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176章 会战结束(大章节)
    除了亲人之外,此时,陈淑君最在乎,最担心的恐怕只有李鸿了。

    她心中的紧张感和担心很强烈,任何人都看的出来,她这样悉心的看护李鸿不仅仅是朋友的关系。

    时间又过去了几个小时,李鸿身体麻醉时间早就过了,可是,他从手术结束到现在已经昏迷了20多个小时。

    陈淑君就这样傻傻的等待着,心里默默为李鸿祈祷着。

    她也不知道李鸿什么时候苏醒,因为一切都是无法预料的,也许几个小时,也许几天,也可能一辈子都醒不过来……

    过了一会,余小慧走过来,轻声的说道:“君姐,我替你看着吧,你很长时间没有休息了……”

    “不用,小慧你休息吧,我没事。”

    陈淑君笑笑,执拗的留在李鸿身边。

    她确实很疲劳,脑袋昏昏沉沉,脸色也很差,几十个小时没有休息了,一双布满血丝的眸子中却又是那样的刚强。

    夜深了,窑洞内四下无人,陈淑君一个人默默向李鸿诉说。

    “李鸿,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还说想泡我,你醒醒……我想听你再说一遍……”

    陈淑君说着说着,忽然控制不住情绪哭诉了出来。

    此时此刻,她多么希望李鸿再说一句:陈淑君,我可以泡你吗?

    如果,李鸿现在醒来真的这样说,陈淑君肯定会点头答应,毫不犹豫的拥抱上去。

    “李鸿,你个王八蛋占我便宜,夺走了我的初吻,你就这样装死,你给我醒过来,你得对我负责任……”

    陈淑君并不是在自说自话表白什么,她只是在尝试某种希望渺茫的办法唤醒一直昏迷不醒的李鸿。

    从严谨的医学角度来讲,与一个昏迷的不醒的人说话,是有可能唤醒对方意识苏醒的。

    “我不想当什么天鹅,你是癞蛤蟆,我就当一只母癞蛤蟆陪着你,李鸿,你一定要醒过来……”

    陈淑君轻声哭诉着,脸上都哭花了,执着的呼唤着李鸿。

    她从小就是一个性格坚强的女孩,从小到大,陈淑君哭过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能够让她哭诉流泪的,必定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陈淑君声泪俱下,哭声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就她这样哭着,老天都得感动。

    李鸿虽然一直昏迷着没有醒过来,不过,浑浑噩噩的脑子里还是有一些意识和思维。

    他仿佛听到身边有个女人在耳边不停的哭诉,那种哀伤就像是死了丈夫一样伤心。

    李鸿听着女人哭了一会,依稀听到对方在喊着他的名字,好像有一只母癞蛤蟆向他表白什么心事。

    有女人表白倒贴,哪怕是一只母癞蛤蟆,这无疑也给了李鸿顽强活下去的信念。

    尽管死神在灵魂深处不停的召唤着,但是,李鸿想活下去的欲望很强烈,他的生命在做着抗争,意识在抗争着,身体也在抗争……

    终于,经过一番抗争,他的顽强意志力战胜了死神,或许,这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力量!

    李鸿的手指条件反射的抽动了几下,眼皮也跟着微微眨动。

    守候在旁边的陈淑君,忧伤的双眸忽然发现李鸿肢体有微妙的变化。

    看到眼前这一幕是真的,她连落下的泪水都顾不得去擦拭,激动的站起身喊出了声。

    “李鸿,李鸿,李鸿……”

    几分钟之后,李鸿意识模糊的苏醒了,缓缓地睁了睁眼皮。

    “李鸿,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你再也不会醒了……”

    心里一直忐忑不安的陈淑君,捂着双颊,瞬间破涕为笑,脸上的表情变幻的很突然。

    李鸿艰难的侧了侧脑袋,眯着眼睛适应了一会刺眼的灯光。

    随着模糊的视线渐渐变得清晰起来,首先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个面色忧伤又哭又笑的女神经病。

    让他觉的奇怪的是,面前这个女神经病,俊俏的脸庞很熟悉,好像是陈淑君。

    要是陈淑君知道李鸿把她神经病看待,陈淑君肯定会气的当场发飙掐死李鸿这个王八蛋。

    李鸿看了一眼周围陌生的环境,声音虚弱的问。

    “我……我这是在哪里?”

    李鸿这身体综合素质确实强过普通人太多了,一般人受了这么重的伤害醒来,是很难开口说话的。

    陈淑君声音轻柔的回答道:“你受伤了,昏迷了一天,这里是窑洞,很隐蔽。”

    李鸿大脑记忆很模糊,他努力回想了一会,问道:“保安团兄弟们都撤出来了吗?”

    陈淑君点了点头,随即帮李鸿检查了一遍伤势。

    知道保安团士兵们都安全的撤离出来,李鸿总算是放心了不少。

    “疼,脑袋,浑身好痛……”

    李威声音颤抖着,浑身痛的要命。

    他想试着挣扎起身,可是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仿佛全身的精气被抽干了一般。

    “你动完手术,千万别乱动,不然伤口容易崩裂。”

    陈淑君关切的提醒着他,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脸,她脸上黯然的神色也因李鸿的伤情好转而变的晴朗。

    “你……你怎么哭了?”

    “胡说,我可没哭。”

    陈淑君倔强的转过身,快速擦拭掉脸上的一道道泪痕。

    “你没哭,那刚才是哪个娘们在我旁边哭丧,好像死了男人一样,哭的很伤心?”李鸿奇怪的望着陈淑君。

    “你……”

    陈淑君气的真想发作锤死李鸿这个没良心的家伙,不过,想到他身体如此虚弱,并没有与李鸿一般见识。

    她在心里一直骂着李鸿王八蛋,癞蛤蟆。

    “陈淑君,我昏迷了这么久,你一直都守在我身边么?”

    “才没有的事,你个癞蛤蟆,少自作多情瞎想。”

    陈淑君避开李鸿的目光,故意低着脑袋,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拨弄着手指。

    “我口渴……”

    陈淑君找来一个水壶,倒了一小杯热水,用勺子一点点喂着李鸿。

    “你还是少说话,好好休息吧。”

    给李鸿喝完水,陈淑君轻轻地替他盖好毯子。

    陈淑君盯着又睡过去的李鸿,她也不知道究竟喜欢李鸿这个土匪什么,或许,喜欢爱上一个人真的是莫名其妙不需要理由的。

    ……

    时间很快过去了五天。

    李鸿在窑洞里住了三天,等他伤情稍微稳定了一点,保安团士兵们将李鸿转移到了古城的陆军医院。

    在李鸿负伤的这几天,保卫太原的战局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朝太原中路进攻的鬼子第3旅团和松下联队,虽然被保安团打残了,但是东路和北路进攻的鬼子部队进攻很迅速,一路打到了太原城下。

    鬼子第3旅团损失惨重已经无力再战,只能在庄县修整,其它两路日军在步、炮、空联合作战下,敌人对太原发动猛烈的总攻。

    次日夜晚,夜战攻城的鬼子突破了太原的北面城垣,守城的傅将军被迫带着部下突围出城。

    随着太原守军全部撤离,太原沦陷,太原保卫战役就此宣告结束。

    所有围绕太原会战展开的战役共历时两个月,是抗战初期华北战场上规模最大、战斗最激烈、持续时间最长、战绩最显著的会战。

    日军参战总兵力约合4个半师团共14万人,伤亡达到了5万人(多出的部分鬼子伤亡保安团消灭的),中方军队参战总兵力共28万余人,伤亡十余万人。

    八路军在会战中有力地配合友军作战,平型关伏击战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

    忻口会战大量消耗日军有生力量,牵制了日军南下的作战行动。只有娘子关方面防范疏漏,被日军乘虚而入,致会战失败。

    狂妄自大的板垣老鬼子,在忻口战役时就曾经大肆吹嘘,双方伤亡比控制在1比5。

    可是板垣老鬼子做梦也没有想到李鸿的保安团战斗力这么强,给他们造成了这么大的意外伤亡。

    保安团从参战以来,前前后后几场战役打败了小鬼子两个精锐旅团,打残了三个加强联队,重创了小鬼子。

    直到太原会战结束,双方伤亡比是1比2,板垣老鬼子可谓是被李鸿狠狠扇了一耳光。

    随着山西几次大会战的结束,中方军队和小鬼子的战事变得缓和下来,双方之间并没有再爆发什么大规模的战役。

    占领太原,山西的日军因为战线拉的太长,兵力分散被牵制住,后勤消耗大,只能转进攻为防守,并没有急着进一步扩大占领区。

    古城县,陆军医院。

    古城是山西境内第三大的县城,这座县城处于战线的后方,位于临沂的南部。

    小鬼子没有进攻古城的原因很简单,古城外山高沟深,高地起伏,鬼子的机械化部队以及重型火炮,根本发挥不出其优势,而且古城屯守晋绥军重兵,小鬼子根本没有这个能力占领。

    二战区不少军政公署单位,还有陆军医院都转移到了古城县。

    古城县的陆军医院医疗条件是二战区数一数二的,李鸿在这所陆军医院已经住了好几天了。

    李鸿的伤势恢复的很快,才短短的五天,伤口好多处慢慢愈合了,勉强还能从病床上坐起来。

    即便是在住院期间,他也在时刻关注时下发生的战事。

    早上看完报纸,得知了太原沦陷的消息,李鸿心情很复杂,心中感慨万千。

    保安团官兵完成了庄县的坚守任务,即便打残了中路进攻的近万名小鬼子,终究是无法改变太原颓败的战局。

    ————————————————

     PS:弹头向各位推荐一本抗战爽文,书名《抗战之杀敌爆装系统》作者:董家老五。

    各位要是有月票和推荐票就请投给弹头,打赏书币弹头也要,过两天给大家爆发,谢谢大家的一路支持!

    还有一点提醒下,有书友说为什么最近章节变贵了,那是因为有些是大章节字数更多,其实收费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