全军覆没了。

    中年男子后怕归后怕,不过,他却更加信任李鸿等人的身份了。

    面前这群神出鬼没的士兵,真要是敌人,早将他们特工组人全部干掉了。

    中年男子放下戒心,介绍着自己的身份:“你好,我是南京地下行动组组长候青平。”

    “侯组长你好,我是特遣队指挥官,李鸿。”李鸿与对方握了握手,然后介绍着旁边的士兵:“这些士兵,都是我的部下。”

    “李鸿?你可是保安团团长李鸿?!”

    候青平震惊的问着李鸿,其余特工人员听到李鸿的名字,也是十分的震惊。

    保安团李鸿的大名,特工们自然是如雷贯耳。

    李鸿没有多解释什么,冷静的说道:“侯组长,这里是日军活动区,此地不宜久留。”

    “也对,这不是说话的地,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

    随后,李鸿他们跟着候青平离开了树林,赶往附近的地下藏身点。

    他们往城郊偏僻的路径行走,一路上士兵们和特工人员都很谨慎小心,时刻留意着周围动静。

    十几分钟后。

    李鸿在候青平的带领下,来到了城郊一片僻静的乱葬岗之地。

    候青平走到一块无名墓碑前面,他蹲在墓碑旁边,捣鼓了几下,用力搬开一块青石板。

    “李长官,好了,我们下去。”

    候青平提着一盏马灯,第一个钻下了墓道口。

    李鸿紧随其后跟在他后面,顺着墓道一直往下走,很快到了墓道底下。

    这下面根本不是什么墓道,而是一个宽敞的地下室,上面的墓冢只是欲盖弥彰一种掩饰手段而已。

    地面上留了俩名特工警戒,其余人全部下到了地下室中。

    李威快速扫了一眼地下室,这下面不仅储存了食物,而且不远处还有个弹药库,枪支弹药,各种爆炸物统统都有。

    “李长官,我们坐下说。”

    李威坐了下来,长话短说,直接问道:“侯组长,现在记者团的人被日军关押在哪里?”

    候青平缓缓的回答道:“李长官,记者团的人现在关押在南京东郊二十公里外一栋大楼里,大楼外日夜都有日军守卫着,戒备十分森严。”

    原本记者们是关押在城内的战俘监狱,日军担心记者会被特工们营救出去,所以,转移了关押地点。

    李鸿接着问道:“大楼有多少鬼子守卫?”

    “李长官,之前我亲自带人侦察过,看押的日军人数大概有一个中队。”

    了解了这些情况,李鸿把突击队士兵们召集到了跟前。

    所有人围在地图旁边,商量营救计划,以及撤退路线。

    在这次营救行动中,撤退路线才最为关键,不管营救任务成功不成功,他们都必须制定好一点安全的撤退路线。

    没有一条完美的撤离路线,即便,李鸿他们把记者们救出来,所有人也无法活着离开敌占区。

    ……

    夜晚十一点,南京城,日军华中派遣军司令部。

    日军司令部会议室,十几名日军高级军官将领正在商议记者团的事情。

    记者这件事情,确实让日军司令官畑俊六和一众日军将领很烦恼。

    秘密扣押记者团非同小可,记者里各国人士都有,万一事情败露出去,畑俊六作为司令官绝对没有好下场。

    战地记者在日军手里,那就是一个定时炸弹,畑俊六大晚上召开这个会议,就是想和其他人赶紧商讨出一个解决的办法。

    畑俊六坐在会议桌上,神色有几分忧愁。

    他目光扫了一遍会议桌两边的鬼子部下,说道:“各位,一直扣押着记者团的人,始终不是一个办法,纸终究包不住火,这些记者我们是放了,还是继续扣押,你们都说说意见吧?”

    日军参谋总长率先开口道:“司令官阁下,这些外国记者在我们手里的确是一个棘手的问题,现在国际上一直盯着我们大日本皇军,反正这些记者拍摄到的证据已经销毁了,放了他们也没什么关系。”

    参谋副长河田秋山站起身,不赞同的说道:“司令官阁下,总长,我们断然不能释放记者团,就算他们没有我们屠杀使用毒气弹的证据,可是记者们还是会揭露我们,我们应当处决了那些该死的记者……”

    畑俊六很难做出抉择,俩名部下说的话,各有各的道理。

    畑俊六也想一不做二不休,处决掉记者团的人,但是,这个冷血的老鬼子心里又有些忧虑和犹豫。

    这些战地记者可不是普通人,要是畑俊六擅自下令处决掉记者,今后东窗事发被外界知道,他这个司令官可是要上绞刑架的。

    畑俊六清楚这件事情处理不好会引火烧身,所以,他只能再三慎重的考虑。

    会议室里的鬼子军官将领们,私下里议论商讨,鬼子将领们意见各有不同,有的提出处决记者,有的提出释放记者,也有建议继续扣押记者的。

    会议室的鬼子军官将领讨论了十几分钟。

    忽然,一名大佐站起身,冷冷的说道:“司令官阁下,我赞同河田参谋副长的建议,处决记者团,杀人灭口,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这名心思歹毒的鬼子大佐,就是华中派遣军特务机关长,池田俊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