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393章 天赐良机?
    李鸿的保安团,一直在战场上创造神话,菊田毛二郎要是继续和保安团作战,更惊讶的灭顶之灾还会在后面等着他。

    这时,站在菊田毛二郎身旁的一名鬼子少佐提出了撤退。

    “联队长阁下,保安团火力太凶猛了,我们已经伤亡了将近一个大队了,而且我们的战车损毁了一半,再继续战斗下去,恐怕结果我们联队伤亡会更加惨重……”

    菊田毛二郎怒气森森的说道:“八嘎,我们损兵折将连保安团前线阵地都没有突进,要是就这么撤退,岂不是奇耻大辱。”

    鬼子少佐继续劝说道:“联队长,前线士兵斗志涣散,根本无法集结兵力进攻,倒不如等前线部队撤下来修整一番,我们集结兵力再战也不迟……”

    菊田毛二郎快速思考了几秒,随即点了点头,赞同了鬼子少佐的建议。

    “通讯兵,命令前线士兵撤退,下来进行休整。”

    “哈衣!”

    鬼子通讯兵应答一声,然后跑到指挥部拿起电话通知前线的鬼子作战部队。

    过了几分钟,前线进攻的小鬼子接到了撤退的命令。

    “所有人撤退,快,转进!!!”

    鬼子兵们听到指挥官的命令,五六辆战车急忙调转车头撤离,其余的鬼子步兵也纷纷往后逃窜。

    为了掩护前线部队撤退,鬼子40联队的炮兵开炮压制着战壕下的保安团士兵。

    “轰轰轰……”

    爆炸声连续响起。

    无数的炮弹落在保安团阵地周围,炮弹接连炸开,保安团官兵根本无法追杀撤离的小鬼子。

    小鬼子逃跑的速度很快,他们使出吃内内的力气逃离战场。

    过了片刻功夫,鬼子进攻部队全部跑的没影了,前线阵地上留下了七八百具鬼子尸体。

    有一部分鬼子兵受伤,无法撤离战场,敌人只能在地上绝望喊叫着。

    “八嘎,救命,快来救救我……”

    “啊,啊,啊……”

    这些受伤的小鬼子命运很凄惨,一波105毫米炮弹轰下来,彻底将鬼子伤兵炸成的碎肉渣滓。

    ……

    在小鬼子前线部队撤离后,过了半个小时左右,日军第5师团先头部队提前赶到了南关县城外。

    赶来的第5师团先头部队是日军第9旅团,步兵第11联队,以及一个装甲中队,第9旅团下辖步兵41联队,还有步兵11联队。

    板垣征四郎为了歼灭保安团,报仇雪恨,这一次由他亲自率领先头部队参战。

    这一次,保安团被围困在南关县,对于板垣老鬼子来说,这简直就是消灭保安团的天赐良机。

    原本第5师团出动的是整个第9旅团,按照之前的行军速度,需要到中午鬼子第9旅团才能到达。

    可是,板垣老鬼子急不可耐的想要和保安团作战,所以,只能率领机动速度最快的部队赶到南关县。

    第5师团11联队一到南关县还没来得及驻扎,板垣征四郎就急匆匆亲自去见日军第10师团长矶谷廉介。

    日军,第10师团驻地。

    刚刚,驻地前沿的鬼子通讯兵打了一个电话到师团指挥部。

    鬼子参谋长筱冢大智,得知板垣征四郎到来,立即跑到指挥部外面向矶谷廉介汇报。

    “将军阁下,板垣师团长来了,马上就到我们指挥部了。”

    “八嘎,没想到板垣这个家伙来的这么快……”

    矶谷廉介听到板垣征四郎要来,原本阴沉的脸色,更加阴冷了几分。

    其实,他最担心的就是第5师团到来,第5师团部队的战斗力矶谷廉介是很清楚的。

    一旦第5师团参战,要是让板垣老子拿了头功,矶谷廉介肠子都能悔青。

    矶谷廉介不悦的说道:“板垣这个家伙一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他亲自来找我,肯定是为了和我们争夺南关县的主攻权。”

    筱冢大智老谋深算的思考了一会,提醒道:“将军,南关县主攻任务可不能让给第5师团,不然的话,歼灭保安团的不世之功,就落到第5师团头上了。”

    “八嘎,板垣这个狡猾家伙休想得逞,无论如何,我矶谷廉介也不会将南关县这块肥肉拱手相让。”矶谷廉介肯定的说着,嘴角扬起一丝冷笑。

    随即,矶谷廉介和指挥部一众鬼子军官去迎板垣征四郎。

    虽然,矶谷廉介不喜欢板垣老鬼子,但是,毕竟俩人没有什么过节,表面上的客气和尊重也是要有的。

    “板垣君,好久不见!”

    “矶谷君,辛苦了!”

    矶谷廉介和板垣征四郎一见面,相互敬了个军礼,然后俩人虚伪的笑了笑。

    “板垣君,走,去我指挥部谈,我们一边喝茶一边聊。”

    “请,矶谷君。”

    矶谷廉介请板垣征四郎进了指挥部。

    随后,俩人跪在垫子上喝着茶,矶谷廉介故意避开南关县的话题,一直说一些跟战事无关的废话。

    来这里的目的很明确,他可不想听废话,直接就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矶谷君,我来你的指挥部,有个不情之请,希望你能够答应。”

    “哦?”

    矶谷廉介知道对方想说什么,故意装作一副糊涂的样子。

    此时,矶谷廉介心里乐坏了,曾经不可一世的板垣征四郎,居然也有低三下气求他的时候。

    矶谷廉介表现出一副迷惑表情,说道:“板垣君,你我都是帝国军人,理应相互帮衬,你有何事,不妨直说。”

    板垣征四郎喝完杯子里的茶,缓缓的说道:“矶谷君,你应该知道第5师团和保安团有深仇大恨,所以,我恳请你能够将这次进攻南关县主攻权交给我们第5师团。”

    “板垣君,进攻南关县的作战命令是司令部下达的,要是司令部没有命令,我就将进攻任务交给你们第5师团,司令官怪罪下来可怎么办?”

    矶谷廉介皱了皱眉头,一脸的为难之色,他故意搬出了日军司令部当说辞,拒绝了板垣征四郎。

    板垣征四郎知道矶谷廉介是个贪图功劳的人,对方不肯答应请求,无非就是担心第5师团抢夺了他们第10师团的功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