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武侠大冒险 > 第七十七章 酒楼传法
    听到楼下呼喝之声,杨行舟从窗户下望去,只见一名官员带领着几十名官兵来到了楼下,挺胸凸肚极为威风,几十名官兵手提刀枪棍棒,气势汹汹。

    胡斐惊道:“这些官兵来的好快!杨兄,咱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

    他闯荡江湖,虽然胆大,但还是不想与官府衙门有更多牵扯,官兵人多,自然是避之为妙。

    杨行舟笑道:“先不急,佛山地界也就凤天南有几分本领,余者碌碌,这些官兵即便再多十倍,也休想留住你我。”

    他说到这里,半截身子从窗户处探出,看向为首官员,喝道:“你是何人,敢冲你爷爷大呼小叫!”

    那为首官员骑着高头大马,闻言骂道:“反贼,我是本地巡检大人,凤员外富甲一方乐善好施,你竟然杀他满门,当真可恶!还穿着前朝服饰,心怀旧朝,图谋不轨,本官……”

    杨行舟听到他是本地巡检,想起锺阿四一家正是因为此人与凤天南勾结,才会有此下场,当下懒得跟此人废话,一抬手,一记柳叶飞刀发出,“噗”的一声正中此人哽嗓咽喉,这巡检当即翻身落马,死于非命。

    胡斐见他对这巡检说杀便杀,竟如同随手碾死一只蚂蚁一般,忍不住大吃了一惊:“此人到底是何来历?这巡检大人怎么说杀就杀?”

    他行走江湖,也曾打抱不平,杀死过江湖匪类,却从未杀过朝廷命官,打心眼里对官府有着几分忌惮。

    “胡兄,来来来,我敬你一杯!”

    杨行舟端起酒杯,对胡斐笑道:“我来佛山,能见到你这等少年英雄,便不枉我来此界一趟!你稍等一下,待我将楼下这些废物杀了,咱们再开怀畅饮!”

    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忽然身子一动,已然从窗户处一跃而下,人在空中,长剑出鞘。

    此时巡检被杀身死,现场官兵一阵大乱,一名陪同巡检而来的副官喝道:“快将大人送去医馆医治,你们几个,上去捉拿反……”

    “反贼”两个字尚未出口,杨行走已经飞到他面前,一剑斩出,脑袋飞起,待到落地之后,剑光又是一闪,旁边一名陪同官员当即了账。

    官兵大哗,刀枪棍棒一起向杨行舟招呼过来,杨行舟长剑霍霍,身子在人群中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只是片刻之间,便有十几名官兵被他打伤倒地,剩下的官兵人人心惊,呼啦一下四散开来,竟然不敢再战。

    “滚!”

    杨行舟扫视四周,陡然一声暴喝,将面前巡检骑乘的马儿一拳打飞,撞向附近几名官兵,当场砸翻了好几人。

    这战马少说也得有千斤之重,此时竟然被杨行舟一拳打的飞起,这等神力委实惊人,一群官兵吓的肝胆欲裂,发一声喊,四处逃窜。

    杨行舟站在原地,掐腰大笑:“一群废物!”

    楼上胡斐看的眼角直跳:“这人如此神力,当真可惊可怖。他刚才与我拼斗,看来是留了几分力气,否则的话,只凭这等巨力,只是一招,就能将我单刀打飞!”

    杨行舟喝退众官兵后,这才转身返回了酒楼,对胡斐道:“昔日令尊纵横辽东,但凡贪官污吏,只要被他得知,他便上门一刀斩杀,嘿嘿,胡一刀这个名字便是由此而来!”

    胡斐从小跟随平阿四长大,对于自己父母之事,平阿四很少提及,对于他父母缘何身死,仇家是谁,平阿四也不敢说全然知晓,是以一直以来,胡斐对自己的父母形象都极为模糊,不知道父母昔日有何壮举,此时听杨行舟提及自己父亲,忍不住心中一热,问道:“杨兄,你年岁也不大,怎么对我父母这么了解?”

    杨行舟道:“其中种种事情,不是三言两语能说的清的,来,咱们边吃边说!”

    胡斐心道:“你杀了巡检,打退官兵,这是何等大事,在此地多待一刻,就多一分危险,你还有心思喝酒?”

    但事关自己父母之事,纵然此时危险万分,他也得舍命奉陪,对杨行舟道:“还请杨兄赐告,兄弟感激不尽!”

    杨行舟笑道:“先吃饭!”

    举箸夹菜:“这些菜闻着味道不错,就不知入口如何。”

    胡斐见他邀请,不敢不从,当下提起筷子向面前菜肴伸去,杨行舟筷子也伸了过去,轻轻一挑,将胡斐的筷子挑到一边,笑道:“你能吃上一口菜,我就回答你一个问题!”

    胡斐眼看着他筷子伸来,心中也生出躲避的念头,但就是躲不过去。

    他感觉似乎只要自己反应稍微快一点,就能避开杨行舟这平平无奇的随手一挑,当下收起竹筷,道:“既如此,请恕小弟无礼!”

    呜!

    他竹筷忽然前劈,手中筷子似乎化为了一柄大刀,向着桌面猛然劈下,虽然只是一双小小的竹筷,给人的感觉不输真正的刀剑。

    哪知这一记下劈刚到半空,还未触及酒桌上的菜肴,便看到杨行舟的竹筷又伸了过来,还是轻轻搭在胡斐竹筷之上,毫不费力的就把他的筷子下劈之力消掉,顺势一推,胡斐一条胳膊不由自主的向桌外荡开,整个人都随着胳膊转了半个圈子。

    “太极功法!”

    杨行舟只是这么一搭一推,看似平淡无奇,但在胡斐眼中,却是将太极拳理的化解消力之道展露的明明白白,在方寸之间,尽显名家手段。

    他在幼年时期,曾得蒙千臂如来赵半山传授太极精要,而赵半山是红花会的三当家,乃是太极门的大高手,胡斐得此人传法,对太极拳自然知之甚深,此时见到杨行舟化解自家“刀法”的手段,当即认出这是太极门下的手段。

    ‘只是如今太极门高手凋谢,除了远在回疆的赵半山之外,中原已经没有可称道的太极名家,胡斐这几年行走江湖,也没有听说哪一个人有资格称作太极高手。

    “你是太极门下?”

    胡斐倏然起身,手中竹筷再次下落,却又被杨行舟轻轻巧巧的拦住,笑道:“这是第一个问题。”

    胡斐一声冷哼,筷子上下翻飞,在空中化为一团幻影,发出“嗤嗤嗤”破空之声,笼罩了整个酒桌:“这也算是一个问题?”

    杨行舟左拨右挡,将胡斐伸来的竹筷尽数封住,尤自有余暇往自己口中夹菜,含混不清的说道:“不错,这也算是一个问题!”

    胡斐见他如此,出手愈发快速,但却屡屡受挫,杨行舟喝酒夹菜吃的津津有味,不住叫道:“快一点,快一点,再快一点!你再快一点,就成功了!”

    胡斐心中骇然:“太极功法竟然如此了得!”

    忽然之间,昔日赵半山对他说的一句话在脑海里浮现了出来:“太极之道,无过不及,随曲就伸,最忌拙力硬顶。有时候为人做事,欲速则不达,直中难取,何不曲线画弧?”

    他这些年来修习家传刀谱拳经有成,靠的就是赵半山传他的太极精要,武学妙理。

    碍于武功见识,有好些道理参悟的似是而非,只是苦无名师教导,因此止步不前。

    此时面对杨行舟如此本领,忽然就明白了一层久参不透的武学道理,他正在快速挥动的筷子陡然安静了下来,以极其自然的轨迹落在了桌面之上,在杨行舟以竹筷相阻之时,胡斐手臂悬空,不再用力,手腕顺势翻转,这一次虽然也被杨行舟在中途拦住,但却化去了杨行舟发出的反震之力。

    杨行舟哈哈大笑,掷筷于桌:“你明白了?”

    胡斐坐在杨行舟对面,呆呆凝思,道:“明白了一点,但还差了一点!”

    杨行舟道:“慢慢想,等想明白了,也差不多可以与高手过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