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182章 给特务下套
    “君姐,这李鸿的表妹是有点奇怪,你说她大老远的从乡下来看李鸿干嘛不进去啊?”

    余小慧也觉的村姑行为举动非常的奇怪。

    俩人虽然都觉的村姑奇怪,但是,陈淑君观察村姑的角度与余小慧有所不同。

    别忘了,陈淑君可是个女军官,她有着女孩的细腻观察力,同样也有着军人的敏锐洞察力。

    村姑的目光像是在做一种侦察,走起路来步态矫健,行走的每一步都像是丈量过一样整齐,通过这陈淑君她可以判断,村姑像应该是个训练有素,有一定功夫底子的女人。

    陈淑君从小习武,她知道一个习武的女人和普通女人步伐肢体动作是有一定区别的,而且这些长期养成的肢体习惯,很难掩饰改变。

    之前,梅川秀依对自己的步态动作是有掩饰的,只不过,她瞒过了别人的眼睛,却没有瞒过心细如发的陈淑君。

    当然,陈淑君只是觉的村姑有些怪异,并没有怀疑对方就一定就是什么行为不轨的坏人。

    悄悄地观察了一会,陈淑君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朝前面的村姑走上去,她故意用胳膊肘碰了一下村姑挎在手腕上的篮子。

    就在陈淑君撞上来时,梅川秀依身体条件反射的做出闪避,一只灵活的手以闪电般的速度提起了快落地的篮子。

    梅川秀依的反应极快,篮子中只有几个鸡蛋掉落在地。

    “哎呀,真不好意思,是我撞了你,这样吧大姐,这鸡蛋多少钱一个,我赔你……”陈淑君讪讪的道着歉,一边近距离观察着村姑。

    “小啊妹,没事,破了几个鸡蛋而已,不打紧的,不用赔了。”

    梅川秀依摆摆手,神色很淡然,她看都不看地上破碎的鸡蛋一眼,转过身就向外面走去。

    抗日时期战乱不断,物品粮食稀缺,普通人能吃饱就不错了,能吃上鸡蛋的都算生活条件好的了。

    可眼前这个村姑倒好,碎了几个鸡蛋,一点不心疼,也不用赔,这根本不是一个乡下村姑该有的“大方”。

    不仅如此,陈淑君还发现了一点,村姑脸上脏兮兮的,可是布鞋鞋面上只沾染了一点点灰尘,看样子不是远道而来。

    想到这个村姑太可疑,陈淑君格外留了个心眼,她没有直接告知站岗的守卫人员上去盘查,而是让余小慧悄悄地跟在村姑身后。

    陈淑君望了一眼离开的村姑,心中带着怀疑,随即走进了李鸿的病房。

    “李鸿,你可真行啊,你表妹都从乡下走到医院从来看你了,真是千里送温情啊……”陈淑君话里酸酸的,似乎有点怨气。

    “什么乡下表妹哦?”

    李鸿一脸莫名其妙的望向陈淑君,不假思索的说:“我没表妹啊。”

    “行,你就继续装。”

    陈淑君幽怨的小眼神死死瞪着李鸿,似乎想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什么。

    “我装什么了,我连亲人都没有一个,更不要说什么表妹了。”李鸿显得很无辜,他自己也是一头雾水。

    转而,李鸿脑子一转,目光审视着陈淑君:“你该不会是无中生有诈我,故意编个表妹出来套我的话?”

    “我编个你鬼,我吃饱撑的编这些做什么?不信你出去看呗,你表妹就在医院外面。”

    李鸿有点困惑了,陈淑君好像不是开玩笑,那么,她这个表妹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你表妹都来了,你真不去见见?难道是你心虚什么了?”陈淑君看到李鸿无动于衷,就越觉的对方心里有什么事情故意瞒着。

    女人心思确实比较细腻,但是太心细的人又容易多想和胡乱猜疑,陈淑君就是这样的女人。

    “我心虚个P,我真没有表妹,你要真不信,老子现在就去和她对质!”李鸿真急眼了,甩脸色给陈淑君,他这人可以骂可以打,但是受不得冤枉。

    李鸿将手里的拐杖丢到一边,手脚利落,大步朝病房外走去。

    陈淑君见李鸿真的出去找人对质,她心里有些疑惑了,既然那村姑不是李鸿表妹,那究竟会是什么人?

    俩人走到住院部门口时,碰到了余小慧。

    “小慧,刚才让你跟的那个女的在哪里?”

    余小慧摇了摇脑袋,回答道:“君姐,我现在也不知道李大牛皮表妹去哪了,我跟着跟着,她忽然就没影了……”

    李鸿板着脸,用鄙视的眼神看看余小慧,又看向陈淑君。

    “陈淑君,余小慧,你们俩人一唱一和,故意耍我的吧?”

    突然之间,陈淑君想到了严重的事情。

    “糟了,是我大意了!”

    她懊恼的拍了拍自己额头,然后认真的对李鸿说道:“李鸿,刚才有个乡下来的女子自称你表妹来找你,我当时有点猜不透她身份,所以就让余小慧先跟着。”

    “什么样的乡下女人?”李鸿疑惑的问着。

    “那女人一副村姑的打扮,在你病房门口徘徊了一会,她应该受过一定的军事训练,我还试过她,她身手很灵活,绝对不是一般的村姑女子。”

    听完陈淑君这一番讲述,李鸿很快就想到,他可能被什么人给盯上了。

    “陈淑君,余小慧蠢的像猪就算了,你怎么脑袋也被驴踢了,遇到这么可疑的女人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李鸿嘴巴一向就毒,损起人来绝对呛的人无话可说。

    “你……”

    陈淑君和余小慧被李鸿的话毙的哑口无言,俩人气鼓鼓的,紧咬着银牙。

    “李鸿,你才是猪呢!”陈淑君反唇相讥,气呼呼的说:“我一开始真以为那女的是你表妹来着,再说了,你这人巧言令色一向就喜欢骗人,谁知道你说的话哪句真,哪句假的?”

    余小慧跟着附和道:“就是,就是,君姐说的没错,你李大牛皮一天到晚勾三搭四不安分,冒出几个表妹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

    这俩姐妹说话伶牙俐齿那也不是省油的灯,直接把全部的责任推到了李鸿身上。

    几个人相互斗了几句嘴,陈淑君正色道:“李鸿,你说那个可疑的女子来医院询问你的病房住址,会不会是小鬼子派来的敌特人员?”

    李鸿想了片刻,收回思绪,缓缓说道:“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个女的应该是提前来侦察情况的,他们可能是想来刺杀我吧。”

    “刺杀你?”

    余小慧惊讶的说道:“那刚才为什么那个女特务不动手?”

    陈淑君一个爆栗子敲在余小慧脑袋上:“余小慧,我看你真变一头猪了,医院这么多巡查的卫兵特务怎么下手,就算敢下手,她也跑不了。”

    “也对哦。”

    余小慧尴尬的吐了吐舌头,她其实就是随口这么一说,也没经过脑子细想。

    今天有女特务化妆来医院刺探,李鸿一点也不感到奇怪。

    小鬼子的间谍特务侦察情报的手段高超,他们连卫伯儒的行程都能了如指掌,要掌握他李鸿的情况,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幸好陈淑君只是让余小慧跟着,没有让卫兵直接上去盘问,不然的话肯定会打草惊蛇。

    以李鸿对鬼子特务的了解和分析,刺杀的特务们已经盯上他了,应该马上就会有所行动,而且可能就在今晚。

    在医院修养了这么多天,他正好手痒想虐杀鬼子了,既然特务要来暗杀,李鸿就下一个套,等着敌人来钻,然后将特务们一网打尽!

    随后,李鸿去保卫科找负责医院守卫工作的执勤负责人。

    执勤室内的官兵看到李鸿进来,立即起身敬了个礼。

    以李鸿的军衔职务来讲,虽然不是什么大官,但是李大牛皮的名头比很多高级将领都响,医院的人几乎没有人不认识他的。

    执勤守卫官兵们见到李鸿挺热情,一边倒着茶水,一边递着烟。

    “李长官,你怎么会有空过来?”一名少校军官好奇的问道。

    李鸿坐了下来,喝了一口水,语气严谨的说:“今天有特务混进医院了,晚上特务可能会有行动。”

    “什么?有特务混入医院?!”

    少校听到有特务进入医院,表情略微有点惊讶,随即严肃的说道:“李长官,医院戒备森严,兄弟们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巡查兵昼夜巡逻,根本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

    “特务是个女子,她是乔装村姑打扮混进来的还会说咱们的话,这样狡猾的女特务,门口的守卫们是很难察觉的。”李鸿向少校简单说了一下女特务的情况。

    “李长官,那你有什么指示?要不要加派岗哨?”

    “千万不能加派岗哨守卫,这样容易被鬼子特务察觉发现。”李鸿脑子里快速的想了想,接着说道:“这样,晚上你们保卫科减少岗哨和巡查的巡逻队,守卫工作要重新部署,还有,再去找几盏亮一点的探照灯来……”

    李鸿找来纸笔画了一幅医院的地形草图,他在地图上重新布置了卫兵的岗哨位置,在一些隐蔽角落额外增强了人手和火力。

    他们围着地图商量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制定了一个猎杀鬼子特务的周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