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不可能这么富 > 第七百四十四章陛下的声音到来
    “陛下您这是什么意思?用大明的话来说西班牙与葡萄牙是一家人,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我们并没有反叛腓力二世国王的意愿。”迪尼斯一脸诧异的说道,好像真的是认同了西班牙的统治一样。

    “那你为何装作听不见呢。”朱由校笑道。

    于是迪尼斯沉默了,是啊他为什么装作听不见好像不懂西班牙语一样呢,大明皇帝只此一问便把他的谎言给拆开了。

    “十万人的军团,就是朕给那个克莱尔的标准,十万大明最精锐的军队。”

    “具体怎么着,你可以仔细的考虑考虑,反正时间还长着呢,不急不急,若是缺少武器,朕这里也是有很多的,不论是火枪还是火炮,朕这里应有尽有,你好好的想想。”说完朱由校便起身离去了,现在无需他在多说什么,只需要迪尼斯自己发挥想象便可。

    他回来找朕的........朕对此很有信心,打个赌他如果不来找朕,他的命就输给朕了。

    晚间朱由校坐在寝宫的门槛上看着天空,呆呆的看着,心里不知道再想什么事情。

    “陛下师父您看我的作业写完了。”李如靖拿着一本作业本走了过来说道。

    “拿来朕看看。”朱由校伸手给他拿了过来,看着上面李如靖做的作业。

    “不错,不错有进步,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来朕奖励你两个棒棒糖。”说着朱由校掏出了两根阿尔卑斯棒棒糖,草莓味的。

    “谢谢陛下师父。”李如靖顿时两只眼睛笑成了月牙儿,撕开一个包装纸塞入嘴里。

    “来坐下。”朱由校拍了拍旁边的门槛。

    “哦!”李如靖翻过门槛坐在上面,然后两只小手托着下巴也学着朱由校模样望着天空。

    此时画面很是和谐,一个身穿短袖的青年带着一个长相清秀的正太坐在那里。

    “陛下师父你在想人吧。”李如靖说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朱由校问道。

    “我每次想我爹娘的时候也和师父您一样。”李如靖突然的嘴巴一咧,脸做哭状。

    朱由校望着天空,心里叹了口气。

    他与李如靖可是不一样啊,李如靖还有亲人在,只不过被人给隐瞒的不让见面,而自己不一样,这辈子也不知道有没有可能再见面了。

    “算了!睡觉去吧,明早还要早起做功课呢!“朱由校点了点李如靖的小脑袋。

    “嗯!师父再见。”李如靖苦着脸嘴里还含着舍不得放下的棒棒糖离开了。

    “陛下!”等到李如靖离开的时候,朱由校面前多出来了一个黑影。

    “陛下,山东传来的情报。”黑影一出现向着朱由校行了一个礼,然后地上了一份火漆密封的书信。

    朱由校接过来之后撕开密封打开之后掏出了里面的情报,小猴子立马递过来一盏台灯,朱由校坐在门槛上就着台灯把情报大致了扫了一遍。

    “你怎么看?”朱由校看完之后向黑影问道。

    “微臣.........还没看.........”

    “哼!要你何用!吃干饭的!”闻言朱由校一甩衣袖,真的他是在是失望啊,什么都不懂一点意见都拿不出来朕要你何用!

    浪费粮食的玩意!

    黑影一脸诧异的看着朱由校离去,满脸的不知所措,自己有哪里出问题了吗?

    陛下微臣哪里做错了啊,您倒是给个明示,您不是说这个情报您要第一个看见的吧,微臣可是照着您的吩咐做的啊,

    今日,可是山海关的一个重要的日子。

    昨日山海关大小官员就开始了沐浴焚香,把自己弄得干干净净香喷喷的准备开始了。

    其实下面的官员,包括坐镇山海关的孙承宗孙阁老在内,都不知道这个究竟是这么回事,只知道一位宫里来的公公带着陛下的旨意,说要把皇帝的声音传递到山海关来。

    于是他们专门建造了一个所谓的调度室,听说把这个调度室给建立起来之后,就能在山海关听到远在百里之外的京城的声音了。

    奇哉怪哉?

    孙承宗也是万分的怀疑,要不是看在这圣旨上盖着朱由校大印,还有皇帝的亲笔所书,可能他就已经把来传圣旨的太监给抓起来砍头了,妖言惑众,天下岂有可以百里传音之物。

    难不成是神仙下凡了!

    “好了吗?”孙传庭伸着脖子看着桌面上一个奇怪的红色东西。

    这个东西都多奇怪呢,好像一个古怪形状的匣子,可是也不是匣子,反正他这辈子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但是也没见过。

    “诸位大人随杂家开始行礼吧!”站在最前面的那个太监说道。

    下面的人也都是将信将疑的,谁也不知道这个死太监在搞什么名目,不过先照着做好了,要是真的是骗人的,想必今天就是他的死期!

    “陛下旨意一切从简,敬香!”只见这个太监点燃了三根线香插在了桌子上的小鼎里面。

    “当当当!”

    “吉时已到!”时间到了有人敲钟,太监听到之后挺直腰腰杆对着下面的官员喊道。

    就在下面的官员满脸的疑惑的时候,桌子上面的那个小匣子似的东西发出了古怪的声音。

    “叮铃铃!”

    “叮铃铃!”

    远在京城的朱由校拿起了电话的话筒按了一下按键通电信号传递向了调度站。

    “喂!给朕接通山海关电话调度处。”

    京城电话调度处的接线员连忙诚惶诚恐的把朱由校的这条线接到了山海关。

    “叮铃铃!叮铃铃!”

    桌子上的电话还在响着,谁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反正所以人都把目光投向了孙承宗。

    您是这里最大的官,现在该您上手了,具体怎么办您拿个章程啊,我们这些都是小官人微言轻的,实在不适合与您抢啊。

    孙承宗也是一脸懵逼,他根本就没见过这玩意,怎么知道该怎么办。

    “孙大人拿这个。对就是这个。”太监指导着孙承宗如何操作,只见孙承宗拿起了话筒按着太监的指示把话筒贴近了耳朵。

    “喂喂喂!那边谁他娘的接电话的!半天也不回话!”朱由校满怀喜意的等了半天发现那边一直是忙音,于是破口大骂道,不知道打电话最讨厌的就是对面半天没反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