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猫仙尊 > 第三十六章 红
    江明窜进了庙,在神佛菩萨们的雕像左右前后,“里里外外”,翻了个遍,既没发现那所谓的红眼黄鼠狼,也没看到巧巧.......

    众“人”都加入了搜查的队伍,能想到的犄角旮旯全找遍了,毫无线索,这庙堂甚至比老和尚的厢房还干净,一丝黄鼠狼的骚臭都没有!闻见的......只有袅袅的炉香!

    “这里......连根黄鼠狼的毛也没,”江明站在神龛上,眉头紧锁道。

    事情......终于发展成了锤锤担心的那样,它两腿一软,瘫坐在地,不敢再逼逼,却也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

    “大王,或许.....那老和尚,就是红眼黄鼠狼变的,已经伏法了?”黄丫狐疑道。

    它话音刚落,但听见墨墨惊呼:“江哥,有情况!”

    “怎么回事?”江明吃惊的看着墨墨。

    墨墨紧张的咽了口吐沫,说:“我......似乎能看见棺材里的情况,那......那老和尚的心,变成了一坨........”

    墨墨描述着,那被吸入黑铁棺材里的老和尚的心,一开始还是正常人类的心脏。接着.......就像是融化的蜡,渐渐的模糊,继而分化形变,墨墨一开始还以为是消化灵力,直到几分钟后......她才看明白,竟然已经变化成了一个血肉模糊的黄鼠狼的雏形,就跟母亲腹中已经成型的胎儿一样!

    “我擦!这什么鬼东西?”黄丫大吃一惊,唏嘘道。

    江明一皱眉,立刻意识到了什么,像射出的箭一样“嗖”的一下窜出了殿外,直直奔那老和尚的尸首而去!

    他把老和尚的尸体给掀开,利爪飞挠下,将那尸身开肠破肚,里面的情形,果真如他担心的那般,体腔里空空如也,除了黏糊糊的...乱七八糟的肠子外,重要的器官,什么肾,肝,肺,胃.......全都不见了!这......纯粹就是一个“皮囊”!

    其他人也跟出了庙外,墨墨见江哥直接把老和尚解剖了,直接呕了出来,把之前吃的酱牛肉还有酸奶,全都吐了!

    “江哥,你这是.......”墨墨不敢直视。

    江明长叹一口气:“世间之事,古怪离奇,只有咱们想不到,没有它们做不到,那五个红眼皮子,咱们只抓住了一条,另外的四个给跑了.......它们一定是迷住了老和尚,然后钻进了他的嘴里,吃掉了五脏六腑,替代那些器官...长在人身上!”

    “什么?”

    “不可能吧!”

    ......

    墨墨和黄丫都难以想象江明描述的情形。

    江明微微叹了口气说:“这种理解,可能非常玄乎,一开始只是我的怀疑,但.....眼下你们也看到了,的确如此,倘若......这老和尚的心,肝,肺,胃,还有肾,都不是那些皮子所变的,那这些器官现在都去了哪儿?”

    “天呐!这.....这是妖怪!这....这不是灵兽,从来没见过如此的修炼之法?”锤锤惊骇道。

    江明说:“一开始,我就觉得不对劲,你好歹也有120年的修为了,放着这么大一块肥肉不吃,偏偏只掳走你老婆,这里一定有问题,只能说明......这些红眼皮子吸收灵力的方法,跟咱们传统灵兽不一样!他们有自己的修炼之道!刚才墨墨施展了沉默之棺,只有那个化身心脏的红眼皮子说话了,所以......才把它吸了出来!”

    说到这儿,江明突然又想到了一点,说道:“咱们赶紧去后院的白塔里看看,那些母皮子可能要被转移,它们动作笨重迟缓,遵循气味儿足迹,或许我们可以找见它们真正的老巢!巧巧一定在那里!”

    四个“人”又飞快的跑到后院,爬上那个白塔的窟窿眼里往里一瞅,全都惊呆了!

    但见里面七八只怀孕的母黄鼠狼全被开膛破肚,死在了当场,令人发指的是......它们肚子里的小崽子,全都不见了,像被偷走了一样!

    天呐!这......这根本没法用正常的思维来理解!如果说......这些母黄鼠狼,怀的全是这些红眼皮子的后代的话,留子不留母?它们还没发育成熟呢好不好?你就是带着娘逃,也比挖出孩子要强啊?

    “太残忍了......!”墨墨不忍直视。

    黄丫愤慨的颤抖说:“一笔写不出两黄字,都是同类,何必要如此?”

    锤锤吓的浑身的毛直立,胆怯的问江明:“大王...这些小崽子.......”

    “应该......都是让它们的爹吃了.......江明沉吟道。”

    “啥?”

    “天呐!”

    ......

    众“人”又是大惊!虽然说......江明也知道,自己的这种设想比较暗黑,但现实往往比设想还要残酷,在这个灵兽的世界,畜生.....是没啥干不出来的?

    “江哥...我怕......”墨墨有些胆怯。

    “墨墨不怕!这没什么......”江明安慰着墨墨,接着,他又指挥黄丫和锤锤:“黄丫,锤锤,你们立刻搜寻后院的气味,看看它们朝哪个方向跑了?别死心眼光闻黄鼠狼的骚臭,人类的血腥才是关键!”

    黄丫和锤锤不敢怠慢,立刻跳下白塔使劲的闻着,江明又对墨墨说:“墨墨,那棺材里的东西,死透了没?”

    墨墨一脸的紧张道:“江哥,我想.....一开始,它肯定是没有死的,我也不知道那个心脏就是红眼黄鼠狼啊,等我发现它的时候,它已经没气了,现在化成了一滩...一滩......”

    “行了,我知道了.......”江明微微的长叹一口气,陷入了沉思中。

    大千世界,光怪陆离,他又回想起了之前,跟尤教授生活的那段岁月,那吃掉太岁肉块的可怜女人,还有.......在黑水里不断游窜的,可以学丽丽说话,蛊惑自己的娃娃鱼.......以及,在林娉娉家中,那颗可以吞噬女孩青春的水晶骷髅头。

    倒显得......从北武当出来后,见到的怪事,太“普通”了一些,现实中的匪夷所思,要比眼前这个奇葩的多!

    “江哥......我想,咱们搜寻不到踪迹的,在来后院的路上......就没见血痕,可见.....这帮家伙在钻出老和尚的身体时,身上的血应该都清理干净了,虽然我不知道它们怎么清理的?但是你看,这白塔.....只是里面有污血,洁白的墙面上你可曾见到血点子?”墨墨提出了自己的质疑。

    江明微微点点头:“我所担心的,也正是这一点!让它们先找找看吧,黄鼠狼的鼻子,比咱们的灵!”

    事实证明,一切果真如墨墨所说,黄丫和锤锤在后院连厕所也闻了,没闻见黄鼠狼的腥臊,更不见什么人类的血腥味.......

    要说整个后院中,有腥臊恶臭的话,那也就是刚才母黄鼠狼待的“窝”里,动物之间,气味是个很关键的指标,甚至比口音还重要,一闻,就知道你是公是母,本地的,还是外地的.......

    它们回来向江明汇报结果,江明微微的点了点头,思索着下一步该怎么办?这个时候,前院传来了动静,像是警察来了......那三个年轻人肯定第一时间报了警。

    “咱们先撤吧,此地不宜久留,”江明说道,于是乎,四“人”跳出了院外,消失在茫茫的枫叶林中......

    没找到巧巧,又见到了母黄鼠狼们凄惨的下场,锤锤情绪更低迷了,它感觉......每呼吸一口都是痛,缓缓的走在后面,迈不动步子。

    江明见它可怜兮兮的样子,调转回头,拍着锤锤的肩说:“锤锤!男人,要坚强一点,不要哭哭啼啼,没有出息!我一定帮你把老婆找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