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171章 可惜,你又要失算了(大章节)
    “快,救将军,救将军!”

    几名鬼子官兵狼狈的从地上爬起身,他们跑到武腾信南旁边,赶紧搬开木柱和瓦砾砖石。

    武腾信南咬着牙,顽固的试图站起身,可是由于一只腿骨骼断裂,没走几步又倒在了地上。

    “队医,队医,将军受伤了!”

    没一会,几名鬼子的医护兵跑进了指挥部。

    一名戴眼镜的鬼子军医检查完武腾信南的腿,说道:“将军,你的腿需要马上进行手术。”

    武腾信南在官兵搀扶下艰难的站了起来,他忍着疼痛问着军医。

    “我的腿还能保住吗?”

    “抱歉,将军,你的左腿膝盖粉碎性骨折,现在这样的医疗条件,恐怕……”

    “八嘎呀路,该死的李鸿,该死的保安团,我要杀了你们……”

    武腾信南看着自己血肉模糊的膝盖,崩溃的大骂起来,脸上愤怒到了极点。

    此时,换作任何人都会忍不住暴怒,原本腿好好的,一转眼就变成了瘸腿狐狸,这样的转变真的让武腾信南很难接受。

    几名鬼子医护人员,在指挥部附近选了一处空旷的角落,忙着为武腾信南手术。

    军医准备注射麻醉时,武腾信南拒绝了。他距离的理由很简单,因为晚上会有战斗发生,武腾信南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做出指挥。

    不久,一名鬼子中佐走了过来,小声询问正在手术的武腾信南。

    “将军,晚上突袭保安团南街口的作战计划是否继续进行?”

    武腾信南摘下咬在嘴里布团,痛的声音颤抖:“通知松井大队,晚上的作战计划不变……让通讯部队维修好通讯线路,有什么情况随时向指挥部打电话……”

    “哈衣,将军。”

    鬼子中佐点着脑袋,随即跑出了指挥部。

    刚才,小鬼子守卫的街道遭到炮火覆盖,鬼子的伤兵塞满了医疗队,不少小鬼子还在清理废墟救治伤员。

    这一顿猛烈的炮火轰炸,虽然小鬼子伤亡不小,但是,并没有打乱敌人夜间的作战计划。

    几名鬼子指挥官迅速的收拢部队,重新部署进攻计划,近千名小鬼子分别从几个方向,蠢蠢欲动朝南街摸去。

    保安团炮兵炮击结束后,炮兵们将各种口径野战炮钩挂到了卡车的车厢后面,或者,就地将一部分火炮分解用驮马拉运转移。

    作战时,辎重部队转移起来最花时间,也相当麻烦,好多物品需要搬运,所以,李鸿才会提前下命令让炮兵部队把所有火炮和后勤物资转移出去。

    ……

    在登云楼上,李鸿手里举着一副新的夜视望远镜,来回观察小鬼子占领的街区。

    小鬼子自以为夜晚能够提供掩护,可是,敌人的一举一动都无所遁形,李鸿在夜视望远镜中看的清清楚楚。

    “武腾信南,你个老鬼子还真够阴的,还想搞夜袭?可惜,你又要失算了……”

    李鸿冷冷的笑着,放下了手中夜视望远镜。

    战场上战机稍纵即逝,哪方先抢占到先机,谁就多几分胜算。

    随后,他给部队下令,趁着敌人还没有展开进攻,准备来个先下手为强。

    保安团之前留下了一个轻迫击炮连作为炮火支援,炮兵们一接到李鸿命令,迅速的奔向南街。

    “快,快,炮兵快寻找阵地!”

    郑铁头对着炮兵连士兵大喊着,炮兵们三三两两扛着迫击炮和弹药箱在南街区附近寻找合适的迫击炮阵地。

    过了半个小时,李鸿带着突击队亲自赶往了城南街指挥。

    保安团一营守卫的南街,防御线有五六百米长,如果不是李鸿提前洞察到了敌人要搞夜袭,不然,一营这点人肯定是守不住的。

    “团座,团座。”

    李鸿带人跨进一营指挥部,指挥部里面的胡秃蛋和郑铁头纷纷敬礼。

    一营的指挥部就设立在一间民房中,附近也没有守卫和坚固的防御工事。

    郑铁头敬完礼,率先汇报道:“报告团座,炮兵连已经建立好阵地,全部准备就绪,随时可以炮击小鬼子。”

    胡秃蛋接着汇报道:“团座,俺们一营按照你的命令,机枪火力工事全部重新部署过了。”

    听完俩人的汇报,李鸿点了点头,随即抬起腕表看了看时间。

    “现在是八点五十分,传令下去,十分钟之后,所有炮兵展开炮击,不要节省弹药,千万不能让小鬼子越过南街防线!”

    “是,团座!”

    俩人大声应答一声,各自离开了指挥部赶回阵地。

    夜晚中,一旦有小鬼子越过防线,那么就等于全线失守。

    因为,夜晚能见度太低了,很难分辨是敌是友,倘若双方近战胶着在一起,保安团丝毫发挥不出火力优势,吃亏的只会是保安团。

    炮兵连有将近三十门迫击炮,一营两个连的迫击炮和掷弹筒加在一起也有二十多门。

    这么多迫击炮和掷弹筒齐射,绝对炸的小鬼子菊花满天飞。

    几分钟之后,李鸿到了炮兵阵地。

    炮兵阵地上分散排列着几十门迫击炮,炮兵小组跪姿在迫击炮后面,严阵以待,准备发射火炮。

    他爬上屋檐,举着望远镜观察前面街巷运动过来的小鬼子,嘴里大声报着炮击目标的参数。

    “方向坐标,30、23,距离600米,曲射角度抬高3度……”

    炮兵们根据李鸿提供的参数,娴熟的操控迫击炮进行角度调整和瞄准。

    虽然夜晚这些炮兵看不清楚目标,但是他们听的懂射击目标的发射参数,所以,完全不用担心炮弹会偏离问题。

    “装弹,预备,放!”

    “嗵,嗵,嗵——”

    一阵闷沉的炮膛出膛声响起,几十枚迫击炮榴弹齐射。

    密集的炮弹呈仰角飞出,狠狠地砸向小鬼子进攻的方向。

    很快,600米外的几条街巷,闪烁起爆炸火光,爆炸声接连的响起。

    炮兵连火炮发射后,一营的炮兵们以前方街区的爆炸火光为发射目标,他们也把炮弹打在了爆炸点附近。

    “咻,咻,咻——”

    炮弹带着尖啸声飞出。

    朝南边街道摸过来的小鬼子,被飞射过来的炮弹轰的措手不及。

    “八嘎,火炮来袭,快转移分散,快隐蔽!”

    鬼子的作战指挥官大声向士兵们发出命令。

    夜色漆黑,行动受到一定限制,几百名小鬼子乱成一团,晕头转向的在街巷乱窜,甚至还发生踩踏。

    迫击炮的榴弹射击十分的精准,炮弹一炸就是一片,多间民房倒塌,瓦砾砖石四处飞溅。

    榴弹炸开不仅可以形成弹片,那些飞溅出去的砖瓦碎片杀伤力也是极强,溅射到人身上非死即伤。

    “呃啊,呃啊,呃啊……”

    惨叫声在街区四处响起,各种嘈杂的喊叫声和呼叫声不断。

    有些小鬼子慌不择路,为了躲避炮弹,自作聪明躲进了民房中,几发炮弹飞来,全部埋在了建筑物和断墙下。

    炮击持续了一会,几百名小鬼子伤亡了一百多人,街巷废墟中到处是小鬼子血淋淋的尸体。

    剩下的小鬼子,不熟悉地形,跟无头苍蝇一样乱跑,敌人被炸的溃不成军。

    “不许撤退,不许乱跑……”

    多名小鬼子军官狼狈的爬起身,呼喊大叫将跑散的士兵集结起来。

    李鸿举着望远镜观察着遭到炮击的小鬼子,转而,他移动瞄准镜,视线投入到了前方别的街区。

    “方向坐标,47、101,距离500米,曲射角度抬高3度……”

    刚报完炮击目标参数,炮兵们移动炮管,然后对着另外几条街道上的鬼子又展开了炮击。

    炮声一响起,就像是引燃战火的导火索,没多久,守卫一营的士兵们纷纷扣动扳机,射击对面遭到炮击的街区。

    “哒哒哒——”

    “突突突——”

    十几挺轻重机枪声响彻起来,在嘈杂的枪声中还有加特林和M2重机枪声。

    加特林和M2重机枪,不论是摧毁力还是杀伤力都是非常恐怖的。

    橘红色的弹雨,在街区四处穿梭,流弹“叮叮当当”溅射在民房建筑物上,弹头碰撞的火化四溅。

    密集的机枪子弹将房屋墙体的砖石和建筑物打的粉碎,十几间民房直接被加特林和M2重机枪拆的四分五裂。

    远处街区的小鬼子暂时被炮火压制住,根本无法展开有效的反击,保安团一营士兵无所顾忌的开枪射击。

    面对飞来的流弹,进攻的小鬼子根本无法前进一步,四处躲藏躲避飞来的流弹。

    尽管保安团士兵射击出去的子弹多数是流弹,可是,还是有不少小鬼子死在了流弹中。

    “啊,啊,啊……”

    小鬼子中弹的惨叫声时而响起,地面上歪倒着一片鬼子尸体。

    “射击,射击,鸭鸡给给!”

    溃散的敌人慢慢集结起来,敌人依据街道工事,拿起武器开始反击。

    小鬼子一反击,还没放几枪,结果,招来了更密集,更猛烈的子弹和炮弹打击,伤亡的人数急剧上升。

    敌人连续组织了好几次冲锋,但是都失败了,保安团的火力实在太猛,几路进攻的小鬼子一走出来就会遭到流弹射杀,最后敌人只好拉回伤兵撤离。

    李鸿移动着望远镜,看到敌人撤退,立即下令炮兵停止了炮击。

    “停止射击,停止射击!”

    渐渐地,枪声也停了,周围恢复了死寂。

    这场战斗完全是压倒性的完胜,保安团一营伤亡不大,牺牲了几名士兵,伤了十几名士兵。

    小鬼子伤亡可不小,松井大队伤亡了200多人,还有鬼子其它的炮兵部队伤亡也不小,鬼子炮兵火炮都没用来得及发射,阵地就被保安团炮兵连摧毁了。

    李鸿有夜视望远镜,能看到鬼子部队调动,而敌人摸黑进攻什么目标也看不到,只能被动挨打。

    战斗结束后,保安团一营士兵缩回到了掩体工事下面,所有人枪不离手,人不离工事,随时可以战斗。

    别看现在街巷静悄悄地一片,其实,战斗很有可能一触即发,下一场战斗说打起来就打起来。

    李鸿不知道敌人何时会进行进攻,所以,他一直守在阵地防线上。

    这一夜,小鬼子再也没有发动进攻,双方就这样相安无事对峙了一个晚上。

    当然,安静只是表面,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

    清晨,天才刚刚亮起,突然,震耳欲聋的炮声打破了庄县的沉静。

    “轰,轰,轰——”

    小鬼子昨夜吃了亏,疯狂的报复开始了,鬼子击中炮火压制保安团。

    敌人炮火猛烈,保安团的炮兵那也不是吃素的,双方炮兵展开了一场规模不小的炮仗。

    密集的炮弹在双方守卫的街区来回的飞射,爆炸声一声接着一声响起,硝烟弥漫,各处民房建筑物上燃烧着火苗。

    炮声稀落下来,几千名小鬼子从南街,中心街,北街道同时展开进攻。

    “哒,哒,哒——”

    “突,突,突——”

    进攻的小鬼子步兵手里拿着武器,弯腰屈身,利用周围的地形作掩护,谨慎小心的前进。

    鬼子机枪手们,趴在街区的各处角落火力压制,掷弹兵躲藏在街道隐蔽处,随时给前面的步兵提供炮火支援。

    “帝国士兵们,打垮保安团,鸭鸡给给!”

    在北边街道,忽然涌现出一百多名小鬼子,这些都是小鬼子组成的敢死队。

    鬼子没有佩戴钢盔,头上绑着膏药旗布带,每个人手上拿着冲锋枪和轻机枪,身上携带着炸药,不要命的冲锋。

    “他娘的,小鬼子还敢组织敢死队,老子灭了你们!”

    李鸿气愤的放下望远镜,带着突击队士兵快速的支援北街那边。

    鬼子的敢死队打战特别的顽强,他们完全不在乎自己性命,被子弹打倒,后面的鬼子接着冲,哪里有坚固的机枪工事,敌人就拿着炸药冲上去同归于尽。

    别看小鬼子人数只有一个中队,可要是所有人都不要命,就是一股强大恐怖的战斗力,谁都惧怕三分。

    这支鬼子组织的敢死队,让守卫北街道的保安团士兵吃了不小的亏。

    十几分钟后,突击队赶到了北街道。

    “突击队,上,给老子灭了这群狗娘养的敢死队!”

    突击队士兵在李鸿的命令下,分散跑进北街的房屋和庭院中,他们用冲锋枪专门射击那些头上绑着膏药旗的鬼子敢死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