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六十一章 虎入羊群
    其他士子没有冲上前来,见他走来,心中胆怯,一边退一边怒骂声不绝于耳。

    苏云不禁动怒,抬手从身侧抓起一个士子的衣领,拽到身侧,却没有看那士子的脸,而是目视前方地面。

    这是他眼盲时的习惯动作。

    然而对于其他人来说,这分明就是目中无人,目空一切!

    “适才花二哥说,我揍了圣公子,你们这些士子群情激愤,会围上来打死我。我不信,凭你们这群废物?”

    苏云松开手,手掌压在那少年士子的脸上,把他拨到一边,道:“士子不拜神魔,你们却把圣公子当成神,恕我无礼:诸位师哥师姐,你们给你们的父母和教导你们的先生丢人了。”

    那士子被他推得踉跄,又羞又怒,嘶声道:“有能耐……”

    苏云的目光移动,落在他的脸上。

    那士子的目光与他的目光接触,脑海中突然一片空白,身体不受控制的战栗起来,仿佛看到下一刻自己就会被苏云扭断脖子,尸体像是死狗一样躺在地上!

    “他杀过人!”那士子脑海中苏云的阴影越来越大,终于忍不住瘫软在地,不能起身。

    “一群废物。”

    苏云从人群中走过,他像是丛林里来的猛虎,行走在羊群之中身躯舒展轻盈,寻找自己的猎物,不咸不淡道:“圣公子,你想在天临上景图中报仇的话,尽管来找我。我等着你。”

    白衣圣公子摸着自己的左脸,面色平静道:“我一定会。”

    “那就好。”

    苏云走出人群,回头看来瞥了那群士子一眼:“还有你们也是一样。你们想在这里动手的话,尽管动手。若是没胆子的话,到了天临上景图中,大可以来找我,不管多少人,我接下了。”

    人群中一片悲愤,有女孩委屈得哭出声来。

    苏云回到花狐等人身边,双马尾女孩眼睛亮晶晶的,兴奋有些雀跃,道:“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是苏云,我哥在烛龙撵上遇到的那个苏云!”

    苏云惊讶不已,试探道:“竹仙姑娘,莫非是李牧歌师哥的妹妹?”

    双马尾女孩兴奋得连连点头:“昨天我哥回家,挑战我爹,被教训了一顿之后便对我说起他从羊城回来的经历,便说到了你!说你古道热肠,勇斩猿妖灵士,力压劫灰怪,可厉害了,我从未见过我哥这么佩服一个人!”

    苏云脸色微红,心中有些羞愧,他不知道李牧歌对他的评价竟然这么高,连忙道:“我打不过劫灰怪,差点便死在那怪物手里。”

    李竹仙晃动着马尾辫,兴奋道:“我现在也佩服你了!我哥早就看圣公子白月楼不爽快了,说他是学习圣人,装模作样,想要揍他。但我爹揍不过圣人,我哥就不敢揍圣公子了。”

    苏云目光向圣公子看去,沉声道:“白月楼的确很强。我适才虽说没有出全力,但是他也没受多少伤,很能扛打。不过,他应该打不过牧歌师哥,他不是灵士。”

    “可是我爹打不过圣人啊!”

    李竹仙仰头,纯真的笑道:“我哥打了圣公子,圣人不会去找我哥的麻烦,但是会去打我爹。所以我哥不敢找圣公子的麻烦。”

    苏云心中微动:“竹仙姑娘,你可否详细说一说这位朔方城的圣人?”

    平台四周楼宇之上,便是一座座高楼的神仙居,神仙居中聚集了朔方四大学宫的仆射和西席先生,各自向下张望。

    “天临上景图下方发生了什么事?”神仙居中,四大学宫的仆射、西席先生注意到平台上的骚动。

    九原学宫的仆射是个女子,容貌秀丽,看起来仅有二三十岁年纪,头上仅插着一根凤钗,悬着五颗珠子,没有其他装饰,但是气场却很强大。

    那凤钗女子侧头询问不远处的士子,凤钗垂珠在她耳边微微晃动,道:“去查查怎么回事。”

    过了片刻,那士子来报,道:“有人偷袭圣人弟子,把圣人弟子打得跪地吐了。”

    此言一出,神仙居中一片哗然。

    凤钗女子惊讶道:“谁干的?连圣人弟子也敢打,如此胆大包天,是要造反吗?”

    其他学宫的西席先生、仆射也是议论纷纷。

    陌下学宫田仆射田无忌悄悄看向水镜先生,心道:“难道是水镜先生的那几个士子做的?也只有他们有这个实力吧?水镜先生教的士子倒是大胆,连殴打圣人弟子也做得出来。不过话说回来,圣人弟子名声在外,很是响亮,我还以为很厉害,怎么如此不堪?”

    但是圣人的厉害,他却一清二楚。

    朔方城中的这位圣人,是还不算真正的圣人,他上次出手时,实力离元朔国四大神话还有一段距离,而且东都的大帝还未封他为圣。

    但是他的声望极高,在民间已经有人尊其为圣,建生祠,而且近些年呼声越来越高。

    其人实力,更是深不可测,这些年元朔国四大神话隐居避世,圣人的名头便更响了。

    甚至有人猜测,他的修为实力已经到了四大神话的程度,说不定有所超越!

    而且,这位圣人并不排斥新学,他一边参悟的旧圣经典,要为旧圣继绝学,一边修炼新学,兼容并蓄。

    但是,这样的存在的弟子,怎么会被其他士子打吐了?

    “诸君!”

    众人正在议论,文昌学宫仆射左松岩拍案而起,高声道:“诸君!该做出决断了吧?毒龙入城,人魔现身,天降大雪,人魔潜伏在士子之中,现在大考对于这些入学的士子来说危险无比!朔方应当立刻停止大考!”

    神仙居中顿时一片安静,没有人说话。

    人魔的确事关重大,极有可能会造成极大的动乱。

    但是,入学大考也至关重要。

    过了片刻,陌下学宫仆射田无忌是个身躯魁梧高大的老者,转动着拇指上的玉扳指,声音如同雷音,震得窗棂哗啦啦作响:“左仆射,你始终没有说过这个消息你是从哪儿得来的。你的消息来源如果有误的话,贸然停止入学大考,谁担当得起?”

    左松岩皱眉,他不能说出消息来源。

    苏云是天道院士子,奉大帝之命来朔方办案,人魔案只是其中之一。后面恐怕还有更大的案子!

    他决不能暴露苏云的身份!

    暴露苏云,并不能增加人魔降临的说服力,反而打草惊蛇,让苏云陷入危险不说,还会让东都大帝的计划前功尽弃。

    东都大帝也肯定不会放过他!

    那凤钗女子是九原学宫仆射,名叫文丽芳,道:“左仆射若是拿不出证据来,仅凭一句天降大雪,肯定无法服众。”

    其他学宫的西席先生纷纷点头,有人道:“朔方每年都会下雪,比这场雪更大的也不是没有,不能因为这场雪便说人魔出世。”

    左松岩吐出一口浊气,沉声道:“我还有一个证据。抓住毒龙全村吃饭!只要抓住了他,便可以知道有没有人魔!我已经命我学宫释迦院首座和青苗院首座前去捉拿,但是全村吃饭毕竟是一条毒龙,实力强大,朔方城这么大的地方想要找到他……”

    神仙居中,各大学宫的仆射和西席先生面色古怪,突然一个声音放肆的大笑起来,震得在场众人耳朵嗡嗡作响:“毒龙全村吃饭?这是乡下顽童子取的名字吗?真是幼稚!”

    左松岩面色阴沉,说话的这个人是朔方城官学之首的朔方学宫仆射,童庆云。

    各大学宫的仆射很多都是老头子,只有少数学宫的仆射如九原学宫的文丽芳年纪不大,而朔方城官学魁首的朔方学宫仆射童庆云,也是一个三四十岁的年轻人。

    ——相比其他官学仆射来说,他们都算是年轻人。

    童庆云面朝神仙居堂上的仙居图,背对着他们,话里话外没有给左松岩留任何颜面,笑道:“左松岩,这种话你也信?你真的相信有毒龙的名字叫做全村吃饭?你老糊涂了!”

    他转过脸来,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呵斥道:“你要疯,自己去疯,不要拉着我们一起陪你疯!入学大考,必须举行!”

    左松岩瞥他一眼,冷冷道:“倘若出事,谁来负责?”

    童庆云截断他的话:“如果害怕出事便不去做,那么什么事也休想做成!左仆射,你是前辈,说句不中听的话,你就是因为这种畏首畏尾的处事风格,才导致你文昌学宫名声败坏!”

    陌下学宫仆射田无忌捋着胡须笑道:“左仆射,这次大考,文昌学宫还是挑一些我们不要的士子,老老实实做朔方四大学宫的第四罢。”

    童庆云转身,面色威严的扫视一周:“入学大考开始,祭锦绣图!”

    “你们!”

    左松岩拍案,勃然大怒:“我文昌学宫的西席先生,谁也不许祭锦绣图!”

    文昌学宫的西席先生纷纷起立,有百余人,站在他的身后,一言不发。

    童庆云冷笑:“祭灵兵十锦绣图,早就不需要你文昌学宫了。”

    他挥了挥手,神仙居中其他西席先生纷纷站起,队列整齐,各自气血涌出,灌入十锦绣图!

    下方楼宇之间的平台上,苏云与双马尾女孩继续谈论圣人的来历。

    李竹仙背着双手,晃动着上半身,马尾辫飘来飘去,笑道:“圣人是民间封的。圣人在东都,得民间爱戴,于是许多人尊他为圣。新帝登基时很不喜欢这位圣人,便革了职,让圣人回乡。这几年圣人在朔方修心养性,不问世事。”

    “这位圣人,会是领队学哥吗?”苏云心中暗道。