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173章 捍卫,捍卫!
    “医生……救救我……”

    受伤的士兵翕动着嘴唇,声音低沉的求救,由于失血过多已经近乎休克了。

    陈淑君跑过来,看了一眼俩名伤兵。

    她快速的打开医药箱,拿出注射器先为那名炸断腿的士兵打了一针镇痛剂,然后为另外一名伤员进行心脏按压术抢救。

    这个年代还没准确的“心肺复苏”专业术语,心脏按压术仍然只在小范围内传播,没得到重视,国内知道这种急救办法的医生并不多。

    这名抢救的伤员,呼吸和心跳都停止了,如果遇到的不是陈淑君,伤员可能早就被当成尸体放弃抢救了。

    陈淑君双掌交叠放在伤员胸口上有节奏的按压,过了一会,当她观察到伤员瞳孔有变化时,脸上露出一丝为微不可察的欣喜。

    她的这种欣喜表达,是一种看到生命复生的激动。

    她没有放弃伤员,加快了心肺复苏按压节奏。

    五分钟……

    十分钟……

    经过陈淑君的不懈努力抢救,十五分钟后,这名幸运的伤员奇迹般的恢复了心跳和呼吸。

    不轻易放弃任何一个同胞的生命,这是她学医以来的人生信仰。

    随后,陈淑君为这名伤员止血简单包扎,让担架队将俩名伤员抬了下去。

    “哒哒哒!”

    “轰轰轰!”

    战斗还在继续,陈淑君背着医药箱,在枪林弹雨中穿梭,她冒着生命危险,救了一名又一名伤员。

    小鬼子不仅残忍,还特别的坏,这些灭绝人性畜生专门打击那些戴着红十字袖章的医护人员。

    无数的流弹险而又险的从陈淑君身边擦过,李鸿看到身处险境的陈淑君,立即冲过去一把将她拽到了一面半米高的断墙之下。

    “你他娘的不要命了?!”李鸿背靠在墙下,急的吼了她一声。

    “你才他娘的!”

    陈淑君用粗话不客气怒怼了回去。

    李鸿被她怼的一愣,反而笑了笑,这样的野娘们跟他这个土匪还真是绝配!

    “你们医院不是昨夜转移了么,你们怎么又回来了?!”李鸿捂着半边耳朵,大声的问着对方。

    陈淑君没有搭理李鸿,只是低着头捡起洒落在地上的药品,放回医药箱中。

    “你这婆娘真心不错,是不是放心不下我又偷偷回来了?果然是患难见真情啊,哈哈哈……”

    李鸿逗了陈淑君几句,随即拿起冲锋枪射杀前面街道冲来的几名小鬼子,身体迅速的又缩了回来。

    “你个土匪癞蛤蟆少在这里自作多情,你以为你是谁?我要真放心不下,那也只会是我弟弟。”陈淑君瞪了李鸿一眼,背起医药箱,侧过身就想走。

    陈淑君昨天留心到李鸿说保安团医疗队医护人员不够,所以,她和医院的医疗队才自愿留下来帮助伤员。

    当然了,女人向来是口是心非的。

    至于陈淑君心里是不是放心不下李鸿,别人不得而知,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

    李鸿急忙一把将陈淑君又拽了回来。

    “你个癞蛤蟆还想干嘛,伤员这么多,请不要影响我工作。”陈淑君沉着脸色,严肃的说道。

    李鸿没有多说废话,他解开身上的一套凯夫拉材质的防弹装具,然后将防弹头盔和防弹背心套在了陈淑君身上。

    “你身上的红十字袖章太明显了。”李鸿摘掉陈淑君手臂上的袖章,提醒道:“战场上好好保护自己,你才能救更多的伤员……”

    李鸿对陈淑君真是好到没话说了,他身上最后一套凯夫拉防弹装具都送了出去。

    “谢谢提醒,你也保护好自己。”

    陈淑君语气温和的感谢,临走时给了李鸿一个感激的眼神,很快,她投入到了救治伤员中。

    “机枪组火力压制,炮兵给老子把500米外建筑楼上的鬼子重重机组端掉,弹药手,快,给老子把弹药搬上来!!!”

    李鸿大声指挥着战斗,他带着保安团士兵坚守在防御阵地上,顽强的和小鬼子战斗。

    双方战斗进行到了白热化程度,士兵们相互打红了眼睛,只认衣服不认人,见了人就开枪。

    “突,突,突——”

    “嗵,嗵,嗵——”

    街道上火炮声,机枪点射声响成一片。

    鬼子利用兵力上的优势从多面展开进攻,经过两个多小时战斗,鬼子以惨重的伤亡代价,终于突破了保安团守卫的几道街道防线。

    双方士兵近距离交战在一起,展开了庭院战,街巷战,房屋战,掩体工事争夺战。

    即便防线遭到小鬼子突破,保安团士兵至死不后退一步,每一条街巷胡同,每一处民房院子,士兵们都用鲜血和生命来捍卫。

    不少保安团伤兵因为负伤行动不便,为了不拖累战友拒绝搭救。

    伤员们缩在了各处掩体工事下,或者背靠着民房断墙,他们知道已经走不了了,所以,每个人手里都攥着手雷和手榴弹。

    “兄弟们,咱们保安团的兄弟死也不能做小鬼子俘虏,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兄弟们咱们今天一起上路,下了阎王殿继续打鬼子!”

    一名腿部被机枪弹打烂的保安团中尉,冲周围士兵呐喊着。

    “狗日的小鬼子来吧!!!”

    十几名伤员们齐齐大喊着,一脸无畏,不屈的发出一阵怒吼。

    听到小鬼子冲上来的脚步声,伤员们毫不犹豫的拉开手榴弹拉环和手雷保险销。

    有些被鬼子包围的士兵充当起敢死队,他们身上捆扎着炸药,一拉导火索,拿自己当人肉炸弹扑向小鬼子密集处。

    “八嘎,啊,不要,快跑……”

    鬼子们看到保安团伤兵们疯狂的举动,一个个惊恐喊叫起来,敌人吓的胆战心惊,转身四处逃窜。

    “轰,轰,轰!”

    爆炸声伴随着凄厉的惨叫声。

    一百多名小鬼子被炸的死伤惨重,血淋淋肢体溅落在街道上。

    保安团伤兵和鬼子们同归于尽,他们用鲜血和生命捍卫士兵的尊严,捍卫保安团的尊严!

    只有站着死,绝不跪着生,这就是保安团士兵宁折不弯的战斗精神!

    半个小时后,枪炮声渐渐稀疏下来。

    小鬼子伤亡太大实在扛不住了,敌人边打边撤,狼狈退回后面的街区。

    趁着小鬼子撤退,李鸿命令所有部队退守到了身后几百米的后街进行防御。

    此时,整个庄县三分之二的街区都被小鬼子占领了。

    激烈战斗了几个小时,保安团能够投入战斗的士兵不到700人,小鬼子伤亡就更不用说有多惨烈了。

    松下联队和第3旅团,完全被保安团打残了,没有一个大队建制是完整的。

    几天下来,原本近万人的鬼子部队,现在能投入战斗的士兵不足3000人了。

    保安团全体官兵不但抵御住了鬼子进攻,还打死打伤了这么多敌人,这样顽强的部队可以说绝无仅有。

    被鬼子占领的街巷,建筑废墟上到处燃烧着火苗,黑烟弥漫在四周。

    每一处街巷中,每一处角落,随处可见双方士兵的尸体,地面上血污斑斑,就像是一座绞肉场。

    不少受伤的小鬼子在地上哀嚎打滚求救。

    “医护兵,队医,救救我,救救我……”

    鬼子医护人员背着医药箱抬着担架,在街道四处搜救伤员。

    这些鬼子医护人员真是一群畜生,他们遇到奄奄一息的保安团士兵,竟然举起了屠刀下毒手,一点医护人员的怜悯心都没有。

    鬼子医护人员残忍的一面,李鸿在望远镜中看的清清楚楚。

    “他娘的,这群丧尽天良的畜生!郑铁头,给老子火力覆盖,炸死那群小鬼子医护兵!”

    李鸿愤怒咬着后槽牙,大声的下达了命令。

    “是,团座!”

    郑铁头转身跑出临时设立的指挥部。

    不到十分钟,一个炮兵排士兵架设好迫击炮,做好了瞄准射击的准备。

    经过刚才一战,炮兵连士兵伤亡也不小,一个完整的连队,就剩下不到两个排。

    “两发齐射准备,间隔五秒,预备,放!”

    “嗵,嗵,嗵!”

    十几枚炮弹从炮管中同时飞出,间隔几秒钟,又是一轮炮弹齐射。

    炮兵两发齐射完毕,趁着敌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迅速的搬起迫击炮撤离炮兵阵地。

    密集的炮弹瞬间飞到了一千多米外的街区。

    随着一阵爆炸声响起,百米范围内的街区遭到了火力覆盖。

    “啊,啊,啊……”

    七八名鬼子医护兵无一幸免,身体被炮弹炸撕裂,齐齐倒在了血泊中,每名小鬼子都死无全尸。

    “八嘎呀路,可恶的支那炮兵!”

    在遭到轰炸的街区不远处,一名鬼子少佐举着望远镜看到了一支医疗队被干掉。

    当他移动瞄准镜想搜索保安团炮兵时,眼前只有一片炮弹发射硝烟,并没有发现一个保安团炮兵。

    不久,十几名鬼子军官接到命令进了武腾信南的指挥部,鬼子展开了下一次的进攻部署会议。

    ……

    保安团退守到后街后,李鸿收缩兵力,将主要的兵力集中,分别占领了建筑楼制高点,还有十几条街巷。

    时间很快到了夜晚八点。

    在半个小时之前,李鸿巡视了一遍后街防御阵地,还有住在医疗队的伤员。

    考虑到伤员行动不便利,转移起来花时间,随后,他下命令让伤员们提前转移出城。

    安排好伤员转移,现在距离保安团完成坚守任务不到四个小时。

    虽然几个小时的时间过的很快,但是李鸿心里清楚,这几个小时里,敌人绝对不会让他们好过。

    保安团士兵们补充足弹药,在工事中等着小鬼子。

    晚上九点,小鬼子集结了5个步兵中队,一个炮兵中队,疯狂的朝后街发动猛攻。

    “突突突——”

    “轰轰轰——”

    枪炮声响彻在夜晚,双方使出了看家本领,子弹和炮弹来回的招呼。

    建筑楼上,民房庭院中,屋顶上,街巷中到处是闪烁的开枪火焰。

    无数的流弹夹杂着橘红色的火线,像激光一样在黑暗中飞溅,密集嘈杂的枪炮声持续了几个小时。

    李鸿率领部队顽强的抵抗,打退了小鬼子3次进攻。

    小鬼子打的也很顽强,尽管连续进攻失利,可是敌人依旧朝后街冲来。

    “鸭鸡给给!”

    小鬼子们弯着腰,三三两两的在街道上运动,他们借着四周的遮挡物,一边进攻一边据枪射击。

    双方士兵在相隔两三百米的街区交火,谁也看不到谁,相互捕捉对方的开枪射击,或者用迫击炮掷弹筒攻击。

    保安团炮兵夜晚寻找不到目标,只好根据枪声判断目标,哪里枪声密集,他们的炮火就往哪里招呼。

    黑夜给小鬼子提供了很好的掩护,保安团的枪炮根本无法压制多面进攻的敌人。

    一千多名小鬼子从十几条街道涌来,敌人悄悄钻进巷子中,四处包围后街。

    李鸿趴在一处民房的房顶上,操控着手里的M2重机枪,频频移动枪口对着开枪火光多的街区四处扫射。

    “团座,团座!”

    听到史一彪的呼喊声,李鸿停止了开枪。

    “什么事情?!”

    史一彪大声汇报道:“团座,小鬼子从北街迂回过来,我们被包围了!”

    李鸿放下手中的重机枪,拿起望远镜观察四周扑来的小鬼子,仔细寻找鬼子兵力薄弱点。

    过了一会,他看了一眼腕表的时间,现在是十一点零五分。

    “传令下去,命令各部集中火力向西街突围,快!”

    “是,团座!”

    史一彪带着十几名士兵,迅速的散开去通知各部转移撤离。

    保安团士兵接到通知,纷纷从工事撤离战斗,他们集中火力,几百人猛攻西街小鬼子。

    迂回到西街的小鬼子不多,只有一百多人而已,不到十五分钟,保安团士兵就击退敌人打开了突破口。

    “团座,西街突破口打开了,我们警卫排掩护,你赶紧撤离!”警卫排长封彪带着人来催促李鸿。

    “他娘的,老子是团长,怎么能第一个跑?突击队和警卫排跟我一起负责断后,让受伤的兄弟先撤!”

    突击队加警卫排人数一起不到50人,要阻击这么多小鬼子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