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303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样道理李鸿不可能不知道。

    李鸿思考一会,决定见见指挥部外面求见的老者,探探对方的葫芦里到底卖什么毒药。

    “通知指挥部外面的守卫,让那个老者进来。”

    “是,团座!”

    士兵敬了个礼,立即跑出去通知守卫。

    过了几分钟,一名老者在守卫带领下进了指挥部。

    老者大概60岁左右,两鬓花白,戴着一副老式眼镜,穿着一身棉制的长袍,他的外表看上去确实有几分教书先生的样子。

    老者目光奇怪的打量着年纪轻轻的李鸿,李鸿锐利的目光也审视着对方。

    随即,老者拿下头顶的毡帽,冲李鸿拱手说道:“想必这位就是名动战区的李团长吧?今日一见李团长,果然是英姿勃发,年轻干练,久仰,久仰。”

    “名动战区不敢当,我就是李鸿,请问这位老先生是?”

    李鸿让老者坐下,然后让勤务兵去泡茶。

    老者坐下后,向李鸿介绍起自己:“鄙人姓贾,名仁贵,是当地甘老爷家的一名管家。”

    李鸿一直盯着贾仁贵观察,对方每一个肢体表情都没用逃过他的眼睛。

    以他的阅人经验判断,面前这个贾仁贵是个能说会道,颇有城府之人。

    贾仁贵口中的甘老爷,全名叫甘韦苟。甘韦苟是当地有名的豪绅,家财万贯,名下有许多田产和房产。

    甘韦苟在当地的名声并不是太好,欺压良善,剥削老百姓的坏事没少做。

    当地人因为痛恶他,私下里给他取了个外号叫“甘为狗”。

    甘韦苟认识不少有权有势的军阀官僚,每一任在北沽镇驻防的军官将领,甘韦苟都会送一份贵重的“见面礼”。

    李鸿刚进驻北沽镇,听部下说过一些甘韦苟的种种劣迹,这甘为狗说白了,就是一个压榨良善的土豪财主,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他喝了一口茶,似笑非笑的说:“贾先生,我是一个当兵的,不喜欢拐弯抹角,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

    “既然李团长是个直爽之人,那在下就不绕弯子了。”

    贾仁贵脸上露出几分虚伪的笑容,直言说道:“我们甘老爷知道李团长的威名,仰慕已久,他想结识李团长你这样年轻有为的英雄,不知李团长能否赏脸去甘府吃个饭坐下聊聊?”

    李鸿知道对方的来意后,沉默了下来,这贾仁贵摆明是要收买他。

    甘韦苟这种为富不仁的豪绅,既然给他送钱,李鸿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贾先生,我李鸿初来乍到,对于你们甘老爷我也有所耳闻,他在当地颇有名望,为人慷慨,仗义疏财……”

    李鸿虚伪的话也是张口就来,他把甘韦苟这个土豪劣绅夸的高风亮节,宅心仁厚。

    “这么说,李团长是答应去府上了?”贾仁贵脸上不经意流露一丝微妙不屑的冷笑。

    贾仁贵收买李鸿之前,搞了不少调查的情报资料,原本,他以为李鸿这种抗日英雄很难收买,没想到果然是天下乌鸦一般黑。

    李鸿答应了对方的邀请,缓缓说道:“贾先生,你回去告知你们老爷,今天晚上我李鸿亲自登门拜访。”

    “好,李团长,我马上回府禀报老爷。”

    贾仁贵微微弯腰向李鸿鞠了一躬,然后在士兵的带领下出了指挥部。

    等贾仁贵出了出去,陈麟神色严谨的凑了过来。

    “姐夫,你晚上真要去赴宴?”

    “难道有人给我送钱,我还不去?”

    “姐夫,这甘韦苟可不是什么好人,听说这家伙私下里和汉奸鬼子来往密切,他请你吃饭,会不会是鸿门宴?”陈麟猜疑的说着。

    李鸿讳莫如深的笑笑,说道:“陈麟啊,实话跟你说,甘韦苟请我吃饭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鸿门宴完全有可能。”

    刚才李鸿答应贾仁贵去甘府,就是想探探甘韦苟的底牌到底是什么。

    “姐夫,防人之心不可无,你现在是树大招风,小鬼子处心积虑的想要你脑袋,你要是一不注意脑袋没了,我姐可就得活守寡了……”陈麟提着李鸿,让他多加提防。

    “你小子乌鸦嘴。”

    李鸿扇了他脑袋一下,接着说道:“陈麟啊,你回去准备下,换身衣服,晚上跟我一起去会会那个甘为狗。”

    “是,团座!”

    陈麟敬了个礼,立即出了指挥部。

    ……

    北沽镇,中心街两公里,甘府。

    甘府高墙深院,门楼高大气派,门口外还立着两尊威严的石狮子,还有几名背着长枪的护卫家丁站岗。

    天还没有入黑,府外就挂起了明亮的灯笼,似乎像是迎接什么贵客。

    甘府的内厅内,几名男子正一起密谋什么事情。

    “池田先生,甘某人有一件事情想不明白,李鸿既然答应赴宴,我们要杀他简直易如反掌,大日本皇军何必执意拉拢这个人?”说话的这个人就是甘韦苟,他不解的问着坐在旁边的一名中年男子。

    甘韦苟坐在太师椅上,穿着一身貂毛大衣,年纪看上去五十岁左右,他脸上有一块类似胎记的黑斑,看上去就有几分奸佞之相。

    坐在甘韦苟旁坐的是一名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男子穿着一身西装,头上戴着毡帽,外表看上去倒有点绅士。

    被称为池田的人,全名叫池田俊二,他是日军华中派遣军司令部的间谍人员。

    这次邀请李鸿上门赴宴,其实并非甘韦苟,而是池田俊二的意思。

    池田俊二以前一直在东北活动,为关东军办事,策反收买了不少人,他在中国多年,算是一个中国通。

    池田俊二喝了一口茶,狡黠的笑着说:“甘先生,你们中国兵法上有一句话,叫作攻城为下攻心为上,像李鸿这样有才能的军官,杀他是下下之策,如果能够收为己用,让你们中国人对付中国人,呵呵……”

    甘韦苟听完,恍然点了点头,翘着大拇指拍着马屁:“池田先生,你这一招太高明了,高,实在是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