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168章 死磕到底
    “机枪手开枪,打烂小鬼子的装甲车!”

    “突突突——”

    南街口的十几处机枪工事内机枪声响彻起来。

    机枪手狠狠扫射150米外的装甲车队,在这些机枪中还有加特林机枪和M2重机枪。

    虽然保安团人数少了很多,不过武器火力上并没有减弱,李鸿用火力优势弥补了兵员少的劣势。

    鬼子装甲车冲上来,首当其冲受到火力打击,无数的机枪弹飞来,打的装甲车车体弹孔遍布。

    “嗵,嗵,嗵!”

    装甲车射出几枚炮弹,炮弹轰在南街口几处掩体工事附近。

    民房院落倒塌,几名保安团一营士兵遭到了炮火打击,死伤在工事中。

    周围都是民房建筑楼,能够提供士兵很好的保护,装甲车的火炮在巷战中有局限性限制,作用还不如迫击炮或者机枪实用。

    几枚炮弹打完,前面推进的几辆装甲车被一营机枪手打成的遍体鳞伤,车身上冒着硝烟,车内的装甲兵被乱枪打死。

    一般的轻机枪可能对付不了装甲车,可是加特林和M2重机枪,干掉鬼子装甲车没有丝毫的压力。

    “建立防御阵地,快!”

    小鬼子步兵在指挥官的命令下,四处分散开,纷纷在街边寻找隐蔽点建立防御阵地,有些小鬼子缩在装甲车残骸后面开枪反击。

    “哒哒哒——”

    双方在南街口展开了交火对抗,枪声越来越激烈,街道四周到处是穿梭的流弹。

    小鬼子建立好防御阵线,一名缩在院落里的鬼子少佐喊来俩名鬼子小队长。

    “现在支那军人火力被吸引住,你们两个小队从侧翼迂回进攻。”

    “哈衣!”

    俩名鬼子小队长点点头,然后各自带着一个小队士兵,悄悄地从一营的侧翼摸过去。

    两个小队鬼子钻进胡同中,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没有保安团士兵发现,其实,一营的机枪手早就等着敌人上来送死了。

    小鬼子往胡同前进了不到100米,四周的机枪声响了起来。

    密集的弹雨从几栋建筑楼的窗户射击口飞出,十几挺机枪和冲锋枪火力全开扫射胡同内小鬼子。

    建筑楼的窗户口基本用砖石封闭住,只留下一个射击口,小鬼子很难打中里面的保安团士兵。

    “哒哒哒!”

    “突突突!”

    胡同前面的鬼子被打的措手不及,浑身是弹孔血窟窿,血浆抛洒,鬼子一下就死伤了几十人。

    胡同比较狭窄,一米多宽的样子,小鬼子集中在胡同里面就等于是集群冲锋,机枪对付集群目标一扫就是一大片。

    保安团的机枪手根本不用点射,直接对准胡同里的小鬼子扳机一搂到底。

    “分散,分散,反击,反击!”

    小鬼子被打的很狼狈,慌忙的在胡同四周寻找掩体,或者跪姿在地上据枪反击。

    保安团士兵在高处居高临下打击,小鬼子在地面反击没有一点地形的优势。

    当然,小鬼子也不傻,胡同两边都是民房,他们急忙用枪托砸开民房的木门躲了进去。

    “掷弹兵准备炮击,炸平前面的建筑楼工事。”鬼子小队长大声命令道。

    十几名鬼子掷弹兵放下掷弹筒,快速的建立发射阵地,瞄准前面的建筑楼。

    就在掷弹兵准备发射流弹时,胡同不远处的房顶上突然响起了机枪声。

    五六名保安团机枪手,一直隐藏在房顶上没有暴露目标,这下小鬼子正好成了活靶子。

    “啊,啊,啊……”

    鬼子掷弹兵惨叫着,接连中弹倒在地上,其余的小鬼子仓皇逃进房子内躲避子弹。

    机枪手根本不给敌人喘息的机会,扫射了一通,他们又连续朝民房院外的小鬼子丢去十几枚手榴弹。

    一阵爆炸声响起,几间民房坍塌,不少小鬼子埋葬在了瓦砾废墟中。

    保安团机枪手打完就撤,他们顺着房檐奔跑,一转眼就消失了。

    遭到袭击的小鬼子从地上爬起身,拿着武器四处寻找房顶上的保安团士兵,结果一个人影也看不到。

    “八嘎呀路,八嘎呀路!”

    一名鬼子小队长埋在了废墟下,另外一名鬼子小鬼子恼怒的大骂。

    胡同中和民房里到处散落着小鬼子尸体,两个小队的小鬼子被歼灭了一大半。

    鬼子小队长见从侧翼偷袭失败,只好带着部队撤离出胡同。

    南街进攻的小鬼子受阻,中心街道和北边街道的小鬼子进攻也是连连受挫。

    不仅如此,小鬼子的坦克和装甲车基本被保安团士兵摧毁了,而且鬼子十几名军官遭到了狙杀。

    自从双方展开巷战,小鬼子死伤惨重,伤亡已经达到了五六百人,武腾信南只好下命令停止进攻,重新改变进攻部署。

    战斗停止了,街道上只是偶尔响几声零碎的枪炮声。

    靠近街道边的民房遍布弹孔,残碎的瓦砾积落在地,民房倒塌几十间,处处是残垣断墙,硝烟四起。

    保安团士兵与小鬼子在距离不到300米的街道两边对峙,双方士兵守在阵地上,啃着野战口粮,谁也不敢生火造饭,这么近的距离,很有可能一冒烟,炮弹就会打过来。

    因为双方阵地相隔太近了,战斗随时一触即发,士兵们枪不离身紧绷着神经,时而观察工事外面的情况。

    战斗结束后,李鸿去巡视了各个营情况。

    “团座,团座……”保安团士兵喊着巡视过来的李鸿。

    “兄弟们,我们不好过,小鬼子也好过不到哪里去,我们保安团就跟小鬼子死磕,狭路相逢勇者胜!”李鸿鼓舞着士气,一边询问各部伤亡情况。

    “团座,只要小鬼子敢来,我们就和敌人死磕到底,狭路相逢勇者胜!”

     李鸿从北边街道一直巡视到南边街道,保安团士兵们虽然连续战斗精力消耗大,但是士兵们士气高涨,依旧保持着战斗力。

    巡视完前线部队,他又去找321团2营和晋绥军部队了解平民的转移情况。

    “胡营长,城中的平民都转移出城了吗?”

    “报告李长官,大部分老百姓都转移了,不过……”胡文昌脸上有些为难之色。

    “怎么了?”

    “有好多百姓实在是说不通,我们将他们带出城了,结果这些人舍不得家业又跑回来了。”

    李鸿看向无奈的胡文昌,问道:“还有多少户没有转移?”

    “还有七十多户。”

    “还有那么多?”李鸿皱了皱眉头,缓缓说道:“胡营长,这样吧,你带我去见见他们。”

    胡文昌在前面带路,李鸿跟着他拐了两条街巷,就到了平民收容站。

    收容站男女老少有一百多人,他们都是庄县当地的百姓,几代人都生活在这里,百姓们对家乡都有一定的感情,让他们抛家舍业,多数人确实舍不得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