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158章 敌驻我扰
    李鸿郁闷的回到了指挥,喝了半瓶地瓜烧解闷,没多久,就忘记了医院的尴尬事情。

    看了一眼腕表的时间,现在是夜里十点半,这个时间点,小鬼子基本卸下武装架枪休息了。

    “传令兵!”

    “有,团座!”

    “命令突击队集合,然后把突击队队长蒋武叫过来!”李鸿向传令兵传达命令。

    “是,团座!”

    传令兵得到李鸿指示,立即打电话到突击队。

    晚上,李鸿准备让突击队去袭扰小鬼子军营,搞的敌人鸡犬不宁,实施敌驻我扰的游击策略。

    其实,李鸿的战术很简单,他想到了运用游击战术,敌进我退,敌退我追,敌驻我扰,敌疲我打。

    这种战术看似简单,不过,要把游击战术精髓发挥运用出来,真的需要一定的谋略和智慧。

    不到五分钟,突击队全体集合完毕,蒋武全副武装,手里拿着武器,阔步走进了指挥部。

    “团座,有什么指示?”蒋武走进来向李鸿敬了个军礼。

    “晚上交给你们突击队一个任务。”

    “团座,有什么命令你尽管下达,我们突击队保证完成任务!”

    李鸿在指挥部里走了几步,缓缓说道:“蒋武,晚上,你们突击队分成几个小组,从不同方向袭扰鬼子营地,尽量不要和小鬼子交火,间断性的用炮火进行袭扰。”

    “明白,团座!”

    李鸿说完自己的袭扰战术,接着说道:“还有,晚上夜里冷,我这里还有几瓶烧酒和煮熟的马肉,你们突击队多带点去。”

    “谢团座!”

    几名突击队士兵拿起烧酒和马肉,转身离开了指挥部。

    李鸿坐在指挥部里,没有丝毫的睡意,趁着有时间,他学习完了《步坦炮协同手册》还有《冷兵器锻造手册》。

    随后,他带着俩名会打铁锻造的士兵,去了一家铁匠铺,李鸿准备把一箱催更刀片融了,重新锻造一把精炼的大刀。

    到了夜里十一点多,远处的鬼子营地断断续续传来了爆炸声。

    夜晚,一点动静声响都能无限放大,即使隔的很远,枪炮声也是能够听到的。

    日军第3旅团驻地。

    “哒,哒,哒!”

    “轰,轰,轰!”

    枪炮声断断续续在鬼子营地附近响起。

    “有敌袭,有敌袭,快警戒,快警戒!”

    鬼子营地里巡逻队到处跑动,到处是嘈杂的喊叫声。

    其余鬼子兵从梦中惊醒过来,他们快速的着装,纷纷拿起武器从营房里跑出来。

    听到零星的枪炮声响起,刚入睡没多久的武腾信南忽然醒了过来。

    武腾信南没有丝毫的慌乱,只是将营房外站岗的守卫喊进来询问。

    “外面乱哄哄,还有枪炮声,这是怎么回事?”

    一名走进来的鬼子军曹回答道:“报告将军阁下,卑职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应该是支那军人袭击。”

    “八嘎,一群蠢货,你们守卫居然连发生什么事情都搞不明白吗?”

    武腾信南是个谨慎多疑的人,他呵斥了几句守卫,脑子里思考了一会,随即穿好军装走出了营房。

    不多时,一名鬼子少佐领着几名士兵急匆匆跑来汇报。

    “报告将军,刚才有支那军人小股部队袭击前沿营地,目前敌人已经被打退了。”

    “纳尼,小股部队袭击?”武腾信南脸上露出一丝狐疑,接着问道:“部队伤亡怎么样?”

    鬼子少佐继续汇报:“报告将军,伤亡不大,在刚才的袭击中,有三名帝国士兵玉碎,六名帝国士兵受伤。”

    就在这时,鬼子的后勤营地那边又传来了一阵枪炮声。

    “突,突,突!”

    “嗵,嗵,嗵!”

    枪炮声很短暂,持续了不到一分钟就停了。

    近百名小鬼子冲出营地拉网搜索袭击者,可是夜晚黑漆漆一片,不但一个人影找不到,而且还触动了保安团突击队沿路布置的地雷。

    追击的小鬼子猝不及防死伤不少,敌人只能气的大骂“八嘎”,最终无功而返狼狈的回到营地。

    武腾信南到底是一只老狐狸,读过不少有关中国的兵法书籍,他自然懂得李鸿是在采取袭扰消耗战术。

    “八嘎,李鸿,你这个狡猾又可恶的家伙,你以为袭扰战术很高明吗?”

    武腾信南不屑的冷笑一声,转而,他命令各部关闭所有灯光,坚守营地不得擅自出击,加强巡逻队和警戒,发现袭击者开枪火光直接扫射,或者不予理睬。

    夜间袭扰确实是一种很令人头疼的缺德的战术,根本没有什么很好的办法防范。

    虽然小鬼子各部执行武腾信南命令,坚守不出当王八,避免了部队伤亡,可是大晚上,营地里的小鬼子无时无刻不在担心会不会有炮弹落下,一个个提心吊胆的毫无睡意,只能枪不离身的呆在营房里。

    第二天,天还没亮,鬼子第3旅团就下令撤兵了,全军后退了五公里。

    昨天晚上小鬼子被惊扰折腾了一晚上,又连夜拔营,敌人睡不安稳疲惫不堪,根本没有精力再进攻庄县。

    ……

    一大早,一名士兵将连夜锻造打磨好的钢刀送到了李鸿指挥部。

    “团座,按照你要求,刀已经锻造好了。”

    “刀在哪里,老子看看?”

    李鸿欣喜的走到士兵跟前接过大刀,然后打开包裹刀的棉布。

    棉布揭开的一刹那,一股凛然的刀光极为闪耀人的眼睛,一柄半米多长,二十斤重,刀头半月弯曲的钢刀出现在眼前。

    刀身前宽后窄,刀的两面有血槽,刀面寒光闪烁,慑人心魄,刀刃经过开锋变得锋芒毕露。

    钢刀的发出的声音很清脆,用手指弹在刀面上,会发出一阵“叮叮叮”金属声。

    观赏了一会新锻造好的钢刀,李鸿从角落里找来一顶小鬼子的钢盔,迫不及待的想试试钢刀有多锋利霸道。

    李鸿双手握住刀柄,双臂稍稍用力举起钢刀,刀刃对着钢盔重重劈砍下去。

    只听,“嘎嘣”一声,原本一顶坚硬的钢盔,直接被钢刀轻易的劈成两半,让人惊讶的是,刀刃上竟然没有任何的缺口磕碰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