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143章 我就喜欢母老虎
    李鸿刚才注意了一眼死去的俩名鬼子特务,他们身体外表没有任何伤口,从地上漆黑的血浆还有死状来分析特务是中剧毒死亡的。

    陈淑君检查了一遍死去的特务,摘下皮手套,严谨的说道:“这俩名特务应该是服用了氰化钾剧毒,他们已经死了。”

    氰化钾是一种剧毒药物的代表,白色圆球形硬块,粒状或结晶性粉末,接触人体皮肤伤口或吸入微量粉末几秒钟就能让人死亡。

    这种剧毒药物,执行特殊任务的间谍人员和特务为了刺杀或者避免被俘虏遭到严刑逼供,他们常备这种毒物,一些战败的军人也会用到此类毒物。

    氰化钾这种毒物李鸿自然清楚,他赶紧让士兵们把尸体拖下去处理了,特别提醒道:“你们用东西把尸体包裹起来拖下去,千万不要和特务接触到。”

    “明白,团座!”

    几名士兵应答了一声,开始小心翼翼地处理特务尸体。

    不久,楼上的警卫排士兵手里搬下来两台带着信号线的电台通讯设备。

    “团座,就搜出这些东西,有些文件已经被烧了。”

    听完警卫班士兵的汇报,李鸿轻轻点了点头,说道:“这些都是专业的特务人员,不会给我们留下太多线索。行了,你们把东西都带回去,不用再浪费时间搜酒楼了。”

    干掉特务后,李鸿让人将勾结特务的掌柜和打手们全部抓了起来,该枪毙的枪毙,该审问的审问,对待汉奸绝不手软。

    处理完这些事情,他没有多耽搁,随后走出了酒楼。

    出了酒楼,范统义愤填膺的说:“团座,这些小鬼子的特务和奸细还真是无孔不入,他奶奶滴,幸亏趁早干掉这些狗杂碎,不然咱们团的所有防御部署都会被小鬼子刺探的一清二楚。”

    陈淑君走了几步,补充道:“对啊,这些鬼子特务确实威胁很大,要不是那群可怜的难民发现这些行径可疑的特务,恐怕特务潜伏在酒楼据点给鬼子发送情报我们都浑然不知。”

    “难民?”

    陈淑君一提起难民,李鸿敲了敲脑袋,很快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不说难民,我都差点忘记一件事情了。”

    “啥事团座?”范统莫名其妙的看向李鸿。

    李鸿停下脚步,正色对范统说道:“对了,老范,城内还有不少难民,你带人赶紧建两个难民收容点,多发给他们一些食物还有过冬生活衣物,咱们保安团吃什么就给百姓吃什么,明白了么?”

    听完李鸿的安排,范统一脸为难,然后如实把保安团现在的情况作出汇报:“团座,咱们已经救济过不少难民了,况且咱们团每天日常军需消耗也很大,那点钱根本不够使的,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咱们保安团兄弟得喝稀饭了。”

    李鸿看到范统这副抠抠索索窘迫的样子就想发笑:“又不是花你老小子的钱,你精打细算个P,粮食不够就去买,城里能买多少就买多少。”

    “好吧,团座,反正团里钱不够了,俺就用你的钱,到时候没钱娶太太了可别找俺算账。”范统颇有怨气的说着。

    “老范啊,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行了,别废话了,我的范参谋长执行任务去吧!”李鸿不耐烦的对范统挥挥手。

    “是,团座。”

    范统苦着脸离开了,他并不知道李鸿这鬼精的家伙刮了五万大洋。

    旁边的陈淑君听到了范统刚才无意漏出来的话,气的真想拿枪毙了李鸿。

    李鸿送了她定情信物,又想着歪心思娶别的姨太太,这男人果然都喜欢朝三暮四坏的很。

    “喂,李鸿,你吃了没有啊?”陈淑君直呼其名,心中有些小怨气。

    “我?”李鸿看着脸上表情复杂的陈淑君,回答道:“没呢,刚刚忙着巡城,等巡视完在回去吃吧。”

    “这里离我家也不远了,去我家吃吧。”陈淑君再生气,那也不能让自己未来男人饿肚子。

    站在一边的警卫排长封彪看到团座在撩女人,立即对士兵们使了一个眼色往别的街道巡视过去。

    “真的么,那我可不客气,反正我们保安团现在缺衣少粮的,去你陈家蹭顿饭也不错,正好为保安团减轻点负担,哈哈哈。”李鸿开玩笑的说着,心里暗暗想着,这男人有魅力果然走到哪里都有软饭吃。

    “德行。”陈淑君嗤了他一声。

    “走吧。”

    俩人像对小情侣似的,肩并肩的走在街道上,时而有事没事的闲聊几句。

    一路上都是李鸿在吹牛皮,陈淑君只是“咯咯”笑几声也不揭穿,就一路听着李鸿使劲的吹,真应了一句话:夫唱妇随。

    俩人这样一路聊笑着,彼此之间称呼关系也亲近了不少。

    “陈淑君,我怎么觉的你身上有俩个人似的,白天矜持端庄,晚上么,就是母老虎女汉子,这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你?”

    “李鸿,那你喜欢矜重一点的女孩,还是喜欢性格野一点的?”陈淑君很认真的问着李鸿。

    李鸿不假思索的回答道:“我不太喜欢自持拘礼小鹌鹑一样的女孩,我比较喜欢骨子里野一点,性格辣一点的女人,简单点来说,我就是喜欢母老虎。”

    “你还真够贱的。”

    “这你就不懂了,这不叫贱,这叫男人的征服欲,你们女的是不会明白的。”

    “我呸!”

    愉快的闲聊了一会,李鸿跟着陈淑君到了陈家。

    初到陈淑君的家,李鸿的第一感觉就是普通人家,比预想的还寒酸那么一点。

    厅堂里摆设物很简单朴素,没有一样看上去值钱的玩意,比一般平民家里真好不到哪里去。

    怎么说陈霆骁也是一个高级将领,家里竟然连一个人佣人都没有,要不是李鸿亲眼所见,还真不相信就是陈淑君家。

    “陈淑君,我是不是跟你走错门了,你家这太寒酸了吧?”李鸿四处扫了一眼,直言说出了心里话。

    陈淑君点起油灯,解释道:“现在是国难当头,不是享受的时候,我们陈家值钱东西都被我爹变卖支援前线了,就连我们姐弟俩,他都支援到前线部队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