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196章 我真没带钱
    陈淑君抿着嘴唇笑着,她真搞不懂李鸿是怎么厚颜无耻说出这番话的。

    李鸿刚才出去可不是真的想跑路,他刚才出去打了一发绿色的信号弹。

    保安团红色信号弹代表全军冲锋集结,绿色信号弹代表快速反应部队出动。

    为了保险起见,李鸿已经通知保安团特种作战中队,此时,他们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李鸿,你还不吃快点,吃完赶紧走,不然你可就走不了了?”陈淑君故意戏谑的嘲笑李鸿。

    李鸿围上餐巾,手里拿着刀叉,细嚼慢咽的品味着食物。

    “吃西餐么,红酒得慢慢品,东西得慢慢吃才行,嗯,牛排煎的还挺不错。”李鸿低着吃着食物,一边做出了评价。

    “瞧你那副装淡定的样子,大丈夫能屈能伸嘛。”陈淑君认为李鸿是在故作镇定。

    李鸿拿起叉子将陈淑君盘子里的半块牛排叉了过来,切开一小块塞进嘴里。

    “陈淑君,就在我刚才跑路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

    “想起什么事情了?”

    “咱虽然没有爹可拼,但是我有老丈人可以拼啊,等下那个曹骏生真的调部队来抓我,我就说是你们陈家的上门女婿。”

    “我呸,你可真够不要脸的!”

    陈淑君瞪了他了一眼,哇哇叫着拿起叉子抢回了李鸿盘中的牛排。

    “陈淑君,今天这顿餐吃的如何?还满意吧?”

    陈淑君拿起酒杯呷了一口红酒:“吃的还行吧,你还算有点诚意。”

    “那好,现在商量点正事。”

    “有什么话你就说呗。”

    陈淑知道,李鸿这个抠货肯定不会白请她吃饭,她想着,要是李鸿现在和她表白,求个婚什么的,还是可以考虑考虑的,只不过,她真多想了。

    李鸿正色说道:“陈淑君,你能不能和你爹说说,我想和拿武器装备跟兵工署换一批飞机的制作材料和零件?”

    “什么?”陈淑君表情急转直下,语气不满的说:“好你个李鸿,我还以为你神神秘秘搞了半天有什么事和我说,原来就为了找我爹走关系?”

    “我当然不是只为了找你爹开后门了,我们现在不正在约着会,谈着情么,这也是大事啊,这叫工作大事和生活大事两不误。”李鸿一本正经的说着,他觉的自己这二百五脑子实在太机智了。

    “我呸,心机男。”

    陈淑君气的眉头和鼻子直皱,她真想拿起手里的刀叉叉死李鸿这个满肚子心计的王八蛋。

    李鸿笑呵呵怂恿她:“陈大小姐,你可得帮我这个忙,你爹不是听你话嘛?”

    “你真当我爹把我宠上天了啊,这是军务上的事情,他可不会惯着我。”

    “陈淑君,我要那些飞机零件可是有大用处的,将来用来对付小鬼子,这么多零件放在兵工署就是一堆垃圾废材,到我手里我就能变废为宝,你相信吗?”

    陈淑君是个知晓大义的女孩,她思考了一会,随即点头答应了,既然是为了对付小鬼子,她肯定会尽力去说通父亲。

    “好吧,我试试。”

    “陈大小姐,你实在是太伟大了,谢谢,我代表全国人民感谢你。”

    “我呸,就你还代表全国人民呢。”

    陈淑君嗤了他一声,一双大眼睛灵活转了转,说道:“李鸿,你不白请我吃饭,那我也不能白帮忙,我可有条件。”

    “陈大小姐,有条件和要求你尽管说,只要我李鸿能做到的一定履行,哪怕你让我喝你的臭洗脚水,我也会当成琼浆玉液喜滋滋的喝下去。”

    李鸿也就嘴上这么说,陈淑君那臭脚的洗脚水喝下去不毒死他才怪。

    “噗嗤”

    “油嘴滑舌。”

    陈淑君眸子撇了他一眼,缓缓说道:“我现在还没有想好条件,等以后想好了再告诉你吧。”

    说完,她优雅的拿起餐巾擦了擦嘴巴。

    “对了,陈淑君,我再和你说个生活上的事情?”李鸿神秘兮兮的说。

    “好啊,你说,我听着呢。”

    听到李鸿说生活上的事情,像是要表白什么心思,霎时,陈淑君莫名其妙的脸红了,心里格外的紧张。

    她在心里幻想着电影里某个浪漫的场景,在一家西餐馆中,男士会跟女士进行一场浪漫的表白或者求婚。

    李鸿凑到她跟前,小声的说道:“陈淑君,我忘了带钱出来了,你能不能先去把账结了?”

    “什么?请我出来吃饭,让我一个女孩子付钱?你的脸皮简直手术刀都割不破……”

    陈淑君紧咬着银牙,凶巴巴的眼神如同利刃一般,盯着厚颜无耻的李鸿。

    生活总是这样充满戏剧性,当人憧憬向往某件事情时,事情的发展往往事与愿违。

    她真的没想到李鸿会说出这么一句让她吐血身亡气死人的话。

    “陈淑君,我真的是忘记带钱了,我发誓。”

    “少来,发誓要是真有用,你早就被雷劈死了,哼!”

    陈淑君气呼呼的拿起包,喊来服务生结了账。

    李鸿再一次用实践证明,只要脸皮厚,在哪个年代都有软饭吃。

    俩人刚出餐馆,忽然,不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啪嗒,啪嗒,啪嗒!”

    “让开,行人都让开!”

    一支马队奔走在中心街道上,马队后面跟着近百名携带武器的晋绥军士兵。

    不一会儿,这队人马将餐馆包围了。

    “黄副营长,是他,就是这小子,不要让他跑了。”

    曹骏生一只手包着纱布,另一只手指着刚跨上摩托车的李鸿喊道。

    为了找李鸿算账,曹骏生这个纨绔子弟,居然从他老子的警卫营调了一个连来。

    “你自己惹的事,你自己解决,我可管不了。”陈淑君撇开李鸿,站在了一边,似乎还有点生气。

    “谁吃了雄心豹子胆把曹少爷打成这样?!”

    一名晋绥军少校从马上跳下来,他手里拿着一根马鞭,恼羞成怒,骂骂咧咧的朝李鸿走过来。

    “你们是新编13军曹将军的部队吧?”

    李鸿满不在乎的问了一声少校,随即下了车子,讥讽的说道:“我说这曹将军英雄一世,怎么会生出这么个油头粉面的纨绔子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