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304章 赴鸿门宴
    这时,站在边上的贾仁贵开口了。

    “老爷,池田先生,李鸿这个人恐怕没有那么简单,万一他不顺从呢?”

    甘韦苟眼里闪过杀机,恶狠狠的说:“要是李鸿不识时务,不肯投降大日本皇军,那就送他见阎王去!”

    说完,甘韦苟让管家贾仁贵去门口候着。

    池田俊二面色阴冷的说:“我们大日本皇军的做事风格,能收为己用就策反,如果不能,我池田俊二今天绝对不会让他活着走出这个门。”

    池田俊二来之前,该考虑到了问题都考虑到了,他挑选了十几名枪法精准的特务埋伏,而且还带了剧毒的氰化钾。

    他们今天要杀李鸿确实易如反掌,大厅四周有枪手埋伏着,还可以在酒和食物里下毒。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管家贾仁贵匆匆跑进来禀报。

    “老爷,池田先生,李团长他们到了。”

    “他们来了多少人?”甘韦苟急切的问着。

    “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李团长,另外一个军官不认识。”

    池田俊二和甘韦苟听到只有李鸿俩个人,顿时是大喜过望。

    “真是天助我也!”

    甘韦苟激动的站了起来,高兴的手掌直拍拳头。

    随即,甘韦苟领着管家向府外大步走去。

    李鸿和陈麟从马上跳下来,然后将马匹交给了门口的家丁。

    在赴宴之前,李鸿早就提防到了甘韦苟的居心叵测,他已经让突击队秘密埋伏在了甘府宅院四周了。

    甘韦苟笑呵呵的迎了出来,管家贾仁贵相互介绍了一下彼此的身份。

    “李团长的大名早已如雷贯耳,甘某人,真是久仰,久仰!”甘韦苟抱着拳向李鸿俩人行礼。

    “诶,不敢当,不敢当,甘老爷可是当地的名流绅士,我李鸿也是久仰你的大名。”李鸿也抱着拳和对方客套起来。

    “李团长能来寒舍赴宴,我甘府真是蓬荜生辉啊,能够认识李团长这样年轻有为的军官,甘某人三生有幸……”甘韦苟连声称赞,马匹是连绵不绝。

    “哪里,哪里,甘老爷谬赞了,我李鸿能够受到李老爷的如此接待,实在是有些惶恐啊。”李鸿讪讪的笑着,装作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甘韦苟拍了一番马屁,恭敬的请李鸿他们进去。

    “李团长,甘某人略备薄酒招待,俩位请进!”

    “请,甘老爷。”

    李鸿和陈麟在甘韦苟的带领下,连续跨过几道门槛,很快就进了内堂大厅。

    一进到内堂,李鸿的敏锐目光就注意到了坐在旁坐喝茶的池田俊二。

    池田俊二放下手里的茶杯,犀利敏锐的目光转动,落在了穿着军装的李鸿身上。

    李鸿的观察力极强,一向就有审视人的职业习惯,对方任何一个眼神或者是细微动作,完全逃不过他眼睛的洞察。

    面前这个穿西装的陌生人,正襟危坐,见他来没有丝毫的紧张,尤其是在对方的眼神之中,李鸿能够隐隐看出一丝阴谋杀机。

    李鸿装作漫不经心的扫过池田俊二,淡淡的笑着说:“甘老爷,没想到今天你府上还有其他贵客?”

    “李团长,今天你和这位池先生都是我府上的贵客。”

    甘韦苟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不过,他并没有介绍池田俊二的真实姓名和身份。

    李鸿看到甘韦苟对池田俊二如此恭敬,想必这个人身份非同一般。

    李鸿的观察力极强,一向就有审视人的职业习惯,对方任何一个眼神或者是细微动作,完全逃不过他眼睛的洞察。

    面前这个穿西装的陌生人,正襟危坐,见他来没有丝毫的紧张,尤其是在对方的眼神之中,李鸿能够隐隐看出一丝阴谋杀机。

    李鸿装作漫不经心的扫过池田俊二,淡淡的笑着说:“甘老爷,没想到今天你府上还有其他贵客?”

    “李团长,今天你和这位池先生都是我府上的贵客。”

    甘韦苟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不过,他并没有介绍池田俊二的真实姓名和身份。

    李鸿看到甘韦苟对池田俊二如此恭敬,想必这个人身份非同一般。

    他的脑子快速运转,转念细细一想,李鸿猜测这个所谓的池先生可能才是今天的主角,甘韦苟只是陪衬而已。

    “李团长,池先生,几位请入座。”

    甘韦苟请李鸿他们坐下后,示意旁边的下人斟酒。

    几人围坐在一张八仙圆桌上,桌面上摆满了各种美味佳肴,光是这一顿饭钱最少几百大洋。

    喝了几杯酒,他们开始谈论到了正事上。

    “甘老爷,今天你请我李鸿来你府上,我想不只是赴宴送礼这么简单吧?有什么事情就直说,我不喜欢猜哑谜。”

    “好,李团长,果然是快言快语的爽快之人。”甘韦苟指着池田俊二,正色说道:“今天宴请李团长,其实是这位池先生的意思。”

    “哦?”

    李鸿眼睛一转,奇怪的看向池田俊二,诧异的说道:“池先生,我李鸿与你素未谋面,你却花费心思请我吃饭,我想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李鸿虽然说话很直白,但是,池田俊二就喜欢直接点,省的双方绕来绕去。

    池田俊二缓缓的开口道:“李团长,你的大名在下早已久仰,我觉的以李团长军事才干只当一个小小的上校,实在是有些屈才了,不知李团长,想不想升官发财节节高升?”

    池田俊二的说话语速不快,说话严谨而又严肃,李鸿通晓日语,听出了对方话语中有一些日语的发音。

    “池先生,你是日本北海道人吧?”李鸿忽然问了一句,表情上似乎并不在意。

    池田俊二一听,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脸色一下子冷了几分,当他看到李鸿没有丝毫敌意,池田俊二才放下戒心。

    通过李鸿这些神色动作,池田俊二立即捕捉到了一个重要的信息。

    既然李鸿已经识破他的真实身份,没有当场拔枪发难,说明李鸿这个人很有兴趣和他谈谈。

    “李团长,果然不是一般人,呵呵。”池田俊二嘴角微微扬起,似笑非笑的说道:“实不相瞒,我确实是北海道人,我叫池田俊二,现任华中派遣军特务机关长。”

    日军的特务机关长,与特高课的任务性质大同小异,日本陆军的势力入侵到哪里,特务机关就跟着开设到哪里,并直接隶属于当地日军司令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