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174章 陈淑君的紧张!
    “突击队,警卫排,给老子打!”

    小鬼子从四周街区包围过来,附近到处是开枪火光,李鸿带着士兵们沿着西街边打边撤。

    “不要让支那军人跑了,鸭鸡给给!”

    小鬼子似乎洞察到了李鸿他们要撤离,敌人当然不会这么轻易放跑保安团。

    几百名小鬼子收拢过来,紧随不舍的咬在后面,纷纷举枪射击。

    “哒哒哒!”

    鬼子掷弹兵架设好掷弹筒,瞄准前面200米的开枪火光就是一顿猛轰。

    “嗵嗵嗵!”

    一阵闷沉的发射声响起。

    “小心炮火,快隐蔽,快隐蔽!”

    李鸿下意识的大声提醒周围的士兵,其余士兵们身体快速的做出躲避。

    几枚榴弹不偏不倚的在他身边砸下,附近的掩体物轰塌,杀伤力威力巨大的弹片四处飞溅。

    “轰,轰,轰!”

    李鸿身体被爆炸开的榴弹轰飞了出去,身体重重滚落到几米外,手里的枪械掉落到一边。

    飞溅的弹片穿透了他戴在头上的钢盔,李鸿满脸焦黑,脏器受到严重的震荡伤害,十几片弹片深深嵌入在身体各处,血流如注。

    “嘟嘟嘟……”

    一阵急促紧张的系统提示声响起。

    系统提示:由于宿主颅部,颈部,身体多处遭受到致命伤,生命力药水无法供应多处创伤,宿主生命值正在极具下降……

    李鸿头痛欲裂,意识模糊的躺在地上,耳朵什么都听不到,仿佛又进入上一世的那种死亡状态。

    身体遭到炮弹轰砸的一瞬间,他感觉犹如千斤般巨石压在自己身上,浑身痛的骨骼几乎要散架。

    在地上躺了几秒,李威试图挣扎起身,可是身体根本不受控制,很快,他身上的山地装被伤口渗出的汩汩鲜血浸透了。

    “团座,团座,团座!”

    士兵们爬起身,快速跑到李鸿旁边,大声呼喊着。

    “咳咳咳”

    李鸿呼吸道火辣辣的难受,不停的咳血,意识变得越来越模糊,脑袋微微垂下,任凭士兵们如何呼喊,他什么也听不到。

    渐渐地,他的眼皮变得厚重起来,周围的事物也看不到了,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睛。

    “团座,团座,醒醒,不要睡……”

    士兵们连声呼喊,一个个心急如焚。

    “医护兵,医护兵呢?!”

    “医护兵都转移了!”

    警卫排长大声吼道:“警卫排,快给老子顶住!”

    蒋武按压住李鸿身上的喷血的伤口,急切的大喊:“突击队快找一副担架过来,动作快点!”

    李鸿爱惜自己的部下,拿士兵们当兄弟,士兵们同样爱戴李鸿,团座受了伤,士兵们哪里有不拼命的道理。

    “小鬼子,老子和你们拼了,杀!”

    警卫排和突击队士兵愤怒的暴吼,不屑一切代价的阻击小鬼子。

    “咻,咻,咻!”

    “哒,哒,哒!”

    突击队士兵一边开枪,一边用火焰喷射器攻击进攻上来的小鬼子。

    冲在前面的小鬼子迎头遭到射杀倒在地上,还有十几名鬼子身上全部着火。

    “啊,啊,啊……”

    身上着火的小鬼子惨叫着,四处乱窜,大火引燃到别的小鬼子身上。

    后面的小鬼子看到火球过来,顿时吓的拔腿就跑,街道上的几百名小鬼子乱作一团。

    “撤,快!”

    突击队士兵抬着李鸿,冒着弹雨从西街冲了出去。

    警卫排士兵留在最后,连续的更换冲锋枪弹匣狠狠射击压制小鬼子。

    十几分钟后,突击队士兵追上了撤离的大部队。

    “医护兵,医生,医生,快过来!”

    突击队士兵抬着担架,冲着人群高声大喊着。

    一名医护兵急忙跑过来,手指放在李鸿颈动脉上试量,紧张的说道:“团座没脉搏了,也没有呼吸了,团座他已经……”

    “他娘的,你再敢胡说八道老子毙了你,你快点给老子把团座救活!团座要是真的……老子毙了你!”封彪揪着医护兵,手里的驳壳枪顶着对方脑袋。

    封彪跟李鸿那是一起从土匪山下来的兄弟,要是李鸿死了,他真有可能毙了医护兵。

    “长官,我真的救不了团座,团座颅部,颈部都是致命伤……”医护兵真的无奈,就算枪毙他也没用。

    医护兵虽然医术有限,但是,他清楚的知道,李鸿这样的伤势是根本无法挽救的。

    “你他娘的就是个废物!”封彪一脚将医护兵踹开。

    “团座,团座!”

    很快,几名军事主官也赶了过来。

    胡秃蛋和史一彪看到李鸿伤成这样,气的拔枪要找警卫排长封彪算账。

    “封彪,你他娘的这个警卫排长是怎么保护团座的!头儿伤成这样,你小子还有脸站在这里?!”

    “头儿,我封彪对不起你,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封彪自责的跪在地上,沙哑的声音中带着哭腔,他举起枪对着自己的脑袋就想开枪。

    闻讯赶来的陈淑君,一把夺过封彪手里的枪。

    “你以为你死了,就能换回你们团座的命么,懦夫一个!”

    “陈医生,陈医生,求求你,救救我们团座,我封彪给你磕头了……”

    封彪脑袋重重磕在地上,其余军事主官们也是连连哀求着陈淑君。

    “你们都给我让开!”

    陈淑君呵斥开军事主官们,走到了李鸿跟前。

    她用手撑开李鸿厚重的眼皮,仔细检查了一遍脉搏,呼吸,心跳……

    看到李鸿满脸血肉模糊奄奄一息,陈淑君眉头蹙成了一团,差点失了方寸,这样的紧张是她从来没有过的。

    李鸿的瞳孔开始涣散,失血性休克,呼吸几乎停止了,心跳脉搏时有时无十分微弱。

    从医学角度来说,陈淑君完全可以判定李鸿无法救治了,他能撑到现在还有一口气都已经是个奇迹了。

    当然,陈淑君是一个不轻易放弃生命的人,哪怕李鸿还有一口气,她都会拼劲全力去挽救。

    “小慧,快,他还有脉搏心跳,快给他吸氧……”

    于小慧在陈淑君的指示下,拿棉花清理开李鸿鼻腔呼吸道的脏物,有条不紊的将一个氧气面罩套在了李鸿的脸上。

    几天之前,李鸿送给医院不少医疗物品,比如医疗器械,药剂,抢救的氧气瓶,这会正好用到他自己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