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206章 分割打击
    “团座,回电了!”

    通讯兵拿起电报说道。

    “念!”

    “各团行动顺利,他们全部进入了预伏作战位置等候。”

    李鸿点了点头,喝完这瓶手中的地瓜烧,随后,他出去巡视部队了。

    夜晚外面的天气十分寒冷,温度急转直下达到了零下摄氏度。

    士兵们身上穿着军棉袄,棉帽,披着野战行军毯,三三两两缩在工事和战壕下,偶尔会喝一两口小酒暖身体。

    保安团士兵有很好的御寒冬装,寒冷的空气对士兵们影响并不大。

    时间又过去了五个小时,转眼就到了凌晨时分。

    距离乌乔岭东侧20公里,一条汽车长龙在山路上颠簸,日军步兵成队列保持队形在山路上快速的行军。

    鬼子部队前面是一排装甲车,中间是几十辆运兵车,后面是徒步的轻装部队和战略物资以及各种辎重。

    鬼子的行军队伍很长,前后绵延五六公里,这些夜行军奔赴赶来的日军就是鬼子第14旅团。

    半个小时之后,鬼子先头部队到达了盘山关。

    远处一阵装甲车和汽车轰鸣声传来,守在盘山关两边山丘和高地上的四营和五营士兵都看到了灯光。

    看到敌人后,士兵们一个个振奋起来,迅速的拿起武器回到了战壕工事中。

    “听我命令,各连不要轻举妄动,准备收紧口袋。通讯兵给团部发报通知团座,发现鬼子先头部队!”

    陈麟趴在战壕下,看着不远处的汽车灯光向士兵们发出了命令。

    ……

    乌乔岭保安团指挥部。

    “团座,四营来电,发现鬼子先头部队!”通讯兵大声汇报道。

    “好!”

    李鸿激动的喊了一声。

    虽然提前就知道小鬼子会来,不过当他听到小鬼子真的来时,还是显得有几分兴奋。

    按照小鬼子的行军速度,要不了一个小时,鬼子的先头部队就会到达乌乔岭。

    “通讯兵,通知其它各团,各营连,做好战斗准备!”

    李鸿给通讯兵下了命令,然后拿起一件大衣走出了指挥部。

    站在山顶上,举着望远镜,目光远眺盘山关一带,他依稀看到了有一条汽车长龙,车灯的灯光在远处很显眼。

    其它几个团得知鬼子朝乌乔岭前进,全部进入了阵地,士兵们握着枪趴在壕沟下,或者隐藏在工事中。

    外面的风声很大,夜晚能见度不高。

    从盘山关一直到乌乔岭都有设伏,小鬼子前面的侦察兵并没有发现这些情况。

    耐心等待了半个小时,鬼子的侦察兵到达了乌乔岭。

    士兵们得到李鸿的命令,前面这十几名侦察兵全部放过去了。

    不久,一队鬼子的摩托车,还有装甲车沿着蜿蜒的公路行驶到了乌乔岭附近。

    刚刚陈麟那边又发来了电报,鬼子部队全部钻入了口袋,四营和五营已经封住了鬼子的后路。

    此时,敌人的处境就像是一条爬进死胡同的长蛇,就等着被一刀一刀分割斩断。

    “肖虎,信号枪给我。”

    李鸿接过肖虎递来的信号枪,枪口朝天果断扣动了扳机。

    “咻——”

    一枚红色耀眼的信号弹快速窜入空中,弹体燃烧开映红了半边天。

    随着这枚信号弹升空,一场震惊全国的伏击大战役即将拉开序幕!

    从盘山关到乌乔岭有十几公里长,参战的一万多人部队全部看到了这枚信号弹,战斗在同一时间打响。

    “哒哒哒——”

    “突突突——”

    “轰轰轰——”

    嘈杂的枪声和爆炸声在黑夜中响彻起来。

    首先是工兵们拉动了地雷引线,行驶在前面的几辆鬼子三轮车和装甲车被地雷炸翻在地,车上的鬼子兵四处抛飞了出去。

    接着,乌乔岭公路两边地势高的阵地上亮起了射击枪焰,几百挺轻重机枪连续咆哮。

    无数的子弹夹杂着火线,形成一道道火力网,密集的如同暴雨一般袭向公路上的鬼子部队。

    鬼子先头部队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前面的近百名小鬼子遭到乱枪射杀。

    “呃啊,呃啊,呃啊——”

    地雷一颗接着一颗爆炸开,鬼子兵惨叫声一片,几十人被地雷弹片杀伤在地,尸体三五成群歪倒在一起。

    “八嘎,八嘎呀路,啊——”

    声嘶力竭的痛叫声和谩骂声交织在一起,公路上到处是四处跑动的鬼子狼狈身影。

    鬼子前头部队有两个大队,跟在后面还有几十辆运兵车,人数大概是3000人左右。

    保安团火力这么猛,周围各处子弹四处飞来,几千人顿时乱成了一团。

    趁着鬼子阵脚大乱,还没建立嚎防御反击,保安团投弹组扛着炸药包,拿着集束手雷,燃烧瓶,他们悄悄靠近到山路边,将手里的爆炸燃烧物统统丢向鬼子的运兵车和装甲车。

    鬼子第14旅团是半机械化部队,战斗一响起,乌乔岭前路就被截断了,公路上的装甲车和汽车根本无法前进,因为道路狭窄车辆也无法后退,只能留在原地。

    “轰,轰,轰!”

    爆炸物飞来,一阵剧烈的爆炸声响起。

    公路上的十几辆装甲车和运兵车被炸毁,满地都是车轱辘和扭曲的车体零件,还有血淋淋的残肢断臂。

    运兵车上的鬼子兵,哇哇大喊大叫,用日本话喊骂,他们拿起武器,慌慌张张的从运兵车跳下来。

    丢完爆炸物,保安团掷弹组点起了燃烧瓶,不客气丢向公路。

    数百个燃烧瓶飞出,两公里的公路上蔓延着燃烧的火堆,不少穿着军棉袄的小鬼子沾染到了燃烧物,撕心裂肺的惨叫乱窜。

    战斗打响几分钟,鬼子先头部队就死伤了几百人,而且鬼子的伤亡人数还在继续增加。

    “将军,将军,将军!”

    五六名鬼子军官纷纷跑到一名鬼子少将边上汇报。

    鬼子少将缩在路边的一块大岩石后面,手里拿着指挥刀,弯曲着身体,压低着脑袋躲避流弹。

    “报告将军,前头的第三大队,第五大队,还有摩步大队遭遇了支那军人的伏击,伤亡十分惨重!”

    “报告将军,中路的吉田大队和平川大队遭遇正面打击正和支那军人激烈交火,后勤和辎重部队也遭到了伏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