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144章 母老虎发飙了
    听完陈淑君的话,李鸿佩服的说道:“陈将军真乃我辈之楷模啊,要是每个将领都和你爹一样懂得大义,小鬼子也猖狂不了多久。”

    “我去把菜热一下,你先坐一下。”陈淑君端着盘子向灶房走去。

    “陈淑君,你有没有搞错,我来你家你就给我吃剩菜剩饭?”李鸿不满的说了一句,接着问道:“你家有没有荤腥的?没有荤的我可吃不去下去。”

    “有,鸡蛋。”说完,陈淑君就进了灶房。

    “不是吧,这就把我打发了,鸡蛋能算荤吗?”李鸿无语了,无奈的摇着脑袋:“好吧,在这个年代鸡蛋确实是不错的东西。”

    原本,他还想来陈家蹭顿不要钱的大鱼大肉,哪知道陈淑君家这么寒酸。

    没办法,李鸿只好自己解决肉的问题了,他趁着陈淑君进了灶房,取出了一箱面,还有一箱牛肉罐头。

    陈淑君热了一下菜,煮了几个鸡蛋,过了十几分钟就出来了。

    陈淑君递给李鸿一双筷子,讪讪的说道:“现在到处打战也买不了什么好东西,你就将就吃吧。”

    李鸿扫了一眼桌子上的几个鸡蛋,热乎乎的窝窝头,还有几盘小菜,随即,他拿出了几罐牛肉罐头搭配着吃。

    “刚才我让部下拿了一箱面,还有一箱牛肉罐头过来。”李鸿见陈淑君一副奇怪的眼神,不以为然的笑笑:“没事,吃吧,没毒。”

    陈淑君也没多问,撕开窝窝头吃了起来。

    李鸿拿起筷子尝了一遍桌子上的小菜,嘴里慢慢咀嚼着,脸上表情怪怪的。

    这些菜的味道,他是真的不敢恭维,一个女人竟然烧菜能难吃到这种地步,以后谁娶这女人谁倒霉。

    “陈淑君,你烧菜味道还不错么,都快赶上范统那老小子了?”

    李鸿为了照顾陈淑君感受,装作一副真真的样子,竖起大拇指夸着陈淑君。

    他一边吃着难吃的小菜,心里苦渣渣的想着:他娘的,这顿软饭真够难吃的,以后再也不想吃软饭了。

    幸亏他以前是跑龙套的演技好,吃着难吃的小菜就像是享受饕鬄盛宴,享受的表情还十分到位。

    “真的好吃么?我弟也经常夸我烧菜不错,那你多吃点。”

    陈淑君笑眯眯看着李鸿,脸上开心的笑着像个小孩子一样,其实,她小时候生过一场病,病好之后,味觉有点失灵了。

    陈麟那活宝当面说她菜烧的好吃,背地里不知道吐了多少次了,陈麟要是敢说陈淑君烧菜难吃,除非他不想活了。

    “疯姐,疯姐,我回来了!”陈麟在前院就大声嚷嚷了起来。

    陈淑君挺奇怪,他弟弟怎么突然就回来了,本来陈麟一直在太原那边的前线部队呆着,没什么事情是不能擅自回家的。

    陈麟还没进来狗鼻子就翕动起来,闻到了一股肉香味,随即,迫不及待大步走进厅堂。

    看到李鸿居然坐在他家吃饭,陈麟脑子短路了几秒,突然咋呼起来。

    “姐夫,你怎么有空来我们家吃饭?!”

    “咳咳咳”

    李鸿听到陈麟这个活宝当着陈淑君的面喊他姐夫,浑身不由得一颤,嘴里的食物差点没呛死他,陈麟这家伙也太口无遮拦了,喊姐夫也不分场合。

    “姐啊,你也太偏心了,果然是有了姐夫忘了亲弟啊,你看看姐夫来就有肉罐头,还有鸡蛋,平常我在家可没有这么好的待遇。”陈麟啪啦啪啦说了一通,快速的拨开一个鸡蛋塞进嘴里。

    李鸿尴尬的低头咬着窝窝头,而陈淑君的双颊也红了,偷偷的看着李鸿,似乎想从对方表情上看出那么一点情感暗示。

    “姐,姐夫,你们怎么不说话了?刚才我在外面好像还听到你们有说有笑的呢?”

    过了一会,陈淑君平复下羞涩的情绪,眼神凶巴巴盯着陈麟:“你瞎喊什么姐夫,我只是和李团长碰巧遇到,留他在家里吃个饭,你嘴巴胡扯什么呢。”

    “姐,我可没胡扯,姐夫不久前送了你一把刀当作定情信物,你不是很高兴收下了嘛?”陈麟眼神奇怪的看着他们俩人,笑呵呵的说道:“你送他手表,她送你刀,不正好两情相悦么?”

    李鸿心里完全凌乱了,感情是陈麟这个小子误会了乱点鸳鸯谱,他送刀子就是回礼,怎么就成了定情信物了?

    李鸿想解释清楚,可是说出来太尴尬了,要是不说出来,双方又彼此误会。

    思来想去,他还是决定把事情解释清楚。

    “咳咳咳”

    李鸿清了清嗓子,认真的对陈淑君说道:“陈淑君,我送你的那把刀子只是回赠你送我的手表,并没有其它意思,希望你不要误会!”

    陈麟听完李鸿话,懊恼的一拍脑袋,暗道:这下完了,完了,都怪自己瞎想。

    厅堂静了下来,静的有点可怕,一股火药爆发味道正在蔓延。

    此时,陈淑君觉的自己的感情受到了愚弄,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突然,她神色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瞬间变成了一个张牙舞爪的母老虎,快步进了自己的闺房。

    “陈麟,李鸿——”

    “陈麟,你姐干嘛去了,不会想不开吧?”李鸿担忧的说着。

    “姐夫,我姐肯定拿刀去了,赶紧跑吧,晚了就得被她劈成两半了!”陈麟抓起桌子上的鸡蛋,快速的溜的没影了。

    “我X,他娘的,这小子怎么不早说……”

    李鸿吓的一个颤抖,从凳子上摔了下来,落荒而逃的跑了。

    在他们俩人跑出陈家时,陈淑君气势汹汹的提着李鸿送的刀子追到了门口。

    “李鸿,你个缺德货,别让我再看到你,陈麟你别回家了,回来我一定劈了你……”

    陈淑君站在门口,羞怒的大喊着,犹如一头发飙的母老虎,要不是李鸿和陈麟跑的快,肯定被她切西瓜一样给剁了。

    李鸿躲在陈家不远处的一条胡同里,浑身惊出了一身冷汗,他旁边的陈麟也是吓的不行。

    “姐夫,幸亏咱俩跑的快,不然以我姐的性格,咱们真得被那母老虎劈成两半……”陈麟心有余悸,拍着自己的小心脏。

    李鸿一个脑刮子扇过去,恼怒的说:“你小子瞎说什么话,姐夫姐夫的,你也不看看场合,你小子真是个搅屎棍。”

    “姐夫,我真不是故意的。”陈麟无辜的说了句,继续说道:“话又说回来,你跟我姐确实挺般配嘛。”

    “对了,你们部队不是守太原么,你怎么好端端跑回来了?”李鸿奇怪的问着。

    陈麟见李鸿不知情,正色的说道:“姐夫,战区给你们团下了新的命令,我这次回来是和你们保安团一起守庄县的。”

    “你们来了多少人?”

    “我二叔调了一个加强营支援你们。”

    陈长杰的2师是精锐的整编师,一个团2000多人,一个加强营最少也是700人以上。

    “太好了。”

    李鸿现在愁的就是兵员问题,保安团和第3旅团鏖战伤亡不小,靠他们保安团这点人恐怕很难守住庄县,这个加强营增援上来,正好填补了保安团兵力上的不足。

    “带队主官是谁?”李鸿问着陈麟。

    “321团,2营,带队主官是胡文昌胡营长。”

    我认识胡文昌,马勇的部下,打起战来挺勇猛。”李鸿点点头,说道:“走,带我去看看,和他们联络下关系,商量下怎么防守庄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