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264章 金蝉脱壳
    “嘎嘣……”

    杀寇刀劈开了鬼子戴在脑袋上的钢盔。

    鬼子惨叫一声,脑袋的血浆喷溅而出。

    李鸿抬起一脚,将小鬼子踹到三四米外。

    随即,他握着滴血的杀寇刀,向杀气腾腾的朝土堆的鬼子将军大步走去。

    几十名小鬼子,不到十分钟,就被保安团和22师士兵宰杀掉了。

    地上密密麻麻倒着尸体,有些士兵抱滚倒在一起,还有一些尸体身体内扎进了利器。

    白刃战结束后,士兵们在战场上四处寻找抢救幸存的士兵,或者,对那些没有断气的鬼子补刀。

    这时,谭振东手里拿着大刀,带着几名士兵,走到了李鸿那边。

    “八嘎呀路,你们这些中国军人,统统该死!”

    受伤的鬼子将军暴怒大骂,他拄着指挥刀,痛苦的挣扎着,试图站起身和李鸿他们拼杀。

    鬼子将军双腿遭到破片杀伤,鲜血从裤腿渗出,流的满地都是。

    谭振东走过来,笑呵呵的说道:“鸿老弟,这个鬼子少将就送给你,不过,那把将官刀得归我!”

    李鸿看着面前蓄着八字胡的中年鬼子少将,忽然皱起了眉头,预料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不对!”

    谭振东疑惑的看向李鸿,奇怪的问道:“鸿老弟,有什么不对的?”

    李鸿脑子里回想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他不是三浦那个老鬼子,这是个冒牌货。”

    “什么?这是替身?”谭振东目光转向地上的鬼子少将,问道:“既然他不是三浦敏事,那这小鬼子是谁?”

    “这个鬼子是谁我不知道,反正他不可能是三浦敏事,真正的三浦敏事我在鬼子军报上见过。”

    李鸿肯定的说着,他看过三浦敏事照片,以他超强的记忆力,不可能忘记三浦那张憎恨的脸。

    谭振东显得有点惊讶,很快,他也皱起了眉头:“不好,如果这些小鬼子只是替死鬼,那么三浦那个老鬼子肯定从西边阵地突围出去了。”

    “三浦那个老鬼子向来狡诈,这个替身只是为了吸引我们注意力,我们都被三浦的金蝉脱壳给骗了……”

    谭振东猛然一拍脑袋,有些气恼的说道:“他娘的,不能就这样让三浦拿狗日的跑了,我马上带部队去追!”

    “谭长官,不用追了,已经来不及了。”

    李鸿遗憾的说着,没有亲手干掉三浦敏事,这次战役真是美中不足。

    三浦敏事确实够狡猾的,根本没人会想到,对方居然会用金蝉脱壳这一手。

    三浦敏事和部下调换了军装,然后混在鬼子士兵当中进行突围。

    保安团士兵和22师士兵主要打击目标都集中在鬼子冒牌将军身上,真正的三浦敏事,突围起来肯定会更容易许多。

    “八嘎呀路,我要杀了你们!”

    靠坐在地上的小鬼子,咬着牙齿艰难站起身,拼命的挥舞着手中的指挥刀,狠毒的劈砍李鸿和谭振东。

    “小心!”

    李鸿的反应动作极快,他推开身边的谭振东,快速的转过身,拎起手中的杀寇刀,刀刃朝鬼子拿刀胳膊往上一挑。

    杀寇刀锋利无比,加上李鸿力气过人,只是轻轻一挑,鬼子整只胳膊被挑断,血淋淋的断臂掉落在脚下。

    “呃啊……”

    失去胳膊的鬼子凄厉惨叫,血浆从他胳膊切口喷涌而出,血液激射到几米外。

    “去死吧,小鬼子!”

    接着,又是一道森冷的刀光从鬼子面前掠过。

    “咔嚓!”

    骨骼切砍声响起。

    一颗鲜血淋漓的烂西瓜,噗通滚落在地。

    看到眼前的一幕,旁边的谭振东震惊了。

    这李鸿的力量也太变态了,随意一挥砍,就把小鬼子的狗头剁下来了,简直是令人咋舌。

    过了十几分钟,四周的枪炮声都停了,战斗进入尾声。

    放眼整个战场,七八公里的战场,遍地是黑烟的硝烟,火焰在四处燃烧,交错纵横的战壕和工事中到处是尸体,地面上更是尸体堆积如山。

    这场战役以鬼子21旅团大败而结束,保安团和22师取得了战场胜利。

    这次,鬼子的21旅团下辖的两个联队几乎被全歼,这是21旅团建立部队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败战。

    保安团和22师部队伤亡近4000人,以这样的伤亡率彻底打垮号称王牌精锐21旅团,绝对算的上是一件奇迹,这样的战例应该写进教材中。

    虽然21旅团鬼子跑了一部分,不过,敌人真的无法承受这样的伤亡。

    整个部队的建制完全被打残了,一个旅团就剩下不到300名士兵,军官伤亡率更是达到了百分只九十,几乎指挥官全部死在了战斗中。

    这样的部队即使侥幸逃生,恐怕都要撤销番号了,就算以后重组21旅团,恐怕战斗力最多达到一般旅团水准。

    从此,日军华北方面军再也没有了什么“军中之花”,这个荣誉称号被李鸿给终结了!

    ……

    几个小时后,日军板垣师团指挥部。

    板垣老鬼子接到21旅团如此惨败的电报,顿时气的心中一窒,突然,一口血喷溅在电报上。

    “将军,将军,息怒,请息怒……”

    “八嘎呀路,21旅团,我的21旅团就这样完了……”

    板垣老鬼子死死捏着手中的这封电报,脸色苍白的瘫坐在凳子上。

    此时,他就像一只受了内伤打击的丧家犬,再也没有了往日第5师团长的斗志和威风。

     21旅团是板垣老鬼子骄傲,更是日军华北方面军手中的一把无往不胜的利剑。

    这支部队自从侵华战争以来,可以说横扫华北战场,几乎没有败战,可是,现在王牌21旅团再也不复存在了。

    “耻辱,耻辱,这帝国的耻辱,李鸿,你这个魔鬼!”

    板垣老鬼子无法平息怒火,捶胸顿足,嘴里连连哀叹着。

    “将军,请息怒!”

    指挥部的指挥官们,规劝着板垣征四郎。

    板垣老鬼子知道现在生气已经没用了,他该想的是如何承受这次战败的罪责。

    他擦拭掉嘴角的血渍,嘴唇颤抖的缓缓说道:“通讯兵,给华北方面军司令部发电,我要向司令官请罪,吕梁一战,21旅团精锐伤亡殆尽,师团长板垣征四郎难辞其咎,愿承担所有战败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