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178章 始料不及
    李鸿艰难的直起身体,回答道:“那个穿黑色皮衣的是八路军独立团团长李云龙,另一个是晋绥军358团团长楚云飞。”

    “嗬,你认识的人还真够不简单的,这俩人可都是战区赫赫有名打鬼子的抗日英雄。”

    陈淑君是个崇拜英雄的女孩,她听过这俩人的名头。

    “陈淑君,你怎么不夸夸我?我李鸿那也是战区数一数二的响当当人物,刚才出去的楚云飞和李云龙,那都是我的小老弟。”李鸿一点不谦虚,洋洋得意的夸着自己。

    “你啊,李大牛皮,二战区谁不知道你啊?吹起牛皮来轰轰响,小鬼子得颤抖!”护士余小慧冲李鸿做了一个嘲笑的鬼脸。

    李鸿能在二战区声名大噪,除了军事才干出众,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装B吹牛皮的造诣在二战区军官中无人能及。

    身为二战区吹牛界栋梁之才绝非浪得虚名,李鸿吹牛功夫甩别的军官可绕地球一圈。

    “多谢小慧护士夸奖,我李鸿喜欢吹牛那不假,但是,我打鬼子那也不含糊啊,哈哈哈!”李笑呵呵的说着。

    陈淑君转动眸子,凶狠的撇了李鸿一眼,语气凶巴巴的说:“行了,该换药了,一天不吹牛皮你浑身不舒服是吧?”

    “君姐,这李大牛皮就是死性不改,你看他身体好一点就开始吹牛,要不是君姐救你,还守了你一天一夜,你还能在这里吹牛么……”

    护士余小慧挺大嘴巴,她把陈淑君如何看护和抢救李鸿的细节全部说了出来。

    “小慧,要你多嘴!”

    陈淑君拉高声音,瞪着余小慧,俏脸上不经意闪过一丝羞红的色彩。

    护士余小慧意识到说漏嘴,急忙捂住嘴巴,避开陈淑君的目光,低着脑袋开始配药。

    刚才余小慧的话,李鸿在旁边听的一清二楚,此时,他的心里简直爽翻天了,陈淑君不但鲜血救他,而且心肺复苏时,竟然连初吻都便宜他了。

    李鸿被炮弹炸的差点丢了命,没想到他这只癞蛤蟆,还因祸得福得到了天鹅的吻。

    幸福总是来的这么不经意,如果上天再给他这样的机会,李鸿会毫不犹豫拿起板砖砸的自己半死不活,没准陈淑君以身相许也是有可能的事情嘛。

    他有这样无耻的想法真是一点不足为奇,李鸿以前为了骗单纯的女孩子,真的是什么花招都用的出来,不然,他也不会遭报应,英年早逝。

    李鸿得了便宜只好装糊涂,他当作什么也没听见,要是现在问陈淑君双方太尴尬了。

    陈淑君小心翼翼地拆开李鸿身上的纱布,细致的检查着每一处伤口的恢复情况。

    拆开伤口的纱布时,她看到快速愈合的伤口顿时讶然了。

    虽然陈淑君知道李鸿身体异于常人,但是,他这伤势恢复的也实在太快了,这简直是医学史上的奇迹伤员。

    护士余小慧更惊讶,脸部表情及其夸张的望着李鸿:“这才几天功夫,伤口怎么全部消肿开始愈合了,这也太诡异了,怎么可能呢?!”

    “小慧,不要大惊小怪的,专心工作。”

    “是,君姐。”

    其实,换作是任何的一个如果看到李鸿伤恢复的这么快,都会感到不可思议。

    她们俩人动作轻缓的拆开纱布并重新在伤口上敷好药,接着,又一层层缠绕新的纱布上去。

    陈淑君用剪刀剪断纱布,然后将纱布药品等东西放回到器械盘中。

    等余小慧出去,陈淑君的神色忽然变得肃重了几分。

    “李鸿,有个事情我得和你说一下。”

    李鸿奇怪的盯着陈淑君,从她严肃的表情来分析,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

    他在心里暗暗揣摩对方的心思:陈淑君该不会是想找他负责吧?

    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好了,他会做个负责到底的好男人。

    “你不会是想说让我对你负责到底吧?嘿嘿嘿……”

    陈淑君蹙着眉头,她根本不明白李鸿答非所问的在胡说什么。

    转而,她严肃的对李鸿说道:“李鸿,你身上伤势恢复的很好,不过,你颅内还有一块弹片没有取出来。”

    李鸿脸部表情僵住,始料不及,诧异的问:“什么,我脑袋里还有一块弹片没有取出?!”

    “因为弹片卡在了你颅内裂叶部位,脑部神经血管太多,现在没有这个手术条件,所以,为了保住你的性命,我没有尝试取出你脑部弹片的手术,只能让弹片留在你的颅内……”陈淑君把情况如实告知了李鸿。

    李鸿听完有点懵逼了,他清楚脑袋里残留弹片会带来什么严重的后果,比如癫痫,大脑记忆下降,脑瘫,这些都算轻的后遗症。

    陈淑君语气缓和,宽慰的说道:“你不用太担心,颅内的弹片暂时不会危及你的生命,只是,今后可能会造成后遗症,当然了,国外曾经有过这样的伤者先例,你可能幸运的和那位伤者一样,什么事情都不会有。”

    “陈淑君,你的意思是说我脑袋里有颗炸弹?随时可能爆炸,也可能永远不会爆炸?”

    陈淑君点点头,她也表示很无奈,并没有其它的办法。

    此时,李鸿的心情跟过山车似的起起伏伏,刚才心情好的要飞起来,这会的心情沉入到了谷底深渊,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李鸿,你也不用太悲观了。”

    李鸿这个人天生是个乐天派,再说了,他是一个死过一次的人,死都死过了还有什么糟糕的事情是无法接受的?,

    颅内一枚小小的弹片,他还真不怎么在意。

    “好了,该和你说的就这些了,你好好休息吧。”陈淑君缓缓走出了病房。

    陈淑君走后不久,保安团的军事主官们纷纷来探望和汇报一些团里的事情。

    保安团现在暂时驻扎在古城南边十公里外的城郊修整。

    李鸿住院这几天,保安团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团里的军官们过来就是让李鸿在一些文件上签字盖章。

    保安团庄县一战伤亡了三分之二,不过,精锐和军事骨干们都活着,辎重和火炮也完整的保留了下来。

    等李鸿伤势全部恢复,要不了多久,保安团又会成为一支钢铁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