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186章 打劫毛贼 (大章节)
    古城县人口密集,中心街道上随处可见茶馆酒楼。

    在一些街巷胡同中,同样隐藏着不少花街柳巷场所和赌档场子,娼赌盛行,这就是当时的社会风气。

    俩人沿着中心街走了一段路,在附近一家面馆吃了碗面,然后拐进了一条巷子中。

    一名暗窝的赌档男子站在门口,他看到李鸿俩人走过来热情的招呼着。

    “俩位兄弟,进来玩几把试试手气?”

    暗窝是对赌档的一种称谓,光明正大开设赌档叫“明场”,私下不公开半公开叫“暗窝”子。

    开设这种行当营生,多数有点后台背景,或者是当地的地头蛇。

    守在暗窝外面的男子也不是什么人都招呼,主要还是看李鸿俩人衣装得体,像是有几个闲钱的主。

    “怎么样俩位兄弟,进来玩玩?我们这场子里牌九,骰子,什么好玩的花样都有。”男子笑呵呵的对俩人挑了挑眉。

    李鸿听到男子这么说,还真来了点兴趣了,反正身上没带钱出来,正好进去搞点钱当活动经费。

    俗话说的好,小赌怡情,大赌发家致富。

    转而,李鸿看了看旁边的陈麟:“你身上还有几个钱?”

    陈麟凑到李鸿耳边,轻声嘀咕道:“姐夫,今天给你买了这么多东西花了两个大洋,吃面钱也是我付的,现在就剩下三个大洋了……”

    “有三块大洋够了,今天就定个小目标,赢个1000块大洋吧。”

    现在李鸿的身体综合能力基本完全恢复,别说赢1000大洋,只要赌场老板钱够,他能赢到对方破产关门。

    “请,两位兄弟!”

    男子打开半边门,对俩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俩人掀开布帘进去后,很快,一阵嘈杂声音传来。

    “哇,豹子!”

    档子里面亮着灯光,人群扎堆,三五成群围挤在几张长桌旁边大声吆喝,周围烟味刺鼻,烟雾环绕。

    李鸿手里抛耍着大洋,眼睛新奇的四处扫着。

    他进来就是想捞几把走人,也没打算长时间玩下去,所以,选了个简单的掷骰子猜点数的大小。

    “大大大……小小小……”

    一名站在庄家位置的男子,他将几颗骰子放入骰盅中快速的摇晃起来。

    一阵骰子撞击骰盅的碰撞声发出。

    李鸿侧过耳朵聆听骰子声,他的耳朵听力异于常人,能够清晰的听出骰子掷出的点数。

    “买大买小,买定离手了,快,快!”

    摇骰子的男子大声吆喝着,身边的人纷纷下注。

    “姐夫,你还是少押点吧,就这三块大洋,万一输了,咱可就连面汤都喝不上了。”陈麟在一旁劝说。

    “你小子就等着数钱吧。”

    李鸿自信的一笑,毫不犹豫的把三块大洋全部压了大。

    “开,开,快开。”周围人兴奋的喊着。

    过了一会,男子揭开骰盅,大喊道:“456点,大!”

    李鸿把大洋留在台面上,每一把都是全梭出。

    大洋从三块变成了六块,数量翻倍增加着。

    “哈哈哈,姐夫,咱又押中了,姐夫你实在太神了,每一把都压中!”陈麟激动的说着。

    玩了十几分钟,李鸿看了一眼堆在台面上的大洋,钱够了准备离开了。

    陈麟笑呵呵的找来一个布袋将钱全部装了起来,大洋足足装了半布袋。

    “走,姐夫带你找姑娘去!”

    随后,俩人大摇大摆的走出了赌档。

    “呦,俩位爷今天好手气,你们才进去这么一会就赢了这么多?”

    门口的男子陪着笑脸,他看到李鸿他们赢钱了,连称呼都改了。

    “你小子嘴巴还挺会说话,这些大洋赏你了!”李鸿随手从布袋中抓了一把大洋甩给了男子。

    “谢谢爷,爷慢走,下次再来玩!”

    男子恭敬的送走俩人,然后高兴的数着手里的大洋。

    在李鸿俩人离开时,五六名男子从赌档内尾随跟了出来。

    “姐夫,我太佩服你了,咱们进去三块大洋,出来就变成半袋子大洋了,这钱来的可真快,哈哈哈!”陈麟竖着大拇指,拍着李鸿的马屁。

    “俗话说的好,小赌怡情,大赌发家致富么。”李鸿得意洋洋的笑着。

    “姐夫,那你怎么不多赢点?”

    “你小子傻啊,这小赌档能赢几个钱,玩不了半天,就得关门,所以,见好就收吧。”

    俩人边走边说,走到了一条狭窄的巷子中。

    巷子只有一米多宽,周围僻静,避免人多眼杂,简直是抢劫的理想之地。

    忽然,巷子两头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呦,俩位小兄弟,今儿手气不错啊,借点钱给大哥花花?”

    几名男子抄近路从胡同前面堵住了李鸿俩人,随即,后面的几名男子也追了上来。

    领头说话的中年男子大概三十多岁,穿着一身棉布装,满脸胡茬,面色不善,目光贪婪的盯着陈麟布袋里的钱。

    这些男子手中纷纷拿着棍棒刀械,一个个装出凶神恶煞的样子。他们眼神凶狠的盯着俩人,看来今天不给钱,他们俩人是走不了了。

    李鸿和陈麟见有人明着打劫,不由得愣了愣神,相互用惊奇的目光对视了一眼。

    “他娘的,这年头什么稀奇事都有,居然有人抢到老子身上来了。”

    曾经身为一个打家劫舍的土匪头子,此时被一帮小毛贼抢劫,这对李鸿来说确实是一件搞笑的事情。

    以李鸿当过土匪的经验来分析,不难看出这是一伙惯匪,毛贼们还挺专业挺会选地方打劫。

    进了这种巷子,两头一堵,那就是羊入虎口,一般人插翅都难逃。

    李鸿看到陈麟想拔枪,制止了他的行为。

    这些只是江湖上讨生活的小毛贼,并不是小鬼子或者经常杀戮的悍匪,收拾一顿就行,杀了他们没有这个必要。

    反正今天是出来散心瞎逛的,拿这几个倒霉的家伙活动活动筋骨也好。

    “大洋就在这里,你们有本事就过来拿。”李鸿手里提着大洋,面无表情的对毛贼头目说着。

    “算你小子识相,呵呵。”

    毛贼头目以为李鸿是真的怕了他们,得意的笑了一声,然后,他对旁边一名戴着棉帽的手下使了一个眼色。

    一名毛贼大步走了过来,他刚想去抓李鸿手里的钱袋,忽然,李鸿毫无征兆的出手了。

    他一个下勾拳闪电般击打在毛贼的下巴骨位置。

    戴棉帽的毛贼猝不及防,下巴骨被一拳打错位,顿时,整个人仰面向后倒去,身体撞击在巷子墙壁上,几颗后槽牙和血沫从嘴巴里飞溅出来。

    毛贼像个喝醉酒的人一样,晕头转向原地转了两圈,“噗通”倒在了地上。

    前后五名毛贼们看到倒在地上昏死过去的同伴,身体猛然一颤,讶然的愣在原地,目光中露出几分惊骇。

    “呀!”

    突然,前面一名壮实的毛贼大喝一声壮胆冲上来,他手里抄起一根手臂粗的木棍,朝李鸿脑袋当头一棒。

    李鸿看到对方气势汹汹冲来,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不躲不闪,手臂弯曲抬起,格挡在自己的头顶。

    他的手臂如同钢管一般坚硬,木棒落下“咔嚓”一声,断裂成两截。

    毛贼看着手里断掉木棒,不由得一愣,不等他反应过来,李鸿身体快速一转,猛然抬高脚,使出了一个后旋踢,重重的蹬在了毛贼胸膛上。

    “啊……”

    毛贼痛哼一声,胸口犹如重锤击中。

    只见,他身体向后飞出去好几米远,连续翻了几个跟头,滚落在毛贼头目脚下。

    其实,李鸿这一脚只用了三分力道,要是用全力的话,毛贼脏器都得被踢碎开,必死无疑。

    “姐夫,后面的几个毛贼交给我了。”

    陈麟说完,身手矫健的朝后面三个毛贼冲去。

    “小子,真没想到你还会武功,老子还真是看走眼了,老子倒要看看你怕不怕刀子!”

    毛贼头目勃然大怒,目露凶光,手里拿着一把匕首朝李鸿攻击刺杀上去。

    李鸿根本没有把拿匕首的毛贼放在眼里,他移开步子,身体灵活做出一个闪避动作。

    “唰!”

    毛贼头目一刀刺空,他快速伸出一只手臂,利用擒拿反关节抓住了对方持刀的手腕。

    “啊!”

    毛贼头目喉咙里发出一声惨叫,痛的嗷嗷直叫,他还想试图挣扎那只拿着匕首的手腕,只不过一切都是徒劳。

    “他娘的,就你这样的小毛贼还跟跟老子玩刀子?”

    李鸿扬起嘴角不屑的冷笑着,同时,手掌用力捏着毛贼头目腕骨,对方痛的手臂抽搐,手里的匕首,“哐当”掉落在地。

    “兄弟……不,大爷,爷,还请你放手,不然小的这只手就废了……”

    毛贼头目脸上直流冷汗,痛苦的求饶。

    “没点P本事,还敢抢劫敲诈勒索?”

    李鸿松开了毛贼头目的手腕,理了理有点凌乱的衣装。

    过了一会,陈麟有些扫兴的走过来说:“姐夫,这些小毛贼真不经打,没几下就全部倒地了,真没劲。”

    巷子后面倒着三名毛贼,他们痛的在地上打滚,发出低沉的哀嚎声。

    李鸿扫了一眼倒地的毛贼,脑子快速转动想到了什么,随即,他冲毛贼们大喝。

    “你们这些毛贼都给老子过来,双手抱头,蹲在地上!”

    “是,爷……”

    毛贼们狼狈的从地上爬起身,五六个人围成一圈,战战兢兢的蹲在巷子墙角下。

    “姐夫,你这是干嘛呢?”

    “干嘛?”

    李鸿讳莫如深的笑笑,他的笑意有点坏,等下陈麟就会知道他究竟想干嘛了。

    “你们这帮毛贼听好了,把身上值钱的东西都给老子拿出来,快!”李鸿朝蹲在地上的毛贼们狠狠踹了几脚。

    “姐夫,你可真够坏的,原本毛贼劫我们,现在反倒是我们敲诈毛贼了,哈哈哈!”

    陈麟是真的佩服李鸿,他这姐夫真不愧是当过土匪的,能够想到敲诈毛贼,恐怕也就只有李鸿干的出来这样的事情了。

    毛贼们知道李鸿俩人的厉害,乖的跟个孙子似的,老老实实掏出了身上的钱财和值钱物件。

    李鸿搜罗了毛贼身上的钱财,一起也就10多块银元,还有本地发售的货票,这些毛贼实在穷的要死。

    “他娘的,你们怎么就这么点钱,你们都别给我藏着,不然老子阉了你们!”李鸿沉着脸色,连打带骂的吓唬毛贼们。

    怎么说李鸿也是混过土匪的人,这类毛贼常年混迹在各种龙蛇混杂的场子,坑蒙拐骗偷敲诈勒索钱财,他才不会相信这些人只有这么点钱。

    毛贼们在李鸿的威慑下,在身上这里掏掏,那里翻几下,还有毛贼拿出了藏在鞋底银票。

    这些毛贼果然不老实,这次,他们掏出了一百多块现大洋,还有三百多块通用银票。

    “俩位爷,我们真的没有其它钱财了,还望你们高抬贵手放我们兄弟一马吧……”毛贼们连声求饶。

    李鸿心里清楚,这些人只是一群小毛贼团伙,并不会有太多钱财。

    “算你们老实没有藏着掖着,这点钱给你们买几副膏药吧!”李鸿随手丢了十几块大洋还给他们当医药费。

    “谢谢俩位爷,谢谢俩位爷。”

    毛贼们使劲点着脑袋,感恩戴德的答谢。

    “记住,以后少做这些打家劫舍的勾搭,滚吧!”

    “是,爷……”

    毛贼们赶紧起身,逃似的离开巷子,一会儿工夫就没影了。

    李鸿坏坏的笑着,收起了搜刮来的银票和大洋。

    “姐夫,咱们这一趟出来捞的钱可真不少,中午可以下馆子了,嘿嘿嘿……”

    “什么叫咱们?”

    李鸿不悦的看着陈麟,继续说道:“这些钱都是老子的,包括你那三块大洋本金。”

    “姐夫,不是吧?你还要脸么,我那三块大洋你也黑?我可是你小舅子!”陈麟一脸的委屈,心里鄙视李鸿臭不要脸。

    “老子跟你姐的事还没成,你只能算是预备小舅子,你那三块大洋姐夫替你收着。”

    进了李鸿口袋的钱,那肯定是别想出来了。

    俩人走过几条巷子,拐进了一条人来人往的胡同口。

    胡同里可消遣的风月场所挺多,比如去戏院听戏,浴室泡个澡,还有一些浓妆艳抹的女子当街招揽生意。

    “俩位小爷,进来玩玩嘛……”

    李鸿带着陈麟,随便找了一家澡堂子,随后再去隔壁的阁楼消遣消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