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猫仙尊 > 第十九章 公园惊魂
    建阳公园在东三环和四环之间,从北三环过去并不算太远,傍晚时分,江明到了尤教授所说的地点,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他内心又陷入了迷茫。

    梦中的场景...黑山焦木,无尽的凄凉,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糟心感,丽丽的话“犹在耳畔”,让自己下辈子不要错过她,那是哪里?黄泉路吗?如果是黄泉路的话,羊肠小道儿上为啥只有丽丽一个人?

    他又想到了莎莎,莎莎醒来后发现夫君已然离家出走,定会伤心难过,虽然她只是一只猫,但却是好姑娘,江明自责,辜负了她。

    深秋的帝都,夕阳西下,熟悉而又伤感的气息刺激着江明的嗅觉神经,一下子......他想起了很多事,回忆起了早些年在帝都求学打拼的经历,不由眼眶发酸。

    帝都还是那个帝都,忙碌的行人,冷漠的车辆,然而...江明已不再是以前的江明了。

    冷风的吹拂让他更加清醒,该面对的总要面对,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尤教授进入了自己的生命里,他暗暗发誓,做好教授交代的每一件事,一切...或许真的会好起来。

    一直挨到了深夜,江明也不知道几点了,两束远光晃的刺眼,马路上果真开来了一辆黑色的轿车,那标志格外醒目,S级大奔,江明的心猛一突突,意识到该干活了!

    要说这老爷子真是个活神仙,他咋知道这个点儿会有奔驰开过来呢?

    车子果真停在马路牙子旁,离江明不到2米远,车门打开,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子拎着小包气冲冲的钻出了轿车,沿着公园人行道急速的往前走。

    驾驶室里跟出了一个男人,快速去追女子,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

    “你放开我!”

    “婷婷,咱别闹了好么?”

    “谁跟你闹了!宋诚,我们分手吧!我不想再去你家看你妈那张老脸!”

    “婷婷!你咋这么不懂事儿呢......”

    两人吵着,江明的注意力死死的锁定在车底,没看见有啥东西钻进去呀?

    正当他准备钻到底盘下面一探究竟的时候,突然,余光扫见,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以极快的速度从从公园的方向往自己这边儿滚!待看清时,吓得魂儿差点儿散了!

    那...那竟然是一颗人的头颅!还是女人的,披头散发的,半边儿脸都烂没了,一条条蛆虫从腐烂的眼睑里往外钻,牙床外露,恶心至极!

    江明的血液瞬间凝固了,吓的一动不敢动,那死颗死人头钻到车底下后,脖子像是吸盘一样的黏住了发动机挡板儿,头发下垂,宛如拖布耷拉在马路上!

    擦!江明浑身上下骨头关节儿打颤,在别墅里也没见过如此恐怖的画面啊!腐烂的人头自己会滚!更令他毛骨悚然的是,这女人依稀残存的面孔,怎么这么熟悉......天呐!是她!

    一记电流划过了江明的大脑皮层,这女子...分明就是离自己十几米远处,那个正在和自己男友吵架的女人!

    他的心咚咚狂跳,摸不清什么套路?这死人头,为啥和她长得一模一样!

    然而实际上......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死人头,如果江明能有一双“慧眼”的话,可以看清,那耷拉在马路上,黏糊糊像是拖布一般的东西,并非头发,而是一种动物的尾巴……

    此刻的他,又被上眼药了。

    ……

    “快!别墨迹!叼住这颗头颅,扔到团结湖里去!”江明正纠结间,铃铛里传来了尤教授紧张的催促声。

    江明的心砸的胸口都疼,尤教授...竟然让自己叼住这颗头颅,往团结湖里扔!

    “记住!一口咬住她的天灵盖儿,机会只有一次,你要趁那两口子回来前完成这个操作然后快速离开!”尤教授补充道。

    江明的三叉神经都快撑断了,太阳穴绷绷儿的疼,恐惧只是一方面,关键是恶心啊!这个工作如果让强哥,或者八大金刚来干肯定轻而易举,毕竟不是同类,不会感到害怕,但江明......他骨子里还是人啊!

    然而...男人总是理性的,江明知道,如果连这点儿考验都完成不了的话,那还报什么仇?自己永远也变不回人!这“死人头”肯定不是好东西,要害这两口子,想想那些被自己害的人,赎罪的机会来了!自己没资格害怕!

    想到这儿,江明猛的窜进了车底,冲着那“死人头”就要咬,然而,在他离目标不到半米远的时候,那头颅猛的瞪圆了眼睛,嘶声力竭的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

    这声音极为尖锐,刺的江明耳膜生疼,他也看清了女人嘴里血肉模糊的沫子,还有耷拉摇晃的碎骨软组织,因为是“倒立”成像,那恐怖的画面更加骇人!

    江明的心脏猛一痉挛,猫爪挠地,停顿了下来,他想...这声儿,估摸着那两口子也听见了吧。

    “墨迹啥哪?快呀!”铃铛里尤教授着急上火道。

    “去你大爷的!”江明火了,嗷一嗓子冲了上去,一口咬住了目标的头盖骨,猛的往下扯!

    他彻底激了,满脑子都是那些无辜的受害者......除恶积德!除恶积德!

    要说真可怜那被眼瘴覆盖的“哥们儿”了,被江明咬住了要害,却又动弹不得......

    江明咬住“死女人”的“天灵盖儿”疯子般的往外扯,那尖锐的叫声更加刺耳了,震的超出了他的听阙!眼前全是飞舞的小黑点儿,耳朵已经彻底失聪,除了嗡鸣外什么也听不见!

    令人恶心恐惧的是,那“死女人头”的脖子,像是橡皮糖一样......死死的粘住了发动机挡板儿,被江明拽着拉伸了老长,死活就是不下来,江明咬着“头颅”钻出了车底,发疯倒退着往后拖!

    这个时候他看见,那小两口已经吵完了,男人拉着女人的手往车的方向走,女人一脸老大不情愿的样子,满脸愠色,依旧在生气。

    “死人头”还在尖叫,震得江明腮帮子都木了,然而.....他发现,这凄厉瘆人的尖叫声,那两口子并没听见。

    “砰砰,”车门关上,奔驰S320重新启动,一股尾气喷出,呛的车后的江明脑袋发晕,但他没有松口,猫牙死死的嵌入“骨头缝”里,闭住眼,还在拼命的往后拖!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随着车子缓缓开走,江明并没感觉到扯拽感,力道仿佛一下子松开了,他咬着“死女人头”连滚了好几个跟头。

    “啊啊啊!”死女人头暴戾的狂吼着,上下牙床激烈的开启闭合,“咔咔咔”的牙齿撞击声沿着骨头传进了江明的大脑,似乎它要咬人,但“天灵盖儿”被江明啃住,“它”根本伤不了江明!

    此时的江明,已经无暇去想嘴里那滚滚恶心的腥臭了,他豁出去了!老爷们,干就对了!

    他蹭蹭蹭的沿着马路狂奔,叼着“死人头”朝团结湖的方向飞驰而去!

    团结湖,江明很熟悉,之前在这附近租过房子,但那是六年前,一间次卧才800元一个月,但时过境迁,今年的他......混的只能在昌平住地下室了。

    他飞檐走壁,攀楼跃墙,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几乎是直线奔赴湖畔。

    到了团结湖边儿,江明猛的一甩头,将那颗“死人脑袋”丢进了湖里!

    “漂亮!太帅了!”铃铛激荡的狂响,尤教授对江明的赞不绝口!

    江明激颤的喘着粗气,全身肌肉一个劲儿得瑟,他用鼻子呼吸不敢用嘴,不想让那恶心的臭味涌入自己的肺!

    而此时,湖面中的情形又是惊得江明心提到嗓子眼,心脏“咚咚咚”的狂锤着胸腔。

    但见那颗掉入湖中的“死人头”,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直接沉入湖底,而是浮着唰唰唰的冒着气泡快速的游动,旋转,绕着圈圈!宛如把一块儿金属钠扔进了水中,呼呼的黑烟从水面上往外冒!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在宁静的夜里回荡着,那恐怖的动静...仿佛是从地狱里传来的哀嚎!只是江明听不懂......那是一个倒霉的动物,在问候他全家祖宗十八代!

    “死人头”转到最后,烧的只剩下拳头大小,成了一块儿白色的不知名的秽物,彻底沉入了湖中,看到这儿,江明总算是长长出了一口气。

    他吧嗒吧嗒嘴,满嘴的恶臭似乎也消散了,好像...刚才他什么也没咬,口腔里并没有异味儿,不过.....几根怪怪的毛,却挺“牙碜”的。

    “哈哈哈,不错!不错!孺子可教也!”铃铛里,传来了尤教授的赞赏。

    “教授,您现在该告诉我,这到底咋回事儿了吧?”江明皱眉问。

    “呵呵,”尤教授笑道:“我想,你一定特别想知道,为啥这个死女人头,会和刚才车子里的那名女子长得一模一样了吧。”

    江明点点头:“不错,我是很想知道,我也想知道...刚才那颗人头,到底是不是.....那种东西?”

    “呵呵,”尤教授笑了笑,说:“那女人头的惨象,本应该是1个小时后,车中女子惨死的模样,但她被你救了,不会被替死了。”

    “替死?”江明的心一颤。

    “是啊!那女人刁蛮无忌,任性傲娇,一个多小时后在高速上又会和她的男友吵起来,开门非要下车,男子分神顾及不了周全,直接和另一辆车相撞,女人当场死于非命......”尤教授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