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187章 伤好出院!
    第二天上午。

    昨天李鸿在外消遣了一天,彻夜未归,早上一回到医院他就蒙头大睡。

    幸亏他是有八个肾的男人,通宵玩“斗地主”,换作普通人可就虚脱死在外面了。

    陈麟这小子可比李鸿差远了,斗地主斗了没几分钟就急着回家睡觉了。

    早上来到医院,陈淑君心情特别的糟糕,只是没有表露在脸上。

    “起来,吃药了!”

    陈淑君走进李鸿病房吼了一句,她整张脸凶巴巴的,就像是随时发飙的母老虎。

    过了几分钟,李鸿慵懒的爬起床,连续打了几个哈欠。

    “昨天一天都没有回来,你上哪里去了?”陈淑君目光审视着李鸿,

    李鸿避开陈淑君递过来的可怕眼神,装作浑若无事的人一样,淡定的做出了回答。

    “昨天你弟不是说了么,我们去调查特务了。”

    “是吗?你调查特务调查了一整天你可真够辛苦的?”陈淑君语气有些怪异。

    李鸿向来是说谎和吹牛张口就来。

    “城内特务间谍猖獗,辛苦一点是应该的,消灭特务是我的职责么。”

    “呵呵……”

    陈淑君有意味的笑着,她的笑意中似乎夹杂着别的意思在其中。

    “李鸿,你可真能耐啊,调查特务都调查到花街柳巷中去了?”

    李鸿心中暗道不好,看来,她什么都知道了。

    不用多想,肯定是陈麟那个坑货招出来了。

    陈麟这个鸡贼的家伙,不仅把昨天的事情全部招了出来,而且还把所有屎尿盆扣到了李鸿身上。

    “李鸿,你自己出去瞎逛就算了,你还非要带我弟弟一起出去,我警告你,你可不要带坏我弟弟,他单纯着呢!”陈淑君一双大眼睛瞪着李鸿,郑重的警告着。

    李鸿心里憋屈坏了,下次看到陈麟这家伙非抽死他不可。

    这小子单纯个P,明明是自己非要跟着去,还说是他带的,陈麟真是个坑货。

    李鸿无声沉默了一会,陈淑君又审问道:“李鸿,你生活还挺丰富,老实交代,你去过多少次了?”

    “陈淑君,你又不是我媳妇,你是不是管的有点宽了?”李鸿才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我虽然不是你媳妇,但是作为你的医生,我必须提醒你,伤情刚愈合,去外面瞎逛伤身体还容易得病,你要洁身自好……”

    得病?

    不可能的事情,李鸿仓库里好几箱安全帽,一顶帽子不安全就两顶,两顶还不安全就多戴几顶。

    “陈淑君,你不要把人往坏处想,我就是找了几个小姑娘陪我玩斗地主,喝喝茶,然后玩点小游戏。”

    李鸿面不改色的解释,不管陈淑君信不信,反正他自己是不会相信。

    在医院闲暇的时候,为了打发无聊,李鸿教过陈淑君和余小慧玩斗地主。

    “呵呵,斗地主?”陈淑君神色冷了下来,语气提高,质问道:“那你找小姑娘斗过几次地主呢?!”

    “别多想,就昨天一次。”李鸿坦然说道。

    如果算上前一世,李鸿约小姑娘斗地主的次数少说几百次吧。

    当然,李鸿可不是一只傻鸟,他可不会傻到什么小秘密都向她抖露出来。

    “真的就一次?”

    陈淑君的眸子在他身上转动,似乎想寻找到一丝谎言。

    “绝对是真的。”李鸿举起手发誓:“我如果说谎话,立马让雷劈了我!”

    这种时候就算是冒着被雷劈死风险,也得将谎话继续编下去。

    窗外依旧阳光明媚,万里晴空,连老天都给李鸿证明没有撒谎。

    在这种旧社会年代,只要有大洋,找个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过,陈淑君接受过高等教育,受国外人的影响,她是这个时代思想开放的女性,向往爱情,但是无法接受自己男人有别的女人。

    仔细想了想,陈淑君觉的自己有点瞎吃醋。

    她跟李鸿只是朋友关系,并没有权利干涉他的生活自由,人家一个单身狗去外面消遣消遣也是人之常情。

    李鸿哄骗女孩子向来有一套,在回医院之前,他买了一些陈淑君喜欢吃的点心,还从系统中翻找出了一些女性化妆品和美白面膜。

    他从床底下拿出来一个箱子,将这些吃的和用的东西送给了陈淑君。

    “谢谢。”

    陈淑君欣然一笑接受了,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女孩真是个让人难以捉摸的奇怪的物种,刚才前一秒还闷气顿生,这一秒高兴的要飞起来了。

    “对了,你出院的条子我给你开好了,下午你就可以出院了,还有那些药你要按时吃。”

    陈淑君叮嘱完李鸿,转身走出了病房。

    ……

    到了下午,勤务兵替李鸿收拾好了所有行装。

    马上就要离开医院了,李鸿突然有点想念陈淑君给他做的“毒药”了。

    离开之前,他去找过陈淑君想告个别,可是余小慧称她在手术室忙着手术。

    李鸿背影黯然的走到了院外,忍不住转回身看了一眼身后的医院楼。

    没人知道他心里究竟在想什么,可能是不舍,或许是留恋某个人……

    陈淑君并没有手术,他只不是不愿意见到李鸿,因为离别的话语最让人感伤。

    她呆呆的站在过道窗户边,望着李鸿背影远去,陈淑君的神情渐渐暗淡下来,眸畔之中不经意露出一丝淡淡的忧伤,心里空落落的,仿佛之间少了什么不舍东西。

    “君姐,你为什么不想送送李鸿?”余小慧走过来奇怪的问道。

    “算了,离别让人感伤,给彼此留个美好的念想吧。”陈淑君鼻翼翕动,嘴唇微微颤动。

    俩人站在窗户边眺望了一会,余小慧想起了一件事件。

    “哦,君姐,有个事情差点忘了,李鸿临走时给你留了封信。”

    陈淑君接过余小慧递来的信,随即打开查阅。

    信上就短短两行字,看完陈淑君“噗嗤”笑了出来。

    李鸿:陈大脚,我还会来找你的,老子这只癞蛤蟆早晚吃到你这只天鹅肉,你若安好老子便是晴天,再见!

    “癞蛤蟆,还痴心妄想,美的你!”

    陈淑君放下信件,幸福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