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149章 拿鬼子练拼刺
    范统心里暗暗叫苦不迭,刚才团座说给他挑两个瘦小的小鬼子练练手,结果李鸿这个缺德货故意挑两个高大壮实的小鬼子。

    “他奶奶滴,团座你这是公报私仇,咱老范不就贪污了你点娶媳妇的钱么……”

    按照范统平常的作战风格,遇到这样的情形,肯定是掉头就跑,窜的比速射炮都快,保证几秒钟消失的无影无踪。

    可是眼下这么多士兵盯着,他这个做参谋长的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一起上,宰了他!”

    小鬼子拼刺可不怂,俩人相互吆喝一声一拥而上,挥舞着马刀劈砍范统。

    范统不愧是保安团最灵活的胖子,身手还算敏捷,他堪堪后退几步,举刀格挡住一名小鬼子头顶的马刀,猛然抬起一脚快速蹬在另一名鬼子腹部。

    范统的力量很大,一脚直接将一名壮实的小鬼子踹到两米多外。

    “八嘎呀路!”

    踹倒地的小鬼子咒骂一声站起身,狠狠抽了抽嘴角,一脸凶狠野蛮,眼里透露出杀机,握着马刀再次攻击上来。

    两个小鬼子拼刺技能很娴熟,他们两面进攻,默契的配合劈砍范统,连连使出挑,劈,砍,挥,每一刀都是致命杀招。

    “老范啊,你宰了这两个鬼子,老子给你发100块现大洋,哈哈哈。”李鸿站在一旁笑呵呵说着,用重金鼓励着范统。

    李鸿很清楚范统这老小子德行,只要用钱奖励他,除了媳妇不敢揍,没有什么事情是他不敢做的。

    当然了,让范统单挑一个小鬼子勉强还行,要是对付两个敌人,那纯粹就是给小鬼子送人头了。

    “叮叮当当”

    一阵马刀的金属磕碰声响起。

    小鬼子哇哇大叫喊杀,不留余力的攻击,没过几个回合,范统就难以招架了,狼狈的躲避。

    “呀!”

    一名小鬼子箭步冲杀上来,马刀的刀锋从范统腹部往上一挑,“嘶啦”一声,轻易割开了范统的军装和裤带。

    “他奶奶滴……”

    掉下来的裤子绊到范统双脚,脚下趔趄倒在地上,他气急败坏的大骂一声,连裤带都顾不得去提,急忙一个侧身使出“野猪打滚”连连在地上翻滚避开。

    李鸿看着眼前发生在范统身上戏剧性的一幕,忍不住的捧腹大笑起来,同时,他也盯着持刀的小鬼子,范统真要有什么生命危险,他会在第一时间干掉敌人。

    只见,两柄马刀接连砍在范统翻滚的位置,地上的几块碎石被马刀砍的四分五裂,还好,范统险而又险的避开了鬼子的劈砍。

    范统这个人脑子还是特别活泛的,他知道不是两个鬼子对手,情急之中拔出了枪套里的驳壳枪。

    “啪,啪!”

    两声枪声落下,几米外的俩名小鬼子“呃啊”应声倒在了地上。

    范统以这样不公平的方式干掉小鬼子,是所有人没有想到的,虽然不怎么光彩,但是好歹是干掉了敌人。

    “老范,你小子赢的也太不光彩了,小鬼子用刀,你居然用枪?”胡秃蛋眼神鄙视着范统,嘲讽了他一番。

    范统提起腰带,故作潇洒的从地上站起身,振振有词的反驳道:“他奶奶滴,这种情况下,俺老范要是不用枪那不是真成饭桶了么?再说了,咱团座不是说过,对付小鬼子讲个P规则,干掉小鬼子就是本事!”

    “老范,你这不要脸的家伙……”

    胡秃蛋“呸”了一声,要说干架胡秃蛋打范统三个绰绰有余,可要是比脑子动嘴皮子,五个胡秃蛋也比不了范统。

    “嘿嘿嘿。”

    范统奸诈的笑了几声,走到李鸿跟前邀功:“团座,两个小鬼子都被俺宰杀掉了,说好的100块大洋你可别耍赖,对了,你也没说不可以不用枪对,俺这都是跟你学的,这叫智取。”

    范统说话还是挺有水平的,既拍了李鸿的马屁,又让李鸿无法耍赖。

    想让李鸿乖乖掏钱?

    不可能,永远不可能的事情!

    “老范啊,勇气可嘉,不过,老子说了奖励你大洋了吗?谁可以为你作证?”李鸿正大光明的耍无赖,呛的范统无话可说。

    周围的官兵们当作什么都没听到,什么也没看到,没用人做证明,他们就看到范统裤带被小鬼子割开了。

    接下来,一群新兵冲上去轮番和小鬼子较量起拼刺。

    “叮叮当当”

    要说肉搏拼刺,小鬼子确实是有一手,但是保安团新兵都是三五成群的围攻一个小鬼子,就算小鬼子拼刺技能再厉害,那也无法招架。

    “杀——”

    保安团士兵紧紧握着步枪,几把刺刀从几个方向一同刺进小鬼子身体中。

    “啊,啊,啊……”

    小鬼子的惨叫声相继响起,不一会的功夫,七八名小鬼子就全部被挑翻在地,每个鬼子身体上好几道伤口,血流如注。

    解决掉东门这些小鬼子,南门那边战斗也结束了,150名鬼子骑兵一个都没有跑掉。

    保安团士兵们,快速打扫完战场,射死的战马全部拖到了炊事班。

    ……

    刚才鬼子骑兵全军覆没,鬼子的侦察兵全部侦察到了。

    “将军阁下,联队长阁下,城内有支那军人埋伏,我们派出的骑兵全部玉碎……”侦察兵跑到武腾信南和松下库戴跟前汇报。

    “八嘎呀路,可恶的李鸿!”

    松下库戴恼怒的大骂,气的牙呲“咯咯”作响,真想一刀剁了李鸿。

    旁边的武腾信南听到骑兵全部被干掉,阴冷脸上没有丝毫波澜,冷静的像只狐狸。

    “这个李鸿果然是诡计多端,竟然骗过了我们的侦察机低空侦察,看来在庄县失去联系的潜伏特工人员应该也全部玉碎了……”

    如果是松下库戴担任进攻庄县总指挥,以他大刀阔斧,急功近利的作战风格,最少被李鸿吃掉一个大队。

    倒不是说松下库戴这个指挥官很愚蠢,自从侵华以来,他们联队大大小小战役几十次,战场上横扫國军鲜有败绩,联队官兵自然而然形成了一种骄狂轻敌思想,认为支那军人都是不堪一击的。

    武腾信南缜密的思考了一会,随即下达作战命令:“命令池田大队,野菊大队从庄县东门和南门佯攻吸引住保安团火力,还有命令炮兵要间断性火力压制,不然容易被李鸿发觉意图。”

    “哈衣,将军。”鬼子传令兵离开,立即去给作战大队传达武腾信南的作战命令。

    武腾信南下达完命令,然后转过身对松下库戴狡黠的笑道:“松下君,从刚才我们的骑兵和保安团战斗来分析,李鸿应该把主要的兵力集中在东门和南门,这次进攻你们联队担任主攻,你部从庄县北门突进。”

    “哈衣!”

    松下库戴低着脑袋应答,随后,他回到联队指挥部做出进攻庄县北门的部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