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266章 绿的发慌
    “头儿,入洞房这个事情不用你安排,这个我们自己会,嘿嘿嘿……”

    军官们摆摆手,贱贱的笑着。

    “行了,钱给你们了,假也给你们了,滚蛋吧!”

    “是,团座!”

    军官们齐齐敬了个礼,转身走出了指挥部。

    等他们离开,李鸿开始和范统商量,马上就过年了,该犒劳犒劳全团官兵。

    “老范,兄弟们战场上浴血奋战不容易,要让兄弟们过个好年,这样吧,给士兵们每人发一瓶烧酒,一斤猪肉,再发五块大洋……”

    范统将李鸿说的这些一一记录了下来。

    “报告!”

    陈麟喊了一声,大步走进指挥部。

    “团座好,参谋长好!”

    陈麟上一次战役作战有功,李鸿已经提拔他为四营正营长了。

    李鸿喝了一口热水,开着玩笑说道:“陈麟,你小子跑这里来,不会也是要娶媳妇吧?”

    “什么娶媳妇?”

    陈麟莫名其妙的看向李鸿,随即凑向前几步,认真的说道:“姐夫,我姐让你后天回家吃年夜饭。”

    “不是吧,去你家吃饭?”

    李鸿一听去陈淑君家吃饭,脸上露出几分不情愿。

    转而,他问道:“我去你家吃过年饭,你爹同意不?”

    “这就是我爹的意思。”

    “好吧。”

    李鸿点了点头。

    一想到陈淑君做的毒药,他是真不想去。

    处理完军务上的事情,李鸿又忙着替保安团兄弟们张罗娶亲的事情。

    ……

    时间过了两天。

    一大早,李鸿安排好团里的大小事务,他穿着一身便装,驾驶着悍马就去了古城县。

    古城县城墙建筑上落满了厚厚的积雪,完全是银装素裹的世界,这副粉妆玉砌的雪景就像是如画卷一样美丽。

    这次去陈家,算是未来女婿第一次正式登门。

    第一次登门那肯定不能空着手去,礼多人不怪,没带礼等着被扫地出门吧。

    李鸿也不知道该准备些什么东西,他一个人开着车子在街道上瞎逛,看到什么合适,就买什么。

    街巷外面冰天雪地,白雪铺地,各家清扫着门前的积雪,街道上行人不少,商贩们进行着各种买卖交易。

    家家户户高挂着灯笼,门窗上贴着新的年画和窗花。

    逛了大概两个小时,他花了两百多块大洋,买了一大堆礼品和日常用品。

    这些买来东西差不多装了一车,有鸡鸭鹅牲畜,还有一头宰杀好的猪。

    李鸿准备的很充分,备这么多礼,倒像是上门提亲来的。

    驾驶车子行驶了十几分钟,很快就到了陈淑君家门口。

    “啪,啪,啪!”

    “过年了……”

    街巷中孩童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嬉笑玩闹燃放着炮仗。

    “小鬼们,来,过来拿糖吃!”

    李鸿抓出一把糖果,分发给了在附近街巷中玩耍的孩童们。

    “谢谢叔叔!”

    陈淑君正在院子里剪窗花,她听到李鸿的声音,顿时高兴的像只欢快的小鹿,心情愉悦的从院子里小跑出来。

    李鸿和陈淑君快一个月没见了,彼此都有些想念对方。

    李鸿每天呆在保安团,忙着处理各种军务,部队的训练也得亲力亲为去抓,平常陈淑君在医院也很忙碌,根本没有什么闲暇的时间。

    俩人都是为了抗战,很少有见面的时间。

    “李鸿,你来了啊!”

    陈淑君欣喜的笑着,俏脸上笑的很灿烂。

    李鸿一和她见面就开撩:“啧啧啧,陈大小姐,这么久不见,你又变漂亮了!”

    “德性,这还用你说?”

    陈麟搬着一个梯子,在院子里挂灯笼,他看到了俩人在门口打情骂俏。

    “姐,姐夫,你们俩人能不能不要这么腻歪?你们当我在旁边是透明的吗?”

    陈淑君转过身,脸色骤然一变,语气凶巴巴的教训陈麟:“陈麟,今天是年三十,你不想找打,就赶紧干活,挂好灯笼,再去把那些窗花贴起来……”

    陈淑君现在对待李鸿犹如春天般温暖,对弟弟陈麟如同冬天般寒冷!

    “就是,多管闲事!”

    李鸿附和了一句,理直气壮的说道:“我和你姐打情骂俏谈恋爱怎么了,你老子都没意见,你个小舅子还有意见不成?”

    “去,谁和你打情骂俏了!”

    随即,李鸿打开车门,将买来东西从车上一一搬了下来。

    陈淑君看到李鸿一直往里面搬,惊讶的说道:“我的天啊,李鸿,你到底买了多少东西?平时,你这家伙不是挺会勤俭持家的嘛?”

    “不是吧,你居然还买了一整头猪?来我家吃个饭而已,需要买这么多吗?”

    陈淑君拍着额头,真是服了李鸿了,“海陆空”牲畜家禽都备齐了。

    李鸿一本正经的说道:“老话说的好,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钱财套不着媳妇嘛!”

    “你这纯粹是歪理。”

    陈淑君眸子一撇,送给他一个白眼。

    随后,李鸿又从驾驶座旁边拿出一打裤子,递给陈淑君。

    “这个裤子是送给你的”

    陈淑君拉扯着手中的打底裤,奇怪的问道:“这是什么裤子?”

    “这叫打底裤,舒适保暖。”

    “谢谢,你还挺有心。”陈淑君开心的笑着,她忽然也想起了什么。

    “对了,我也有礼物要送给你。”

    李鸿听到她这么说,怎么觉的这台词这么耳熟呢?

    “你要送我什么?难不成送我顶帽子?”

    “外面冷,你先跟我进来。”

    陈淑君拽着李鸿,俩人进了厅堂。

    不久,陈淑君从自己房间拿出来一条绿色的围巾。

    “这围巾送给你,来,我给你系上。”

    陈淑君把围巾套在李鸿脖子上,娴熟的系了一个结。

    “陈淑君,大过年的你居然给我送这样的围巾?”李鸿看着脖子上的绿围巾,那是一脸的不情愿。

    此时,李鸿心里郁闷极了,绿油油的帽子是没有收到,可是,陈淑君却送了他一条绿油油的围巾,终究绕不开绿的发慌。

    “一条围巾怎么了,礼轻情意重嘛,再说了,这可是我花了半个月时间,利用休息时间一针一线给你织的,你可得好好系着。”

    “不是,我不是说围巾这样的礼物不好,我的意思是……”

    李鸿凌乱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