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386章 可悲,可悲!
    鬼子中将参谋长,见司令官面色有所缓和,接着劝说道:“司令官阁下,事已至此,我们当务之急是处理好第3师团这个烂摊子,让第3师团补充新兵员重整旗鼓再战。”

    畑俊六余怒未消,语气冷冷的说道:“八嘎,第3师团完全就是一帮蠢猪,让我们大日本皇军蒙受此等羞辱,这种蠢猪部队真应该被裁撤番号!”

    鬼子中将参谋长知道司令官是说气话,他婉转的说道:“司令官阁下,胜败乃兵家常事,第3师团是我们大日本的精锐部队,必须重组这支部队保证我们华中派遣军的战斗力。”

    畑俊六考虑了沉思一会,重重的叹息了几声。

    “好吧,参谋长言之有理。”

    畑俊六考点了点头,立即让通讯兵发电,命令第3师团残部进行休整。

    鬼子第3师团人员建制得到了重组,华中派遣军给第3师团补充了一个旅团作战部队,还有一个重炮联队,下辖各个部队番号保持不变。

    不仅如此,日军大本营重新委派一批高级军官将领到第3师团任职,日军第3师团师团长一职,由中将藤田进接替。

    目前,日军第3师团拥有两个作战旅团,加上原有的其他部队,共有23000多人。

    现在日军第3师团还是甲种师团编制番号,但是,整体战斗力已经远不如从前了,也就是比一般乙种部队作战水平强那么一点点而已……

    李鸿率领部队一回到南关县,趁夜加紧备战布防。

    保安团要独自对抗两个精锐师团,压力确实很大,所以,李鸿去系统中换取了大量的弹药,还有军需装备。

    多管火箭炮换了五门,反步兵地雷换了五十箱,各种口径火炮的燃烧弹换了一百多箱。

    李鸿换了这么多燃烧弹,自然是有目的的,一个原因是为了杀敌迟滞敌人进攻,另一个原因是准备“焦土抗战”就算毁了南关县,小鬼子也休想得到片瓦。

    保安团工兵连夜在城外布置了大量反步兵地雷和反坦克地雷,官兵们全部配发了防毒面具。

    李鸿虽然没有与第10矶谷师团交过手,但是,他很清楚矶谷师团的作战风格。

    矶谷师团臭名昭著,这支部队在战场上经常违反国际战争法使用毒气战。

    所以,一想到敌人残忍的行径,李鸿提前做了提防,就算敌人使用毒气弹,保安团官兵也不惧怕。

    ……

    第二天清晨。

    南关县城外,东北方向三十五公里。

    一大早,日军第10师团下辖的第8步兵旅团,还有一个装甲中队奔赴到了南关县城郊集结。

    增援过来的只有第10师团半个师团兵力而已,所有作战部队和后勤运输部队加在一起,大概有一万人左右。

    这次攻打南关县的总指挥,由第10师团师团长矶谷廉介亲自担任。

    矶谷廉介这个老鬼子是个极其残暴的人,他打起仗来阴谋和阳谋层出不穷。

    可以说,矶谷廉介为了取得战场上的胜利无所不用其极。

    为了对付保安团,矶谷这个卑鄙的老鬼子,丧心病狂到了极点,竟然调来了“秘密”武器,一种新型的毒气弹。

    矶谷廉介得知第3师团战败的消息,他不仅没有同情友军遭遇,反而兴致勃勃的亲临第3师团和保安团的战场察看情况。

    矶谷廉介与藤田太郎都是甲种师团的师团长,俩人曾经在大本营指挥部为了争一个作战任务大打出手,俩人积怨已久,生出不少过节。

    日军第3师团被保安团打的这么惨,矶谷廉介心中暗自窃喜,于是,第10师团一大早就来给藤田太郎收尸了。

    矶谷廉介穿着一件威风的斗篷,手中握着一把指挥刀,老脸上透露出几分凶残之色。

    矶谷廉介在一众军官的簇拥下,巡视了一番惨烈的战场。

    放眼面前的战场,硝烟虽已散去,可到处仍然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营地上一片狼藉,焦土弹坑遍地,地上杂乱歪倒着支离破碎的帐篷,还有各种枪支火炮的金属零件。

    第3师团的鬼子兵被保安团打的实在太惨了,阵地各处倒着无数的鬼子尸体,鲜血染红了地面的焦土。

    有的鬼子尸体被坦克碾压的面目全非,有的尸体被中机枪子弹扫成几截,还有的尸体被炮弹炸的身首异处……

    不久,一名鬼子少佐快步的跑了过来。

    “报告将军阁下,卑职找到了藤田师团长的遗体!”

    “哦?是吗?死了可真是他的幸运,否则,他就得上军事法庭了。”矶谷廉介脸上露出一丝阴冷的坏笑,缓缓的问道:“藤田太郎那个家伙的尸体在哪里?”

    “报告将军,藤田师团长不幸丧生在坦克履带下,他的遗体已经被坦克碾压的面目全非无法辨认了,卑职只在他身边找到一把佩刀,请师团长查看……”

    鬼子少佐回答完,将一柄破损的指挥刀递给了矶谷廉介。

    矶谷廉介拔出刀鞘看了一眼,这把指挥刀上有文字题款,确实是矶谷廉介的军刀。

    矶谷廉介看完指挥刀,对少佐说道:“带我去看看藤田那个家伙的尸体,我倒想看看他死的有多凄惨。”

    “是,将军。”

    鬼子少佐军官点了点头,很快,他带着矶谷廉介去察看藤田太郎的尸体。

     藤田太郎全身被坦克碾压的成了一滩血肉,面容已经无从辨认,不过,军装上的中将军衔还是很显眼的。

    矶谷廉介冷眼望着不远处的藤田太郎尸体,忽然,他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笑容中充满了鄙视。

    “藤田简直是帝国的败类,没想到这个愚蠢家伙,死的如此没有尊严,可悲,实在是可悲,哈哈哈……”

    矶谷廉介冷嘲热讽着死去的藤田太郎,心里别提多解恨了。

    “一个师团近3万人居然打不过支那军人一个加强团,这可真是大日本帝国军人的笑柄,真是一将无能,害死三军啊!”

    这时,旁边的第10师团鬼子参谋长开口道:“将军阁下,藤田师团长的遗体怎么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